《满腹相思都沉默[BL]》
第1节

作者: 推挖掘机的老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8 19:57:00
  前言
  前段时间整理电邮的时候,翻出了本科室友小瑜的来信,来信时间是一年前,他告诉我要结婚了,不过没想过我会回来。那时候我正在欧洲某国工作,抽不开身。读信同时我忽然意识到,这是我大学毕业后五年里第一次和以前的生活产生的联系,虽然这几年生活很平静,我也很少去想从前的生活,但是那一刻我怕了,以前的种种已经变得模糊,很多细节都丢失了,我害怕几年后我甚至会怀疑那些是不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现在,我回到了这个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城市,一城风絮,满腹相思。
  (一)
  现在是中午12点16分,我站在报告树下昏昏欲睡。杭州又到了一城风絮的季节,去年的G20,给这座城市又增加了几分贵气,看网上说已经跻身准一线了,剑指北上广深。

  这棵报告树的叫法的是有来历的。就在本世纪初网络刚大面积普及的时候,网友之间经常相约谈笑风生,那时候约炮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清新脱俗。本人就在那个全民网友的年代交了几个,结果居然发展成了笔友。历史的潮流是不能由着我开倒车的,信写着写着双方就很有默契地柏拉图去了。
  学校有个BBS叫“飘渺水云间”,里面主要有这么几种人:一类是去找人生伴侣谈恋爱的;一类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伪愤青;一类是心理阴暗到一定程度后到网上发泄的;还有一类就是从来不和别人撕,但也想找点存在感的,就慢慢变成了“报告”和“听报告”这样现象级的一类人。所谓“报告”就是请客,“听报告”那就是去赴宴了。大佬们常年浪迹于各种文学、艺术、时尚板块,圈粉是少不了的,于是乎校门口的大树下,成了报告会最好的签到处,取“大树底下好乘凉”之意,报告树因此得名。

  知道这个典故的,估计都已经生儿育女了吧。
  这些陈年往事快速的在头脑里过了一遍,站在这棵树下已经十五分钟了,期间有个游客让我帮他们合影了一张。校门口边上卖炒粉干的小摊早就不知去向,估计以后也吃不到这么美味的夜宵了,对面我最爱去的燕皮馄饨,也早已改做其他生意了,甚至连卖彩票的窗口也改成了内衣店,念书的时候每周会去买个体彩压压惊,至今未中过。

  五年前我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走了,然后两个月后飞到了欧洲某国念了个硕士,又留在那里工作了几年,期间生活很平静。其实在国内读个研也可以,也就只有我才知道当时为什么义无反顾的一定要出国吧。一年前查收电子邮件的时候,看到了原来本科室友小瑜的一封来信,我突然意识到这是这几年里,第一次和大学四年的生活产生的交集。信里说他要结婚了,问我有没有空回国参加婚礼,也不盼着我会回信,因为知道我是那种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就想和原来的生活一刀两断的人。我回信说,现在抽不开身回不去,不过争取明年回国,回国后就不走了。

  这次来到学校,是和小瑜约好的,我是一个很讨厌迟到的人,所以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这里,我太了解小瑜了,他是不到点绝对不会出门的人,所以做好了苦等的准备,如果是在五年前,迟到一分钟我都是无法容忍的。
  小瑜是当年我们宿舍的舍草,我的铁哥们儿,玉树临风,追求他的女孩子都可以排到武林门。不过大学四年我们竟然没发现他有什么动静,使得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弯的。毕业那天他幽幽的跟我们说他早就有对象了,准备毕业后奋斗几年就结婚,众人大呼闷骚的才是最骚的。
  这次算是他给我面子吧,竟然没迟到。多年不见,不得不说小瑜还是那么帅,我站在他边上简直自惭形秽。他给了我一个大熊抱,然后说,“你没怎么变呢。”
  “放屁,老了五岁能不变,你是等着我夸你呢?”我毫不客气的说。
  小瑜也不反驳,就在那里咯咯地笑,笑得我浑身不自在。
  “进去吧,好久没进学校了,不知道里面变了没有,我们的宿舍不会拆了吧?”
  “怎么可能,那可是前亚洲第一宿舍呢。”小瑜一把拉着我就大摇大摆的进门了。
  走在去宿舍的路上的时候,我有点恍惚,当前的时间点似乎和五年前产生了很多的重合和扭曲,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有一天你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却突然发现怎么像是以前来过一样。一路上我就被小瑜拖着走,我也由着他,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很有安全感,那时宿舍出去玩,我都是跟着他走也不问去哪里。路边的风景就像幻灯片背景一样一页一页过,而背景前的图像,总是那么模糊不清,又或是一闪而过。走了好久才来到原来的宿舍前,以前念书的时候没感觉这条路有这么长啊。

  “哟哟哟,你发现这里最大的变化没?”这时候我似乎突然把时间轴定在了当下,问小瑜。

  “外墙粉刷过了吧?你看窗都换过了。”小瑜指指点点的说道,之前他应该是来过几次了。
  “你呀,木头脑袋,我一来就发现原来门口的套套贩卖机没了。”我朝大门口努努嘴。门口的阿姨也坐在椅子上正向我们这个方向看,可能是把我们当成偷自行车的了。
  “卧槽,你还有没有点正经啊?难怪没人嫁给你。”小瑜不满的说,示意我边上还有行人呢。
  “卧槽”这两个字是我听小瑜说的最多的粗口了,其他的我还着没发现他说过,真是木头脑袋。
  “你还记得当年我干的好事么?”我突然想到原来我们宿舍戏弄人的一件事情,有一次有个哥们晚上来我们楼下投币买套套,被我在窗口看到了,每次他想投币的时候,我就在楼上吹口哨,几次下来那哥们灰溜溜的走了。
  “哈,就那件事情,你也真是当宝了,人家也是支持计划生育,瞧你那得瑟劲。”每次说到这个事情,小瑜总是一脸嫌弃。
  “你当然不用买了,你要努力的活动活动生产人类。”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此时已是别人的丈夫了。
  “你就贫吧。”
  “对了,宿舍其他人怎么样啊?。”我想到自从毕业后,就没有和他们联系过了。
  “都还不错啊,老大生了个女儿,其他出国的出国,上班的上班,留校的留校,我们中啊,还是你最有出息。”看得出来小瑜是真的在夸我。

  “得了吧你,我还不是那鸟样?哪比得上你?抱得美人归。小日子过的可甜了吧?”我笑着问他。
  “我也就那样啦,等下去我家坐坐啊。”
  “好啊,今晚我不走了,我要把你老婆赶走,我和你同床。”以前有一次我还真和小瑜睡过一张床。
  “卧槽,好啊,谁怕谁啊?”小瑜露出招牌式的笑容,我觉得吧,那笑容可以把任何人都融化了。
  稍稍冷场一下后,小瑜问我:“多多怎么样啊?还有联系吗?”
  此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好吗?尽管能感觉到他问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可是当这两个字在耳边响起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心跳漏了一拍。此时此刻我承认,袁磊,你输了,不管已经过去多少年,还是将来再过多少年,你都没法把这个叫多多的人从你的心里过滤掉,他早已经融入了你的血液,植入了你的神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