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323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好了。”柳锦高兴地应着,她当初只是感激于万浩鹏重视民营公司,而且她喜欢他肯为老百姓干实事的态度,随着他在太平镇越来越多的大手笔,柳锦总是想,她的喜欢没错,她甚至想,只要万浩鹏肯要她,她这样跟着他,不要名也不要份。
  柳锦的想法,万浩鹏不会知道,他准备把陆贤超引到太平镇来,现在有资金修路,而且从省到市到县这么重视太平镇,太平镇的发展是迟早的事情,陆贤超是个商人,这样的商机他不会错过的。
  这么一想,万浩鹏当着柳锦的面给陆贤超打电话,电话一通,他说:“陆哥,太平镇的前景越来越好了,这一点陆哥听说了吧?”
  陆贤超也正准备给万浩鹏打电话,他也看了新闻,而且从郝五梅嘴里知道了太平镇最近发生的事情,想等万浩鹏伤好后再和郝五梅去一趟太平镇,没想到万浩鹏的电话打来了,赶紧热情地说:“万兄弟,我正想和五梅妹妹去一趟太平镇的,听说你受伤了,好些了吗?”
  “我这头没事,陆哥赶紧来吧,太平镇现在到处都是商机,快点来,给你介绍一个能干的女老板,你们联联姻吧。”说着,万浩鹏笑了起来。
  陆贤超一听万浩鹏说这话,忍不住玩笑地问:“女老板漂亮吗?我可单着呢。”

  这一问,把万浩鹏问得怔了一下,他见过陆贤超,感觉还不错,而且打造景区方面是一把能手,不过他当时没问陆贤超的私人方面的事情,见他这么问,心里有个东西动了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嘴却笑着说:“当然漂亮,陆哥最好明天来。”
  陆贤超见万浩鹏这么急,倒也爽快,立马说:“我和五梅妹联系一下,明天去,随便看望一下万兄弟。”
  “一言为定,等着陆哥。”万浩鹏说完挂了电话,而一旁的柳锦却直视着他,看得他又是一阵尴尬,呵呵地一笑说:“陆老板说他单身,你们如果对眼,也是一段佳缘。”
  柳锦没想到万浩鹏明明说是找合作投资人,结果是替她介绍男朋友,一生气,对着古丽说:“古丽,我们走吧。”
  万浩鹏没想到柳锦这么反感,又惊又喜,说来说去,他还是有私心,真要放手,还是舍不得。
  万浩鹏赶紧说:“锦,人家陆老板在多个景区都有投资,对景区投资很有一套,他可能是个玩笑,你生什么气呢?对了,你和古丽去一趟县里,见见小霞,这一段我准备出击,我这边在激怒何少权,让她这一段时间一定要小心,手里有的证据交给你们,马给我,好吗?”
  万浩鹏尽管想替柳锦介绍一个归宿,可真正把她推出去的时候,他还是舍不得的,这女人不缠人,和吴玉是两码事,他答应郝五梅要断掉吴玉,现在又要把柳锦介绍给陆贤超,心里总归不是滋味,但是如果他们真的对了眼,他还是会替柳锦开心的,毕竟他迟早会离开太平镇,他不能自私地占着柳锦一生吧?
  “我和古丽这去县里。”说着,柳锦扯起古丽走,完全不看万浩鹏,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
  万浩鹏也没再喊柳锦,这一段时间他没时间去管儿女私情,他要集应对出现的任何问题。
  在万浩鹏布局时,姚鼐全出手了,他从县里请来了党史办退休的老主任吴明义,他领着吴明义一起去了胜利街,对于志化县的历史,他一直在研究,在志化,他是这方面的领导型专家,尽管退休了,可他一直以专家的身份参加县里的各种活动。
  姚鼐全特意把吴明义请来验收,一到红四方面军旧址,吴明义对每个房间看得特别地仔细,等验收到整个旧址的群体雕塑时,吴明义的眼睛瞪得老大,简直不敢相信这起群体雕塑里居然出现了张国焘,他一激愤,指着雕塑说:“这,这,谁的主意?乱弹琴,赶紧的,赶紧拆掉,这要传到,又该引起掀然大波的。”
  姚鼐全一听吴明义这么说,可开心了,但是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个电话打给了何少权,等他赶到时,被吴明义一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当了,一边指挥人赶紧拆除,一边问姚鼐全:“姚镇长,你当初不是说要恢复历史真实性吗?”
  “是啊,我是说过了,可是历史真实性的打造应该与我们党的优良传统一致,这一点,何老板难道不懂吗?张国焘是在这里呆过,可他在这里杀了我们很多同胞,死人谷的形成,你不知道吗?对于这么一个罪大恶及的人,凭什么出现在雕塑里?这是基本的常识问题,这也不懂吗?再说了,合同里签的恢复旧貌,你用的这批砖不符合要求,这一点,你去县里的烈士陵园看看,几位领导人的故居,人家是如何打造的,这里得如何打造。”?姚鼐全冷着脸,盯着何少权说着。

  何少权一时间无语,当时说了恢复历史真实性,历史在这里呆过的人都要出现,所以他压根没有多想,而且合同是说了恢复旧貌,没指明需要什么仿旧的青砖,看来姚鼐全是故意的,他在公报私仇。
  何少权明白这一点后,气得咬牙切齿,可是现在一切都不能挽回,吴明义说得对,没被人捅到去是万幸的,赶紧拆。
  何少权忍着痛召集工人以极快的动手拆掉了雕塑,这一拆是几十万打了水漂,关键是被姚鼐全坑的这口恶气不出,何少权忍不下。
  何少权回县里后,去了盛春兰的家里,把这件事从头到尾的情况告诉了盛春兰,盛春兰一听,冷着脸对何少权说:“这不是老姚的主意,那个大老粗想不出来这样的招数,这是万浩鹏那个小子做的笼子,这次大约损失多少?”

  “大约五、六十万吧。”何少权对盛春兰说。
  “你赶紧把太平镇的玉升酒楼盘出去,我不在太平镇,那小子肯定会查的,万一真查出来什么,那亏得更大了。他居然跳出来针对我,不要怪我了,本来我想这么算了,大家河水不犯井水,可这小子欺人太甚,明知道是我们的生意,还要这么整我们。
  老何,你去找老林的老婆,告诉她那个呆在半山养殖公司的古丽其实是天后夜总会三陪女小花,然后控制住小霞,她想在天后找证据,没门。
  往死里整小霞,让她承认和万浩鹏有一腿,我还不信,她不招。这一段时间,你其他的生意都停止,一定要记住啊,任何生意都给我停止了,老实点,他们既然要挑事,肯定有备而来,我们要让他们空手而归。
  最让我头疼的是拿不到那小子的经济问题,小打小闹都伤不了他,所以,我们自己要检点,一定不能有把柄落到他手里。这小子现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得意忘形了,我们让他得意忘形。”盛春兰如此叮嘱着何少权。
  “可是这口气我咽不下。”何少权没想到盛春兰出的是这样的主意,他从来没被人这么玩过,这个时候要他忍,他忍不了。

  “咽不下去也要咽,我们手里没有他们任何证据,反而是他们手里指不定有我和你一起合伙的证据,虽然我是隐形股份,可是你赚的那一笔钱是干净的?所以,老何,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时候一定要沉得住气,知道吗?”盛春兰其实此时恨得咬牙切齿,可李华东现在根本不帮她,她很清楚,所以除了忍,她其实是没办法,但是她不能让何少权知道自己的大势已过,生意人没有利用价值,很容易背信弃义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