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岩又说:“不晌不夜去哪儿干嘛?”
  小许看了看屋里的人,摇摇头。
  曹南问:“你看到什么人没有?”
  小许想了想说:“我们的车进去的时候,有辆车出来,前面坐着的像是赵秘书,一闪就过去了,我也没看太清。”其实小许看得非常清楚,这是他一贯的说话风格,本来他不想说,但是眼前这几个人都是真心操心市长的人,他才说了。
  “赵秘书?樊书记的那个赵秘书?”曹南问道。
  “嗯。”小许点点头。
  “车牌号看清了吗?”
  “车牌摘下去了。”
  曹南说:“那一定是樊书记来了,咱们几个知道就行了。”
  彭长宜点点头,就随曹南出来了,樊书记每次回亢州,都是很低调的,朱国庆和吕华都很少知道,彭长宜知道他这样做的苦心,他是不希望他的这些部下受自己的影响,尽量不给他们找麻烦。

  但是每次来,王家栋和江帆是必须要见的。
  果然如此,江帆急匆匆的从办公室出来,的确是接到了樊文良的电话,他就匆匆赶到了金盾宾馆,到了樊文良所在的豪华房间里,只有樊文良一人在洗手间洗脸,王家栋还没有到,他就说:“您去省里着?”
  “没有,我去西市区着。”
  “西市区?”
  “对,你没听说?”

  “听说什么了?”
  “就知道你们不知道,董兴的父亲去世了,我也是意外得到的消息,就去了。”樊文良用毛巾擦着手说道。
  江帆知道樊文良有个习惯,平时结婚、办满月、嫁女等喜事,他从来都不参加,但是如果知道谁家老人去世,哪怕是县镇级的干部,只要他知道,必定亲自到场,鞠三躬后就回来。所以,在亢州工作期间,谁都知道他这个毛病,久而久之,也形成了一种机关文化风气,亢州高层主要领导,也差不多延续了这种做法。王家栋、狄贵和,包括江帆,都是这样效仿的,即便有必须出席的喜宴,江帆也是头天悄悄到场随份子,然后正日子就不再露面了,但丧事必须到场。

  江帆说:“的确没听说,什么时候去世的?”
  “今天凌晨,按老家的习俗,是大三天。他没有声张,但是我发现仍有下边的人去。”
  江帆点点头,说:“那去一趟合适。”
  樊文良说:“来得及,今天晚上去也行,明天去也行。”
  “王书记还没到?”
  “他有点事,一会再来。”
  江帆给樊文良沏上水后,想起那天跟翟炳德去阆诸时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说樊文良有可能要提市委书记,他就笑着说:“我听到一些关于您的消息,不知是否准确。”
  樊文良也笑了,说道:“这种消息每时每刻都有,不我就是他,要不就是你。”
  樊文良说得没错,官场上,如果没有这样一些消息,就显得过于沉闷,这些消息显然就是官场上的兴奋剂,兴奋着人们的神经,就是那些无望提拔的人,也非常乐于传送这样的消息,何况,凡是传送这些消息的人,或多或少都是别有心机的人。这些人,不外乎有这么几种,一是真心希望你升迁的,听到消息后,告诉自己知近的人,让大家共同高兴;一个是不希望你升迁的,这种传播就有些别有用心,过早把消息扩散出去,引起竞争者的警觉或者阻击,最后把水搅浑,让上级领导反感,最后升迁成为泡影。

  “还有人传说我要回锦安任职,这次见了董兴,董兴就直言不讳地说,老兄,真盼着跟你搭班子呀,话里话外的就试探我。”樊文良又说道。
  江帆知道,董兴说这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翟炳德在锦安已经干了七八年快两届的时间了,按照《领导干部选拨任用条例》规定,正职领导干部在同一岗位上任职不得超过两届(十年),若升不上去,换一岗位可以再干不超过两届(十年)任期。
  无论翟炳德升职还是到其他岗位任职,总会离开市委书记这个宝座的,那么董兴当然一直梦想着接班,谁也不愿到其他新的地方去任职,都愿意就地升迁,樊文良当然是他潜在的竞争对手,利用父亲去世这个感情契机,试探一下也是在所难免的事。
  “呵呵,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好了!”江帆说着就搓着手说道。

  樊文良淡淡的一笑,说:“这种可能几乎没有。”
  “我不信,如果没有,为什么董市长会有危机感?”江帆说道。
  樊文良笑了一下,说:“总会有人把别人视为假想敌,这是人的共性,也算正常,恐怕我也会这样。”
  江帆点点头,这一点他非常明白,按照组织原则,很少有一个地方的领导出去后再回来的,尽管有这种可能,但是很少。他就笑着问道:“您心仪的地方是哪儿?”
  樊文良笑了,说:“当然是经济条件相对好点的地方了。”
  江帆见他说得比较模棱两可,就不好继续问下去,本来这个问题就很难回答,文件一天不下发,就存在变数,别说是老练的樊文良,任何人对这个问题也不会给出解的。
  樊文良说:“你也该考虑动动了,好几年了。”
  江帆明白樊文良的性格,他向来话不多,但是很有深意,如今想当官光有能力是不行的,还有会跑,要善于跑。江帆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目前还不宜动。”
  “哦?”樊文良看着他。
  “主要是自身的一些情况,有些情况还没有解决,所以,还是低调行事好些……”
  樊文良点点头,说道:“官员,没有绝对的私事,点点滴滴都需要谨慎处理,不可盲目。”

  江帆何尝不知道“不可盲目”的道理,不然,他也不会等这么长时间了,他就是想等自己站稳脚跟,才敢提离婚的事,不过现在看来显然是遥遥无期,他也想在仕途上迈进一步,如果那样的话,有些事就更要搁置住了,仕途和幸福就像分立两端的砝码,很难平衡,至少对于江帆是这样。
  王家栋来了,三个人照例是互通了一些信息,聊了一会天,吃过饭后樊文良就走了,他没有在亢州停留。
  送走樊文良,江帆和王家栋回到房间,他说:“董市长老父亲去世了,您说咱们是不是去一趟?”
  王家栋考虑了一下说道:“据说他封锁了消息,只是跟省领导请假的时候说了实情。越是这样,我们更应该去一趟,咱们分头去,不要一块去。”

  “行。”江帆又说道:“我带长宜去。”
  王家栋想了想说:“长宜……”
  “长宜现在也算市级领导,去一趟无妨,增加一些见面机会,总不会有坏处。”
  王家栋点点头,说:“行。”

  “统一一下标准吧?”
  王家栋伸出一根手指头,江帆会意地点点头。
  “那你们现在就去。”王家栋说道。
  “您说,告诉钟书记吗?”江帆问道。

  王家栋想了想,对这个问题他很为难,迟疑着说道:“是不是他已经得到了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