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婆就起了疑心,死死的守着电视,也忘了刚才那档令她捧腹大笑的小品节目了,终于到了六点亢州整点新闻时间,这个时候,她终于看清了那个让她十分熟悉又十分憎恶的面孔——邢雅娟。
  她就跟蝎子蛰了一般的从座位上跳起,立刻拿起宾馆电话,疯了似的尖叫着就给钟鸣义打通了电话。
  此时,钟鸣义刚和雅娟缠绵完,俗话说小别胜新婚,经过短暂休息后,雅娟便和他说起了假酒案件最新进展的情况。
  哪知钟鸣义气愤地跟雅娟说:“那个女人活该,利欲熏心,唯利是图,丧尽天良……”

  雅娟没想到钟鸣义这么讨厌嫂子,就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她再不是人那也是我嫂子,你这样当着我的面骂她,让我怎么受?”
  钟鸣义也觉出自己话有些过分,就解释道:“我之所以这样说,也是恨铁不成钢。我已经在北京找了一些关系,估计这些关系能帮上忙,明天上午团拜,下午我就去北京,晚上请这些人吃饭,应该能派上用场。”
  雅娟这才知道冤枉了钟鸣义,就亲了他一下,笑盈盈地说:“那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北京吧?”
  钟鸣义考虑到老婆跟来了,他想让老婆在驻京办住一晚,就说道:“不用,你出面不好,明天我自己去。”
  商量好后,俩人又准备再次缠绵,这时,钟鸣义的电话就响了,他接通后,里面立刻传来老婆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
  “钟鸣义,你这个王八蛋,挨千刀的,赶快给我滚回来!”
  钟鸣义披着睡袍,看了雅娟一眼,他背过身,压低声音说道:“你发什么神经?嚷什么?”
  “我刚才看电视了,什么都知道了,好去钟鸣义,你到底把那个小妖精弄到你眼皮底下了,好啊,我说你他妈的怎么总是不回家,原来是她在伺候你啊。你说,你现在是不是正在被窝里跟她干好事呐?都等不到我走就急着去找那个狐狸精去了……你给我听好了,立马给我滚回来,要不立马回来,我马上就去市委给你嚷嚷去,我看咱们谁丢人!”
  钟鸣义急忙说:“你别瞎闹!我这就回去。”

  他挂了电话,回头看了雅娟一眼,无可奈何地说道:“唉,我失策了……”
  雅娟早就听出是钟鸣义老婆的声音,她的脸都吓白了,她深知这个女人的厉害,想想都不寒而栗,惊慌地说道:“天哪,你怎么把她弄来了,快走快走吧——”说着,就往外推钟鸣义。
  钟鸣义说道:“你慌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在哪。”
  雅娟惊恐地看着他。
  钟鸣义回到宾馆,刚进门,还没来得及说话,老婆就跟疯了似的窜了上来,给他来了个满脸花。
  钟鸣义的脸上立刻就挂了彩,火燎一般的疼。
  这下把钟鸣义惹恼了,他一下就把老婆推倒在地,哪知老婆从地上起来后又窜了上来,钟鸣义便一把她掀翻在床上,控制住了她的双手。她就用双脚死命踹钟鸣义的裆部,钟鸣义挨了她一脚后,整个身子便扑倒在她身上,一屁股就坐在老婆的双腿上,这才控制了她的双脚,使她无计可施。
  老婆毕竟也五十岁的人了,论力气,哪是膀大腰圆的钟鸣义的对手,手脚都被控制后,便开始嚎啕大哭,边哭边骂钟鸣义没有良心,是陈世美,坏了心肝,不得好死等等,极尽各种诅咒,骂到最后竟说要去告钟鸣义。
  钟鸣义一听,松开了老婆,从她身上下来,喘着粗气说道:“好,你去告吧,我告诉你,你告我的那天,就是咱们离婚之日!也是咱们败家之日!”
  这招果然凑效。
  他老婆一听他这么说,果然就不再说告他了,而是坐在床上,抱头痛哭,边哭边骂。
  钟鸣义起身,他来到镜子前,看到了自己的脸多处渗着血道子,而且火烧火燎的疼,立刻转身指着床上的老婆吼道:“好你个狠婆娘,我告诉你,你不告我这次都得跟你离婚!”
  老婆立刻从床上坐起,骂到:“离婚,你敢吗,你以为我告你就是男女作风问题吗?我告了你,你连官都做不成了!反而蹲大狱!”

  钟鸣义避重就轻地说道:“我没有男女作风问题。”
  “你有,我看电视了!”老婆大叫。
  “你看见电视又能说明什么问题,人家电视台面向全国各地招聘主持人,她是通过正当途径进来的,不是我钟鸣义把她弄过来的,她来电视台上班我都不知道,这一点组织会调查清楚的。再有,你要是真把我告歇了我还真得谢谢你,我巴不得无官一身轻呢,如果能跟你离婚,别说不当官了,就是进两年监狱我也愿意!不过恐怕到时你的日子也不好过,你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老婆还真被他这种鱼死网破的劲头吓住了,张着嘴瞪着眼,半天说不出话。
  钟鸣义决定乘胜追击,他又说道:“不过我告诉你,你如果要告的话,最好一下把我告倒,别告不倒我,还断了夫妻的名份。”说完,抽出纸巾,擦着脸上的血迹,拂袖而去。
  老婆扑在床上大哭起来,说实话,她下不了跟钟鸣义离婚的决心,如果能下这个决心也早就下了。

  她和钟鸣义是一个村的,当年就因为钟鸣义家的成分不好,在村里处处受气,而且还穷得叮当响,早就过了婚配的年龄,没有姑娘肯嫁给他,这才娶了她这个大队支书的女儿。她相貌一般,甚至有些丑陋,很不好找婆家,也过了婚嫁的年龄,这才有媒人把他俩撮合到了一块,当时对于她,也算是下嫁了。当初钟鸣义不愿意,她实在是太丑了,除去能干农活会过日子外,简直一无是处。在那个年代,钟鸣义的老妈实在无法忍受遭受歧视的日子,就给儿子跪下,要儿子答应这门亲事,没办法,钟鸣义这才娶了这个支书的女儿,从那以后,钟鸣义一家再也没有挨过欺负,而且还享受村里的一切福利待遇,以至于后来钟鸣义能上大学,都得益于这个相貌丑陋的老婆。

  钟鸣义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历,他一心一意的专心学习,毕业工作后,更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把他全部的热情都放在了工作岗位上,步入仕途后更是步步高升,弥补了他婚姻的缺陷。钟鸣义也动过离婚的念头,但是在南岭,谁都知道他的发迹史,舆论不容许他离婚,尽管妻子长得丑,没有什么文化,但却一心一意跟他过日子,给他生下了一对漂亮的儿女,他也就安心了,事业,占据了男人大部分心思,只要有事业,他就有根,心里就有底,所以对婚姻就不太责全求备了,直到他遇到了雅娟,才知道自己失去了许多做男人的乐趣。

  后来老婆知道了雅娟存在的事实后,也寻死觅活过,也打过雅娟骂过雅娟,尽管她闹,但还是死守着一条底线,就是从来都不拿离婚说事,因为老父亲临死时嘱咐过这个丑闺女,说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跟钟鸣义离婚,离了婚她就什么都没了。钟鸣义也知道老婆怕离婚,也知道如果跟老婆离婚,无异于判她死刑,所以才在老婆说要告他的时候说跟她离婚。这招果然管用,老婆不再提告他的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