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那天把个傻小子美的,嘴一直咧着。唉,真不知道将来什么人能打动你的芳心啊?”岳素芬认为贺鹏飞是最适合丁一的了,没想到贺鹏飞还是被淘汰了。
  丁一说道:“我也不知道,慢慢撞大运吧。”
  岳素芬瞪了她一眼,愠怒地说道:“这还有撞大运的,你又不是嫁不出去,傻丫头。”
  岳素芬走了以后,丁一感到应该给雅娟联系一下,于是就呼了她,很快,雅娟就回话了。丁一说道:
  “雅娟,我是小丁,说话方便吗?”丁一想到了说她被传讯的事。
  雅娟说:“我在家,方便。”
  “哦,酒厂的事我听说了,你怎么样?”
  雅娟说:“我没事,就是北京公丨安丨局的来人问了一些情况,我跟温局请假了。”
  “哦,你没事就好,我也是刚听说,问候一下你。”

  “谢谢你小丁,是不是今天一上班,大家就都在议论这事?”
  “呵呵,议论不是因为你,是因为事件的本身,很正常,你不要多想,跟你又没有关系。”
  “谢谢你开导我,跟我是没有关系,可是跟哥哥和嫂子有关系,我也是寝食难安啊,毕竟是家里的事。”雅娟叹了一口气。
  “唉,你也别想太多,上班来吧,省得一人在家胡思乱想。”
  “过两天我再去上班,不然听着大家瞎议论我也心烦,等大家议论倦了我在去上班,反正这几天单位也没什么事。”
  丁一从雅娟这个角度想,觉得她说得有道理,于是就说道:“嗯,好,你在家多休息两天,有事的话,我告诉你。”
  “谢谢小丁。还是你跟我最好,你是唯一给我打电话的人。”
  丁一听了后说:“雅娟姐,肯定别人也想问候你,就是人家有顾虑,怕引起你的误解,所以才没问,我是因为咱俩没的说,也不怕你误解所以才问你。”
  “呵呵,你总是这么善解人意,不过你说得确实有道理,听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受多了。小丁,你太太过善解人意了,早晚会吃亏的,跟我一样。”
  丁一笑了,说:“那好,我跟一起吃亏,省得你孤单。”
  雅娟在电话里笑了,她说:“傻丫头,哪有扎堆找亏吃的,你脑袋进水了吧?”
  此时,在亢州市委办公室里,范卫东放下电话,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试图联系钟鸣义了,都没有联系上。这种情况以前是没有的,第一天上班,按照往常的惯例,都要举行一次团拜,省却互相串门的麻烦,另外也算个“收心”会,正式进入一年中的工作状态。由于这是个惯例,下边各局委办和乡镇开发区一把手早就等在会议室了,这些人既是来开会的,也是到市委、市政府串门拜年了。但是他们却没有看见钟鸣义,怎么也联系不上钟鸣义,眼看快到上午下班时候了,范卫东就到了狄贵和的办公室。狄贵和也正在打电话,好像是给什么人拜年,见范卫东进来,寒暄两句后就挂了。

  狄贵和按年龄来说,应该到了二线的年纪,但是锦安市委对他迟迟没有说法,范卫东也有一些小心思,尽管这小心思有点水中捞月,但对星空的憧憬还是时常有的,他见狄贵和放下电话,就说道:“狄书记,我联系不到钟书记,怎么办?”
  狄贵和看了看表,说:“就是啊,这么晚了还不来,跟谁都没说吗?”
  范卫东心说,这种情况如果不跟他说,估计钟鸣义不会再跟别人说。范卫东就说:“是啊,要不我跟江市长说一下,你们俩带头开这个会,说几句,大家都在会议室等着呢?”
  狄贵和想了想,说道:“这样,你去征求一下江市长的意见,我好说。”
  范卫东心说这个就狄贵和这水平,居然在副书记位置呆了好多年,没有任何工作业绩,出名的大抹子,和事佬,工作上很少有拿主意的时候,唉,也许领导都喜欢这样的人。
  他出了狄贵和的办公室,在楼道里遇见纪委书记崔慈,崔慈说:“怎么还不开会?不早了。”
  范卫东说:“钟书记还没到,我去跟江市长说,让他主持开吧。”说着,就往楼下走去。
  刚下楼,就见高铁燕从江帆屋里出来,高铁燕扯着嗓子说道:“老范,几点开会?我家里还有事呢?”

  范卫东就伸手指了一下江帆办公室,走了进去,高铁燕也跟在他的后面。张怀和魏国才正坐在江帆的办公室,江帆和彭长宜、朱国庆站在屋子当中。魏国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今天第一天上班,他们似乎在说笑着什么,见范卫东进来了,江帆说:“来了吗?”
  范卫东知道他指的是谁,就摇摇头,说道:“眼看快到下班时间了,下边的一把手们都在办公室等着呢,随时听候召唤,我刚狄书记屋里出来,他让我跟你商量,不行的话,你来主持一下,跟大家见个面,走走过场,总是让下边的人干等也不合适。”
  江帆想了想,看着范卫东说道:“还是等等钟书记吧,他可能有事耽搁了,团拜没有他哪成啊?”
  范卫东点点头说道:“唉,也是,那他要是回不来怎么办?”
  张怀站起来说:“回不来就让他们都回去,谁让他们没有接到通知就都来了?”
  范卫东又看了一眼江帆,江帆笑着没说话,范卫东叹了一口气,说道:“只好如此。”说着,就走了出去。

  就在所有的人都在等钟鸣义的时候,其实,钟鸣义哪儿都没去,就在亢州,在亢州高尔夫的小洋楼里,雅娟正在用药水细心的给他擦拭着脸上的抓痕。这些抓痕是昨天晚上老婆的杰作,他今天实在没法出来见人,也不好跟大家解释什么,因为今天第一天上班,没有任何理由不到位,所以只好关了手机跟大家玩失踪。
  钟鸣义是昨天回来的,不过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是和老婆一起回来的。老婆准备去北京逛逛,他们在亢州宾馆住了一晚上,事情就发生在这个晚上。
  这么长时间以来,钟鸣义从来都不让老婆来亢州,他想让司机直接把她送到北京,但是又觉得这样做不合适,毕竟已经到了下午,况且老婆执意要到亢州看看,男人在这里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她还没见过亢州是什么样呢。
  钟鸣义想,就在亢州住一晚上,明天上午就送她去北京,断然不会有什么闪失,所以就同意了。就这样,钟鸣义带着老婆就下了高速,他没有把老婆领进市委大楼他的宿舍,而是安排在金盾宾馆
  。钟鸣义安顿好老婆后,因为急于见雅娟,也因为雅娟找他的确有事,是酒厂假酒的事,他就坐车出来了,跟老婆说有事要先回市委,如果他回来的晚,就让老婆自己叫餐,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老婆知道男人忙,就答应了,一人在宾馆看电视,看完了一档小品节目后,紧接着就是大段的广告,她就换了频道,这个频道正好是亢州电视台的频道,因为男人的关系,她就多看几眼,这个频道正在重播着亢州春节联欢晚会,她看到了自己男人,在一大帮人的簇拥下,走上了台上,和演职人员握手,当他握到一个女主持人的手时,老婆发现这个人有些面熟,但是没看清,镜头就追着钟鸣义,那个女主持人没有再露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