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笑了,说道:“就是给你花的,这是我们的钱,放在你这我放心,我拿着不好。”
  丁一听他这么说,就不好再问什么了,就说:“我取出来后,还是以你的名字存吧。”

  江帆说:“如果存我的名字,我还让你保管干嘛?以你的名义存,取出来后,就存在阆诸吧,别存在亢州。”
  丁一有些犹豫。
  江帆说:“拿着吧,你放心,这钱,没有问题。”
  丁一笑了,说:“我相信你,我不是怀疑这钱有问题,我是说我拿着你这么多钱不大好吧,还是写你的名字吧。”
  “听话,不要争了,我有自己的考虑。”江帆把存折放在了她的手上说。

  听他这么说,丁一就不再拒绝了,说:“行,我替你保管吧。你什么用钱告诉我,我去给你支。”说着,就将几个存折放进了兜里。
  江帆舒了一口气,他站起来,很有兴致的看着书柜里的书,他很喜欢丁一这个房子,只有这样的房子,这样的家庭环境,才能培养出丁一这样超凡脱俗的女孩子,即便是多么心浮气盛的人,呆在这样的环境里,也会变得的气定神闲。
  他不由地说道:“你的确是一个书香女孩儿。”
  丁一笑了,调皮地说道:“喜欢你对我的一切冠名。”
  是啊,他对她的确有多个冠名。
  这时,丁一的呼机响了,她一看是爸爸,就说,我打个电话,说着,拿起电话给爸爸拨了回去。
  爸爸说:“小一,你们聚会还没散吗?”

  丁一冲江帆伸了伸舌头,说道:““散了,我现在在老房子呢,您有事吗?”
  “没有,你哥让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丁一看了看江帆,说道:”“对了,爸爸,明天我该回单位上班了,我想今天晚上在这边住一宿。”
  爸爸说:“还是回来住吧,既然知道明天要回去了,就回来住。”

  丁一习惯地撅了一想嘴,她没词了,本来申请的理由就不充足。
  江帆在旁边冲她做了个鬼脸。
  丁一笑了,说道:“好的。我听您的。”
  爸爸紧接着说道:“你哥问你,用他去接你吗?”
  丁一忙说:“不用不用,我呆会就回去了,别让他接我来,我半路还有点事。”
  “那好,呆会就行了,早点回来吃晚饭。”爸爸说道。

  丁一放下电话,看了看江帆,双手一摊,说道:“爸爸不同意。”
  江帆笑了,过来抱住她说:“肯定会不同意。”
  “那你怎么办?”
  “我一会回亢州,回去等你。”
  丁一紧紧地抱着他,喃喃地说道:“很想在这里跟你过一天。”
  江帆摸着她的头发,说道:“会的,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别冷落了他老人家,他是爱你的,到什么时候,我都不能跟他老人家争你的。”
  “原则问题你也不跟他争吗?”丁一问道。
  江帆知道她的意思,就说:“那要看是什么性质的原则问题,小姑娘,别那么敏感,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放弃你的。”
  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有征兆一样,

  江帆把丁一送回去后,就回亢州了。
  第二天一早,丁一也搭哥哥的车回到亢州。
  一年,就又这样过去了......
  “如果你等着知更鸟的到来,春天已经过去了。”——沃伦?巴菲特。
  亢州,又迎来了一年新的开始。

  尽管元旦早已过去,但是习惯于按春节来划分时光的北方人来说,一切工作都会在春节后才算正式开始。不知今年在亢州的政治舞台,又会有怎样的剧目上演和怎样的角色登场?
  这一生中,每个人都当过配角,不同的是,有些人当了一辈子,有些人却只当了一阵子,其中的区别仅仅在于,你是不是早一点掌握了先机,早一点掌握了赢得人生的诀窍!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总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来维持着它的平衡,也许,你拥有的不见得是你想要的,但在别人的眼里,它也许会是难得的财富,这就是命运的平衡法则:它不为取悦你而存在,但是它给你的一切,如果你不善于使用,它也不会为你负责,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林肯就曾说过:“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创造未来。”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要用好你的资本,赢得你的胜利。这世上,没有百分百的幸运儿,所有的幸运儿都是在大时代的洪流中,分离扑腾求存,耕耘收获。卢克莱修说过:“人有自由的意志,成人成兽全靠自己。”
  年后,丁一刚上班,岳素芬就进来了,她说:“小丁,回来了?”
  “小月姐,过年好。”
  “过年好。先说正事。”岳素芬说道:“我刚才接到温局的电话,让我通知各个节目组,凡是有酒厂广告的,一律拿下来。节目内容里有提到酒厂内容的,要拿掉或者重新剪辑,你这个节目有吗?”
  丁一想了想,说:“没有,我这个节目从来都没涉及到酒厂改制的事。”
  “不是改制的事,是宣传。”岳素芬纠正道。
  “宣传也没有。”
  “那就好。”
  “怎么了?”丁一问道。
  “你不知道?”
  丁一摇摇头,说:“我刚回来。”
  “雅娟没来吧?”
  丁一点点头,说:“我还没看见她。”
  “她嫂子制售假酒,北京D县那边喝死了人,现在酒厂全被封了,他嫂子在北京的公司和家都被抄了,人也跑了,厂负责人也跑了,听说还传讯过雅娟呢?”
  丁一倒吸了一口凉气,最近几年,经常有假酒致人死命的报道,去年外省某地,假酒喝死了三十多人,惊动了国家领导人,制售假酒的人有三人被判处死刑。听说雅娟被传讯,丁一就说道:“这事应该和雅娟没有关系吧?她也不是法人,也不是酒厂的工作人员?”
  岳素芬说道:“应该和她没关系,但是既然出了事,作为亲属,而且又参与过一些酒厂的事情,找不到她嫂子,肯定要找她了解一些情况。”
  丁一点点头,心想,昨天,没听江帆说起过这事。
  岳素芬又说:“春节回家见着贺鹏飞了吗?”
  听她问这事,丁一的脸上就有了尴尬之色,她说:“嗯,见了一面。”

  “感觉怎么样?”岳素芬笑眯眯地望着她。
  “他怎么说?”丁一想还是先听听贺鹏飞怎么说。
  岳素芬说:“跟你说的一样,他说让我问你。”
  丁一笑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说:“小月姐,我们是同学,太熟,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所以……”
  岳素芬笑了,她很豁达地说道:“你们是同学,相互应该不陌生,先谈着吧,即便不是搞对象,同学之间来往一下也是正常的吗,我会尊重你们的选择。”?其实,贺鹏飞早就跟岳素芬说了他们见面的情况和丁一的态度,岳素芬只是不想让丁一太过尴尬,才没有直接说出来。
  丁一点点头,她很感激岳素芬,没有让她为难:“谢谢你,小月姐。”
  “谢什么,等你们由熟悉到生情的时候再谢我吧。”
  丁一笑了,说:“还是该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们同学还见不上面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