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0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副,明天备车了,航线准备的怎么样了,航行通告都改完了吧。”船长有些颓废的问道。
  “船长,沉船什么的都标记了,还有一些无关紧要的,我也没有改动。”我小心翼翼的回答船长,说每一个字的时候都非常注意,生怕跟牛扯上关系。
  “哦,跟机舱说一声,让老鬼随便找个不适航的理由,年三十谁他妈的给他跑。”船长怒骂道。
  我擦,船长太霸道了啊,完全颠覆了我以前对他的认知啊!
  老鬼二鬼正在机舱的集控室里准备第二天备车的事项,我推门进去。
  “二副来了啊,稀客啊。”老鬼猥琐的对我笑着。
  “老鬼,船长说明天过年了,看看机舱能不能找个理由拖一天,后天起锚走?”我一脸正气的说道。

  “哎呀,我早就想跟船长说这个事儿了,我俩这次可算是想到一块去了,走,咱俩去驾驶台,给公司发报,就说增压器坏了,得修个两天。”老鬼脸上的猥琐变的舒展开来,马上要下船了,还有一箱药酒没喝呢。
  “尊敬的公司机务经理,海神7轮在备车试验主机时,发现主机第二增压器有异响,机舱人员迅速停车检查,拆开后发现增压器浮动轴承磨损严重,需要更换,时间大概在2-3天以内,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维修,争取给公司减少不必要的损失。”老鬼把报文用英语写在纸上,我轻轻的敲打着发报机的键盘,将信息传递出去。
  中午的时候,全船都集合在餐厅,帮助大厨包饺子,船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大厨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了出来,黄豆芽炒鲅鱼,黄豆芽炖魔鬼鱼,黄豆芽螃蟹汤,用粗糙的面粉跟黄豆一起蒸的叫不出名来的东西。
  三副把藏在空调出风口的白酒拿了出来,老鬼也把他的药酒无私奉献给了大家,到了晚饭的时候,看船的守卫跟我们一船人挤满了了4张桌子,齐刷刷的看着船长。
  “今天是年三十了,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好在大家都没有什么大事儿,总之事情都结束了,公司让我们年三十开航,我去妈的,你们在陆地上安稳着过年,就不想想我们的感受?咱不管他们,咱就过了年开航,出了什么事儿算在我头上,今天晚上大家只管吃好喝好!”船长霸气的开席语让大家大声的叫好。
  “船长真猪逼啊!”大家纷纷一阵感慨,不停的鼓掌。
  半年了,我都忘了酒是什么味道了,啤酒已经被看船的守卫喝光了,三副在空调里藏的两箱白酒成了年三十的调味剂,两个守卫虽然听不懂我们说什么,有酒喝,有东西吃,他们也非常的满足。

  “嫩妈老二,你瞧你这船跑的,到了印尼被嫩妈印尼人打,到了马达加斯加被马人打,换了我,我早给他们干趴下了,老二嫩妈你这人太软。”老九喝了半杯白酒就有些醉了。
  “九哥啊,就当是那个阵势,我敢动吗?人家都是武装份子啊!”我喝了一口酒给自己辩白道。
  “嫩妈,什么武装份子,嫩妈你就是太软!”老九嘟囔着。
  “九哥,你别老是软软的。”我用胳膊拐了一下老九,小声对他说道。
  “嫩妈,也不知道老刘这个小子怎么样了。”老九突然有些感伤,毕竟我们跟老刘三个人曾经是最最好的小伙伴。
  “哎,九哥,别想了,咱们喝酒!”我把半杯白酒一饮而尽。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四年了,我没有在家里过一次年,桌子上的另外的人何尝不是呢,如果不是因为强制换人,我不会在留尼旺下船的,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四处漂泊的日子,就好像《海上钢琴师》里的男猪脚1900说的那句话:“城市那么大,看不到尽头,我停下来不是因为所见是因为所不见,是因为看不见的东西。连绵不绝的城市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尽头,我需要看见世界的尽头。上了岸,何去何从?爱一个女人,住一间屋,买一块地,望一个景,走一条死路,太多的选择我无所适从。漫漫无尽,思前想后你不怕精神崩溃?那样的日子怎样过?我无法遗弃这艘船,宁可遗弃自己的生命。”

  我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丁点的白酒,舷窗的玻璃上反射到我的头像,我冲镜子里的自己端起了杯子:“兄弟干杯!敬我们无处安放的孤独。”
  留尼旺岛距离马达加斯加只有300多海里,距离法国有好几千海里,但它却属于法国的一个省,而它最早确实被葡萄牙人占领的,所以我对葡萄牙近现代的航海史特别崇拜,走到哪里就移民到哪里。
  海神7航行了不足24个小时,到达了留尼旺的首府圣丹尼。
  代理已经安排好了酒店,交接也都很顺利,货主的贸易公司应该倒闭了,接近7个月的时间,一天十好几万的费用,估计货主投保的保险公司也跟着倒闭了。

  6个月并没有吃太多的粮食,载重吃水线还是在原来的位置,只不过粮食有些发霉,我们已经不再关心这些,坐着代理租好的大巴,驶离码头。
  此刻应该是圣丹尼的雨季,整个天就像是在哭泣一般,我跟老九尝试出去走走,被雨淋了回来。
  “嫩妈,这种破地方以后得少来,说下雨下嫩妈好几个月,老二,下趟可不能跑大线了,遭多少罪啊!”老九叼着烟,很不能适应这种天气。
  我不说话,点着一支烟,透过酒店的玻璃往外看。
  好在雨季并不是一天24小时都在下雨,中间雨停歇的时候,我跟老九奔跑着出去买点当地产品作为留念。

  但是我悲催的发现美元在这里并不通用,他们的货币居然是欧元。
  我跟老九准备吃块大牛排替船长解恨的想法被消失殆尽,俩人闷闷不乐的回到酒店。
  没有钱,我连盒本地香烟都买不起,好在我们并没有在这里太多的停留,我们坐着第二天中午的飞机直飞巴黎,从巴黎转到尚海。
  到尚海是北京时间上午8点左右,时差已经不再重要,我们已经习惯了两天一次对待小时差的播钟,对于这种大时差的改变,也只不过是睡一晚的事儿而已。
  “嫩妈老二,你杂不坐飞机,非得做高铁!”老九鄙视的看着我。
  “九哥,我还没做过高铁呢,不是说这玩意儿技术含量挺高的么!”我其实很期待做高铁,因为高铁的车头很性感,看上去就有乘坐的欲望。
  其他人大都买了回家的机票,几个家离尚海近的水手直接就去汽车站坐大巴车了,我跟老九他们告了别,在机场外面的小代售点买了下午三点半尚海去基南的高铁票,一个人拖着行李,打车来到高铁站。
  “小伙子,住店不?”刚下出租车,行李就被一个好心的大妈拖走了,一边拖,一边一脸热情问道。
  按照留尼旺时间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在熟睡才对呀,是该找个地方睡一觉。
  “我下午三点的火车,就睡几个小时,要多少钱呀?”买完火车票,身上只有100多人民币了,我算了一下基南到我家的车费要30元,也就是说我最多还能花70元睡一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