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0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长,你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卡米尔已经成了船长的小跟班,时时刻刻在他身后呆着。
  “一个月。”船长说话的时候非常有魅力,我都有点着迷了。

  “哇,那你们要去哪里?我们还能再见面吗?”卡米尔有些失落的问道。
  “这里是马达加斯加。”船长捡起一块石头放在地上。
  “这里是留尼旺。”船长拿了稍小的石块放在大石头的旁边。
  “这是我们船,我们要跨过这片海,去留尼旺。”船长又捡起一片树叶当做船,当做航行的样子把树叶从第一个石块拖到第二个石块。

  “哇,那将又是你们的一段冒险呀!”卡米尔一脸的崇拜。
  “你们还会回来吗?”卡米尔从第二个石块上拿起树叶,拖到马达加斯加的石块上。
  船长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说什么。
  “擦,就这水平还泡妞,连老刘都不如。”我暗骂了一句。
  “我们肯定会回来的,马达加斯加是个美丽的国家,这个国家的女孩也很美,我们船长都着迷了。”我适时的替船长解了一下围。
  “对,我们还会回来的,这里有我喜欢的姑娘。”船长一脸爱意的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很陶醉,如果不是人多,估计俩人当场就得交融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船长很享受卡米尔的照顾,卡米尔是一个朴实的非洲农村女人,洗衣服做饭,把船长当皇帝一样伺候着,船长在家估计一直被老婆压制着,从来没有经历过女人的温柔,虽然妞黑了点,但是关了灯都是一样的,他的精神看上去特别的好,我估计他真的有在这里盖一座房子,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日子的打算了。
  “二副,卡米尔现在对我爱的死去活来的,你说我们走了之后,她会不会想不开?”船长一脸幸福的偷偷问我。
  唉,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炫耀狗,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船长,实在不行你就把她弄回家啊,反正也不缺钱,给她租个房子。”我开玩笑的对他说道。

  “那可不行,我老婆知道了还不杀了我。”船长说到他老婆的时候,脸上幸福的表情转而变成惊恐,看来确实是没少受了气呀。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卡米尔跟船长整天腻在一起,幸福的让人嫉妒,我也没见过一个女孩能这么痴情的爱上一个罪犯,如果不是因为船长已经结婚了,我一定会狠狠的劝船长不要错过这个姑娘。
  船长被宠的像个孩子一样,都说恋爱中的人没有理智,我感觉恋爱中的船长的精神都有些不太正常了。
  援建快结束前的一天夜里,下了很大的雨,工人们大都回家了,监狱的警卫已经把我们两人忽略了,我都感觉快一周没有见过他了。
  下过雨后的马达加斯加,泛着一层淡淡的雾,一头走失的小牛跑到我跟船长住的板房里。

  “二副,咱把这牛杀了吃了吧。”这话从老九嘴里说出来很正常,从船长嘴里说出来,让我都有些厌世的感觉。
  “船长,咱马上就要回船了,这个时候咱就别在弄这些了吧,再说了,咱们也没刀子啥的,也不会杀牛啊!”我小心的提醒道。
  “老二,没事儿,咱都多久没吃过牛肉了,我爸原来就是杀牛的,牛脖子里凸起的地方有个穴,使劲一扭牛就挂了,再说了,这是头小牛,最好弄了,咱先把这牛拴起来,等卡米尔来了,我让她看看我的杀牛绝技,就是不知道这外国牛穴道跟中国的是不是一样。”船长饶有兴趣的说道,找了根绑彩钢瓦的绳子,把牛拴在了钢架上。
  船长这次是他妈的真疯了。

  卡米尔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水果,俩人依偎在一起喂食的动作让我有些恶心,吃完水果后,船长对卡米尔说:“亲爱的,跟我来,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船长拉着卡米尔,然后招呼着我跑到栓牛的钢架跟前。
  “哇!”卡米尔看到拴着的牛后,双手合十,眼睛里冒光。
  “亲爱的,你看!”船长跑到小牛跟前,手摸在牛脖子中间的位置,使劲一扭。
  “哞!”小牛痛苦的叫了一声,并没有像船长说的那样被点了牛穴挂掉。
  “我擦,这外国牛的穴还跟中国的不一样?”船长挠挠头,又换到牛脖子的另一侧,使出吃奶的劲扭了一把。
  “哞!”小牛疼的都要掉泪了。
  “你在干什么?!”卡米尔张着大大的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船长。
  “他妈的,这什么破牛!”船长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啪啪的牛脖子上砸。
  “不!”卡米尔大叫一声,一脚把船长踹飞了出去。
  “我去,这是怎么个情况?”我有些手足无措,赶紧跑过去扶起船长。
  别看卡米尔是一女子,平时在家种地浇水,练就了一身的硬功夫,这一脚下去,船长的小身板差点就没承受的住。
  卡米尔冲到牛跟前跪下,抱着牛的脖子开始掉泪,嘴里哇哇的说着我们听不懂是话。
  船长靠在我身上痛苦的呻吟着,卡米尔居然都没有看他一眼,船长没想到对自己死心塌地的黑妞居然会为了一头牛把自己打了,而且还是暴击,他有些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还没有一头牛重要,不停的喘着粗气。
  卡米尔没有跟我们说任何话,牵着牛直接就离开了。

  后来我才知道马达加斯加人跟印度人一样对牛有着狂热的崇拜,牛在他们心里的地位近乎变态的高,船长只不过是卡米尔人生的一个过客,怎么能与牛相提并论。
  船长就这样又被重重的打击了,直到我们登船,都没有给再我说过一句话。
  也许你们以为船长心里的阴影是被黑人爆菊了,其实非洲的**成本太大,他们对性非常的随意,到处都是弄事儿,山丘上,草原里,树叉上,到处都是残留的精髓,所以并不是外界所说的到处都是**,因为太不值当了,在路上随便找一个谈的来的就地就能做,何必犯罪呢。
  卡米尔其实就是众多黑人女中的一个,我并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在船长看来,跟黑妞发生了关系是因为感情,其实在黑妞看来,只是因为你比较顺眼而已。

  卡米尔跟牛走了之后,直到我们离开援建的医院,我都没有再看到过她,船长的面子非常挂不住,脸一直阴沉不定,直到代理开车去监狱接我们回船,他还是一直闷闷不乐。
  我把自己从回忆里拉出来,走到驾驶台,看着海面上不时激起的浪花,我忽然感觉自己喜欢上了这种荒诞的日子。
  船长确实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大厨因为说了句要回家吃牛肉水饺,被他骂了一个上午。
  我的嘴其实是比较快的,我只是把船长与牛的故事偷偷告诉了老九,并让他保密,谁知道老鬼用一瓶药酒把船长的事儿套的一清二楚。
  紧接着全船人都知道船长谈“牛”色变,牛肉,牛皮,牛头,牛角,犀牛都变成了违禁词,甚至延伸到了皮鞋,腰带,最关键的是大家连“牛逼”都不敢说了,只能用猪逼代替,以至于每每看到惊讶的事情,大家纷纷大叫到,真他妈的猪逼啊!
  少了“牛”,船长的心情好了许多,年三十前一天,船长打电话让我去他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