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9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的,你胡说……”女记者想上前理论,却被一旁的丨警丨察拉走了。
  “哦,上帝,非常的遗憾,我很想和这位美丽的小姐讲讲华夏国的历史!”
  “张先生,您依然可以继续您的表演,我到是很想知道,您如果看待西吐蕃问题?”一位美国记者又问道。
  张清扬望向论坛主席团的方向,无奈地说道:“看来我要举行一个短暂的记者招待会了,马里奥先生,请允许我占用论坛的时间。”
  马里奥的表情有些扭曲,也许没料到华夏国的官员会如此不在乎眼前的局面,难道说他就真的不怕?
  张清扬扭回头,望着面前的美国记者,冷声道:“这个问题我想不需要我来回答,我不明白您想让我回答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你们华夏国侵略了西吐蕃这个独立的政权?”
  “我第一次听说西吐蕃政权,记者先生,难道这是您自创的词汇么?呵呵……您很幽默,我想全世界都知道华夏拥有一个美丽而神秘的圣地,那就是西吐蕃。你们美国人不是也总说要去华夏的西吐蕃旅游吗?所以这个问题是不需要回答的。”
  “张先生,作为一名华夏国的官员,我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归还我们的白头山!”

  “白头山?为什么要归还?那是华夏的领土!”张清扬坚定地说道,望着那位漂亮的高丽女记者,微微一笑道:“美丽的小姐,我想提醒您,华夏国的白头山与高丽国之间相隔着十万八千里,从地图上可以看到中间还隔着朝鲜国,我们两国并没有接壤,怎么能说白头山是你们的?”
  “朝鲜国也是我们的,我们高丽迟早会统一高丽半岛,在很久以前白头山就是我们的!”高丽女记者争辩道。
  “哦,那么这个问题我想您需要去问朝鲜国的官员,而不是我。”张清扬摊开双手,狡黠地转移了话题,又笑道:“我个人还是很喜欢高丽国的,就比如说你们的整形手术非常的发达。”
  “呵呵……”笑声不断,周围的记者都戏谑地盯着那位明显整过容的高丽女记者。

  高丽女记者脸色通红,眼中含着泪,望向张清扬的目光恨不得把他吃了。
  “张先生,我想知道华夏国的官方为何要捏造历史,编造我们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我们认为,南京大屠杀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张清扬望向那个有些秃顶的倭国小男人,他长了一幅肾虚的面孔,很明显是日本某些电影看多了。张清扬看向他几秒钟,笑道:“这位先生,历史就是历史,那是事实,不是任何人可以改变的。难道说你们不承认大屠杀,就代表着它没发生过,或者代表着是我们捏造的吗?历史不是你和我想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比如在我们华夏国,大多数人都认为倭国民族是我们华夏族的后裔,我想贵国人民会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吧?难道说我们有些人这样说了,这就是事实吗?您的回答肯定不是。当然话说回来,作为一名华夏人,我也不相信这个传说,在心理上我无法容忍华夏民族的后裔自高自傲!

  倭国记者明显一怔,然后不服气地又问道:“张先生,最近几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华夏国的经济变得强大了,但是仍然有很多华夏人到我们倭国谋生,甚至加入了我们倭国的国籍,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哦,这个很好理解,我们华夏人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去帮助倭国的经济发展,我引以为傲。至于他们加入倭国国籍,那我更觉得高兴。假如有两亿华夏人移居倭国,那么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全世界那些喜欢外语的孩子们就会轻松很多……”说到这里,张清扬停下来,吊足了大家的味口之后笑道:“因为那时候世界上就不会有倭国语言了,倭国人所说的只能是华夏语。”
  “哈哈……”记者们又是哄堂大笑,倭国记者气得脸都红了,不甘心被张清扬打败,继续说道:“台湾既然不想回归华夏,华夏为什么还要坚持台湾是自己的领土呢?”
  “这位先生,如是华夏国的领土是一只雄鸡,那么台湾就是一枚鸡蛋。曾经在历史上,这枚鸡蛋多次被人偷走,可是祖国母亲又把它找了回来。它在外面跟着别人学坏了,喝了别人的口乐,吃了别人的鸡腿,就不想承认它的妈妈了。但是妈妈永远不会抛弃儿子!而且无论何时,儿子终究要回到妈妈的怀抱!再说这是我们华夏国的内政,可是总有一些居心叵测的邻国想要抢走雄鸡的儿子,在我看来这枚鸡蛋只是暂时忘记了母亲的恩惠,早晚都会回来的!”

  张清扬的话再次迎来满堂喝彩,那位倭国记者终于败下阵来,无话可说。这时候一位法国记者又上前问道:“张先生,华夏国的经济越来越强盛,从而引发了华夏威胁论的说法,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张清扬明白,这才是最敏锐和关键的问题,如果回答不好,那么之前的努力全都付之东流了!之前的问题可以说是老生常谈,自己回答得再妙也没什么,但这个问题就很敏感。
  张清扬望向面前的记者,强硬地说道:“华夏国的经济发展是对全球做的贡献,可是近来有很多外国人对我国事务指手画脚,我觉得这是他们吃饱了没事干,我们一国家没有动荡、社会太平;二百姓安居乐业,有吃有穿告别了贫穷;三没有去侵略任何国家,你们还如此指手画脚,完全是自欺欺人,自讨没趣!我国有句俗语说的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除非是你们自己心中有鬼!”
  台下张清扬所带来的代表团干部听到张清扬态度如此强硬直白,都不约而同地站起来拍起了手掌,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见华夏官方的干部如此强硬的回答。过去很长时间,对于外国记者的挑衅,我们的干部都会回答得很含蓄,可是今天张清扬完全破例,直截了当用最最直白的话表达出了心中的愤怒和不满。
  这时候那位倭国的记者仿佛又想到了一个能够打击张清扬的问题,马上问道:“张先生,请允许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请说!”张清扬没有拒绝,他知道如果自己拒绝,那么今天的表演还是失败的。

  “张先生,作为华夏国的高官,您的经历有很多都破例了,比如说最年轻的市委书记,最年轻的省委副书记,您一种走来,仕途坦荡,这一切是否是依靠着家族的影响力呢?据我所知,您的爷爷、父亲曾经都是华夏的高官,您的升迁应该是受到了家族政治的影响吧?这种家族政治是不是独裁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