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850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我必须得小心一些!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监狱里面深居简出,基本上门都不出。
  马上就到开会讨论班子任免的时候,这时候绝对不能出什么乱子。
  尤其是我从刘姐那里知道,那个人竟然想要置我于死地,这让我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
  谁敢保证除了她之外,还会不会有其他人想要对付我呢?
  我这几天一直在检讨,这段日子以来的顺风顺水已经让我放松了警惕,忘记了这里的杀机与危险。
  跟刚来的时候相比,我实在是太放松了。
  这几天,我除了在办公室里面待着处理些日常琐事,再就是去跟刘飞等人在监狱的食堂里面吃饭闲聊。
  刘飞是监狱包打听,韩队也是监狱的老人了,在吃饭的时候,我会装作不经意的问起那个人的信息,以及关于她的琐事之类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人家都要弄死我了,我还对人家不了解呢,这不是找死么。
  这次我变得谨慎了很多,就算是跟刘飞打听,我也是在把刘飞灌的迷糊了之后,才在闲聊之中装作不经意的问起。
  刘飞果然不愧是八卦王,从他那里,我套出来不少关于那个人的资料。

  可随着我了解的信息越多,我就越是迷惑...
  我实在想不出来,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了那个人,让她要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我,甚至一心想要置我于死地。
  这种感觉让我很是恼火,就像是一拳砸在了棉花上,有力气使不出来。
  就在这种纠结的情绪中,关于干部任免的会议,终于要召开了...
  而这次环节干部的调换,也到了公布的时候。
  一时之间,监狱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上面,大家都在关注,这次的环节干部,又会有什么变动...
  这一天的天气不是很好,透过窗户看过去,可以看到整个天空都是铅灰色的,布满了大朵大朵的阴云,仿佛马上就要下雨的样子。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脑中传来几分轻微的疼痛,我皱起眉,捏了捏额角。

  我低低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都是昨天晚上宿醉留下的苦果啊...
  昨天晚上,刘飞跟韩队他们几个把我拉到单位的食堂,给我好一通灌酒。
  这几个人跟我说话的时候满是同情和安慰,他们应该是知道今天会宣布环节干部调动的名单,以为我要倒台了,所以才把我拉出去安慰了一下。
  我心中知道结果,但也没办法跟他们说。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说了,他们也多半不会相信...
  没办法,我只能顺着他们的话头来,他们说什么,我就随意的附和。
  在这几人殷殷的劝慰之下,我属实是喝了不少,最后甚至难得的感到了几分醉意。
  我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眼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
  当我四下摸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手机不见了。稍一回想,我立刻想起来,估计是昨天晚上送刘飞回屋子的时候,落在他那里了。

  刘飞昨天晚上又喝的连路都走不稳,是我跟林沫把他架回房间的,我记得当时我好像掏出手机看了条信息,估计就是那会儿把手机扔到他屋里的。
  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之后,我直奔刘飞的房间。
  咣咣咣!
  我敲了半天门,刘飞都没有反应,直到我开始砸门的时候,屋里面才传出了一点响动。
  “谁啊,一大早上的!”

  刘飞含混不清的声音从屋里传来,门也吱呀一声被拉开。
  我刚要说话,可看到刘飞的样子,我不由一怔,随即嘴角微微抽搐。
  “飞哥,可以啊,还玩裸睡呢?”
  刘飞目光向下一瞥,显示怔了怔,接着他用手一拍脑门,伸手飞快的将我拉进屋子,关上了门。
  “妈的,忘了这茬了!”刘飞嘟嘟囔囔的说:“还好反应快,要不然就让那帮老娘们儿占便宜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他这行为在外面都可以定他个扰乱公共秩序,到了这里还成了别人占他便宜了。
  “咋了兄弟,这一大早上来找我干嘛?”
  刘飞一边往身上套丨内丨裤,一边斜着眼问我。

  “昨天手机拉你这里了。”我来回扫了两眼,找寻手机的下落。
  找手机的同时,我也没忘记调侃刘飞:“刘哥你这挺讲究生活质量啊,昨天都醉成那样了,还没忘记自己把衣服脱了。”
  刘飞看了我一眼,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没有说话。
  我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心说他这反应不太对啊,怎么有点奇怪呢...
  我仔细的来回看了一圈,顿时发现了一些问题...
  刚才我没有仔细观察,现在这一看,我立刻看出些不对来,刘飞的床单皱的极其厉害,此外,他的衣服飞的到处都是,他昨天醉成那个模样,就算是自己脱衣服也不可能到处乱丢...
  我的鼻子抽了抽,顿时闻到一股极淡的香气...

  刘飞可是从来不用香水这些东西的,他甚至洗澡的时候都不喜欢用沐浴露。
  纵观下来,昨天晚上我们走之后,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这张床上,昨天肯定不止躺了刘飞一个人...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竖起了大拇指,说:“飞哥,你是真风流,我算是服了!昨天醉成那熊样了,竟然还能...厉害!真厉害!”
  刘飞摆了摆手,苦笑着说:“你以为我想啊,我他妈的也想好好睡个觉,可是...哎,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我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刘飞这话说的也是够有水平的。

  “这事儿你要是不愿意,还能有人逼的了你?”
  我调侃着说。
  “嘿嘿。”刘飞摸着头,讪笑着说:“你看你说的,人家衣服都脱了,死命往你被窝钻,换你你抗的住?”
  我心说我还真扛得住,这种情况又不是没有过。
  “飞哥真男人。”我再次竖起大拇指。
  “嗨!”刘飞叹了口气,说:“兄弟你就别寒碜我了,我知道我这人没啥定力...不过昨天晚上那情况你是不知道啊,那娘们儿哭着喊着过来求安慰,委委屈屈的,你说我一个大男人,不得用我宽广的胸怀去温暖一下她那颗冰冷的内心么?”
  “谁呀?”我有点八卦的问。
  “你应该见过的...”刘飞想了想,说:“就上次内勤的那个,屁股挺翘的...她原来在内勤那边也挂了个副科的职务,平时没什么事情挺轻松的,不过听说监院里面缺人,这次想让她进监院去当个副大。”
  “那不挺好的么!”我笑眯眯的说:“监院里面的副大不是比外面强多了,干上两年有点资历还能往起提拔啊,总在内勤待着能出什么成绩!”
  刘飞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轻声说:“兄弟...你都来这么长时间了,不会还没看明白吧...你看看咱们监狱,这段时间提起来的哪个干部不是塞了钱的?你想靠出成绩提职?啧啧,那可有的等了...哦不对!除了你之外,不过你不是一般人,没有什么可比性。”
  日期:2017-04-2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