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2113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不能追究黄金军,那这么做还有什么意思?黄金军那个人渣才是这件事背后最大的混蛋!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了!”秦可怒气冲冲地说道,盯着他的目光里,除了愤怒之外,还充斥着不屑,轻蔑。
  梁建知道,她是将他看成了那些欺软怕硬,又想借着这件事占便宜的人了。

  梁建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向秦可说道:“你刚才也去见了蔡市长,他什么态度?”
  秦可脸色猛地一变,偏过脸不说话了。
  “蔡市长都没能力去做的事情,我自然也做不到。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郭书记现在几岁,我现在几岁。这些账,不是不算,只是晚点再算。我相信,凭我的能力,总有能算清的那一天。”梁建看着她说道。
  秦可的身躯微微震了一下。几秒后,她转过脸来看着梁建,问:“那我凭什么相信你,以后你还会帮忙追究这件事?”
  “田秘书应该清楚我的性格。”梁建转头去看田望。
  田望似乎也有些不死心,问梁建:“难道你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个黄金军绳之以法吗?”
  “你认为我比蔡市长还要有权力吗?”梁建反问他。
  “你老丈……”田望脱口就说到,梁建听到那个字,立即就打断了他,皱眉警告了一句:“田秘书,这些事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不希望牵扯到其他人,而且,他们也确实帮不上忙。我希望,你以为不要再有这个想法了。”
  田望看了看他,有些悻悻。
  梁建又看向秦可:“你要是真的不甘心,那这件事我放弃,不插手了。刚才我说的方法,是我能想到的我能做到的对你们最有利的办法了。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法。”
  秦可犹豫不决,看向田望,向他求助。田望略微低着头,半响后,忽然叹了一声,抬头对秦可说道:“既然梁主任都这么说了,那这件事就先按照梁主任说得那样办吧。虽然不能把黄金军怎么样,但那个李芸也算是罪魁祸首之一,如果能将李芸绳之以法,也算是给你朋友报了一半的仇了。而且,李芸一直都是黄金军的得力助手,没了她。黄金军这一次也算是伤筋动骨了。”
  秦可似乎很信任田望,田望这么一说,秦可也没意见了。她说:“我听田秘书的,不过其他人,我还得跟他们商量一下。”
  “没事,你尽管去商量。”梁建道。
  “那你先不要去找郭铭泰,等我这边跟他们谈好了,你再去。”秦可又说。
  梁建犹豫了一下同意了。毕竟那个记者是秦可他们的朋友,死者为大,梁建应该给予他们一定的尊重。
  而且,这件事已经拖了这么久了,蔡根那边应该也不会一下子就改变态度了,所以再等个一两天也能等得起。

  530感性女人
  梁建话说得差不多了,就从田望办公室出来了。秦可和田望之间,应该也还有话要说。这一次的接触,也让梁建能够笃定,这黄金军的事情多半是田望给他挖的一个‘坑’,只不过,他挖这个坑不是想害梁建,而是觉得梁建能帮他。看来,这个秦可和田望之间的关系应该不简单。
  现在,去找郭铭泰的事情不急了。梁建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件事,看看能不能更加稳妥一点。
  对于梁建来说,做这件事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解决这件事,而是要赢回蔡根的信任。当然,如果能将这件事完美解决,自然是最好的。黄金军做的那些事,就算记者的死亡真的是个意外,光那个小姑娘的死和校园贷款外加温泉酒店里的那些龌龊交易,就足以让他判个无期了吧。这次不能把他怎么样,还真是有些憋屈。但憋屈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拳头大。梁建现在也看清楚了,拿鸡蛋去碰石头的事情没意思,你想两败俱伤都做不到,顶多就是你伤了,人家若无其事,还会冷眼看你的笑话。

  想到这些,心情就难免会觉得沉重。 不过,古话也有说,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不信的话,你抬头看看,苍天饶过谁。
  希望真的苍天有眼,不要放过那些该死的混蛋!梁建想。想完,他又自嘲地笑了笑。现在的人,又有几个还信天这个东西。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干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梁建胡思乱想了一会后,将这些东西暂时放到了一边。上次他在蔡根面前提的那些方案都还没开展,拖得久了,回头蔡根问起来,他却还没做,就不好了。正好趁着黄金军的事情不急,就先把这些事给忙了。
  工作一忙起来,时间就快。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梁建想到还要去接项部长赴朱明堂的约,就不敢多耽搁,收拾了东西就往家赶,接了项部长后,就去了约定好的山庄。
  这次晚饭,朱明堂带了他的儿子。梁建对他儿子的名字很熟,人却是头一回见。他虽然没穿军装,但发型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平头。这让梁建一下子就想起了小五。小五的消息他已经很久没收到了,此刻想起,再想到唐一的那些事,心里一下子就多了些难受的心情。
  四人坐下来后,朱明堂对项老很客气,连带着对梁建也挺客气。倒是朱明堂的儿子,冷着脸,不苟言笑,基本上你们跟他说一句,他才回答一两个字,有种惜字如金的感觉。朱明堂在开始解释了一句‘他不太爱说话’之后,也对他儿子这个状态没再多说一句。

  这餐饭,吃得比较轻松。朱明堂和项老貌似很聊得来,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是他们两个在聊天,聊政治也聊其他的家常,国际扯到国内,国内扯到家庭,总之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项老面带笑容,似乎也心情愉悦。
  吃完饭,朱明堂忽然说让梁建和他儿子先出去,然后他和项老两个人在房间里聊了大约五分钟时间。后来到了车上,梁建有问项老,后来朱明堂跟他说了什么,项老一句没什么就将话题带过了。如此,梁建也识趣,不再问了。
  之后,朱明堂也没找他,这顿饭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而黄金军那件事,秦可说要跟其他人商量,一商量就商量了好几天,渐渐的,梁建都等得失去了耐心。期间,项部长也问了他一次,听到梁建说等秦可那边商量后,眉头就皱了皱。他虽然没说什么,显然对梁建这样的处理有些不满意。

  梁建觉得有些对不住项部长,但他已经答应了秦可的事情,也不能出尔反尔,只能等着。只是,时间拖得长了,难免会有变故,梁建心里出了焦急之外,也生出了一些其他的情绪。
  正在他准备去找田望问一问情况的时候,秦可终于给梁建打电话了。秦可答应这件事他们可以不插手,让梁建去处理,但他们有个条件。
  梁建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但看在田望和那个已经去世的记者的份上,梁建没直接拒绝,问她是什么条件。
  日期:2017-04-20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