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5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到近藤的命令,栗田于下午15时率第六巡洋舰战队的“熊野”、“铃谷”、“三隈”、“最上”号四艘重巡洋舰及第八驱逐舰分队的“朝潮”号、“荒潮”号开始全速向中途岛发起冲刺。即使这几艘巡洋舰的速度为帝国海军之冠,但在5日黎明之前赶到中途岛依然无望。况且在实施炮击之后,栗田还必须在光天化日之下撤出战斗。毫无空中保护的舰队势必遭到中途岛美军陆基航空兵和航母舰载机的双重追杀。可是军令如山,作战命令必须执行,栗田只好怀着悲壮的心情向东急驶。按道理说驱逐舰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它们依然赶不上那几艘以35节高速行驶的巡洋舰。到23点,它们已完全消失在巡洋舰的视野之中。栗田下令各舰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炮击失败,就组织水兵敢死队上岸实施爆破。

  日期:2018-04-09 22:51:59
  (正文)
  “大和”号的作战室里群情激愤,只有宇垣尚保持着足够的冷静。他对这项希望渺茫且充满危机的冒险行动忧心忡忡。但既然山本司令官的命令已经下达,宇垣作为参谋长也不好再说什么。最后这项行动还是被取消,可决策明显慢了不止半拍,最终酿成了“三隈”号战沉的惨剧。
  新噩耗很快接踵而至。17时30分,山本和近藤同时收到了南云发来的最新电报:“‘飞龙’号中弹起火。”步南云后尘,被寄予厚望的山口也在美国人面前铩羽而归,作战室内举座皆惊。“犹如当头一棒,”宇垣对此悲痛地说,“在这仅存的一艘航母身上寄托着我们的全部希望。它单枪匹马英勇奋战,重创两艘敌军航母,最后也不幸罹难,我的天哪!”宇垣与山口的私人关系非同一般。两人是江田岛的同班同学,还都对南云缺乏好感。山口经常向宇垣发牢骚,认为南云和草鹿均缺乏魄力。作为上级领导,宇垣对这种行为非但不加以制止,反倒怂恿他越过南云直接向上级汇报。现在连自己最信得过的山口也遭遇败绩,怎能不让宇垣痛彻心扉?

  在主战场发生诸多戏剧性事件的同时,北边的阿留申前线也没有闲着。4日下午,角田派出11架俯冲轰炸机、6架鱼雷机和15架战斗机再次空袭荷兰港。飞行员在目标上空遇上了晴朗天气,空袭炸毁了美国人4只油罐、“西北”号营房船、正在修建的一个机库以及医院一角。在飞往会合点的途中,“隼鹰”号的机群在奥特角机场上空与美军8架P-40战斗机狭路相逢。在随后爆发的遭遇战中日军损失战斗机1架、轰炸机2架,还有2架轰炸机因伤势过重无法返航在海上坠毁。

  美国人并非只守不攻。就在角田派出战机空袭荷兰港的同时,他们的行踪同样被一架美军卡塔琳娜发现。西奥博尔德立即派出陆军B-26和B-17前往攻击第二机动部队。不但未获任何战果,反而损失两种飞机各一架。看来美国陆军轰炸机想在攻舰方面有所作为还需假以时日。
  4日下午,北方主力部队司令官细萱中将从“大和”号上收到的电报时断时续。参谋长中泽佑大佐判断南方主战场可能出了问题,“综合得到的信息,得到的印象是第一机动部队可能遭到了意想不到的重创,不禁为此感到万分担忧。”
  空袭荷兰港的机群刚刚出发,角田就接到“大和”号发来的命令,要求第二机动部队迅速南下与南云会合。随后又有新命令传来,对中途岛和基斯卡岛的登陆作战延期实施。于是角田在回收了攻击机后调头南下,前往与南云第一机动部队会合。
  4日下午18时,对参加中途岛海战的美国人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们开始从寻求胜利转向扩大战果。对弗莱彻来说,首要问题是妥善处理已被打成半身不遂的“约克城”号。在留下“休斯”号暂时看护“约克城”号之后,弗莱彻率第十七特混舰队向斯普鲁恩斯逐渐靠拢。留在原地很可能与日军水面舰艇发生夜战,他的6艘驱逐舰上挤满了从航母上撤下来的幸存人员,水面战斗对美军来说无疑是极端不利的。

  虽然之前并未就此沟通过,但在不与日军进行水面夜间战斗这一点上,斯普鲁恩斯和弗莱彻可谓不谋而合。他非常清楚,继续带领第十六特混舰队西进是非常危险的。对日本无线电情报的分析提供了以下明显迹象:一支庞大的舰队正从西北方向快速驶来,西南方向也出现了不断逼近的另一支舰队,曾经袭击过荷兰港的那支日军航母舰队可能也正在从北方挤压过来。中途岛以西海域刹那间剑拔弩张、风声鹤唳。

  如果舰队继续西进,斯普鲁恩斯判断自己很可能与日军占绝对优势的水面舰艇迎头相遇。即使雷达使他拥有夜间更明亮的眼睛,但他也不敢断定自己能够在日本人擅长的夜战中占得上风,夜间追逐南云已遭重大打击的舰队可能使他和弗莱彻白天赢得的胜利前功尽弃。之前的交战已使战场形势明显有利于自己,但美军也付出了惨痛代价。此时尚能作战的飞机大致包括65架俯冲轰炸机、54架战斗机和区区3架鱼雷机。目前“约克城”号不但毫无战力且已成为累赘。美国人缺乏足够的护航驱逐舰,况且它们的油料已经到了警戒线。根据战前情报,日军舰队中有数量可观的战列舰—事实上不算山本的主力舰队,南云和近藤汇合之后将拥有四艘快速战列舰“榛名”、“雾岛”、“金刚”和“比睿”号,各配备有8门356毫米主炮。美国人连一艘战列舰都没有,斯普鲁恩斯的巡洋舰最大主炮口径仅为203毫米。

  作为大舰巨炮派的忠实拥趸,斯普鲁恩斯自然明白用巡洋舰去和战列舰对抗会出现什么样的灾难后果。现在他依然拥有两艘航母,对手很可能已经没有了。就像自己手端冲锋枪,却去和手持匕首的敌人进行近身肉搏,那才真正叫脑子进水。航母的攻击力来自于舰载机,它们在夜间无法起降,黑暗中的航母由攻击利器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累赘。与舰体低矮的巡洋舰和驱逐舰相比,“企业”号和“大黄蜂”号就像水面上矗立的两座摩天大楼,它们缺乏重型装甲和大口径火炮,如果进入对方战列舰的火炮射程,则会被敌人毫不费力地摧毁。

  斯普鲁恩斯无法判定,白天击沉或重创的是不是日本人全部的4艘航母。战前的情报显示日军在战场可能存在第5艘航母。况且斯威尼的B-17在攻击“飞龙”号返航时,曾经被来历不明的零战追击。这些战斗机可能来自那艘燃烧的航母,也可能敌人另一艘航母已抵达战场。事实上那些奋战了一天的零战已没有了家,最终不得不悲惨地在海面上迫降。
  按照日本人的习性,他们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中途岛依然面临着严重威胁。为了应对第二天可能出现的意外,保存现有战力是十分必要的。斯普鲁恩斯始终牢记,自己的首要任务是保卫中途岛,同时尽可能减少舰船特别是航母的损失,“遵循不轻易冒险的原则”是临行前尼米兹上将再三叮嘱过的。重创敌军4艘航母而自己仅1艘受损,这样的结果完全可以欣然接受,现在日军的残余部队不值得自己拿宝贵的航母再去冒险。一旦“企业”号和“大黄蜂”号遭遇不测,不但中途岛无法保全,珍珠港也将处于日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我认为冒险同可能占优势的敌人进行水面夜战完全是不可取的,”这是斯普鲁恩斯思忖再三得出的结论。“另一方面,我不想在第二天上午距中途岛太远。”他希望在第二天晨曦初现时到达中途岛东北320公里处,“这样进可追击溃逃的敌人,退可确保中途岛无虞”。于是在19时15分,斯普鲁恩斯下令完成飞机收容作业的第十六特混舰队调头东行,直至午夜,速度是很中性的15节。之后再向北航行一个小时,黎明之前再转回西行。这样他的舰队就可以与敌人保持一定距离,处在一个相对安全的范围之内。这一决定尽管随后遭受了诸多非议,但无疑可以继续保持当前的优势,并明智地保证了中途岛战役美军的绝对胜利。

  在做好上述安排之后,少将回到自己的住舱里安然入睡。数年后他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说道,“我身边的战友们都很优秀,他们明白自己的职责并能完美地执行。那我为什么不能完美地睡一觉呢?”他深知第二天的行动依然危险,自己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冷静面对。
  事实正如斯普鲁恩斯所料。如果继续西进,他们将与南云和近藤汇合后的日军迎头相遇,一场以舰炮和鱼雷为主要攻击手段的水面夜战将不可避免,这正是日本人所迫切希望的。斯普鲁恩斯退避三舍的做法让日本人挽回败局的全部希望彻底落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