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268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你喜欢吗?”黄丽丽突然低声道。
  “喜欢什么?”我愣了一下。
  “就是你刚刚看的那件……黑色的。”黄丽丽低着头,下巴都快抵在胸口上了,说完话就没敢抬头,好似鼓足了全身的勇气一样。
  “挺好的,不过你喜欢就行。”我愣了一下,有些尴尬道。
  “哦,那我以后就穿那种。”黄丽丽说完话就走到衣橱,翻找了一下,把其他类型的打底裤给收了起来,好似不打算再穿,我看到她留下的那几件,就是刚刚那种很是通透性/感,裆部和屁股布料比较小而窄的。
  也是我刚刚拿在手上,比较喜欢的那件。
  我张了张嘴,很想给黄丽丽说其实没必要的,怎么穿舒服就怎么穿,何况,穿里面,自己也看不到。
  我有些赶时间,黄丽丽也看出来了,就帮我拿好包,送到了楼下,嘱托我开车小心点,我本来想带她一起去的,不过今天见的人,带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不太合适。
  我驱车大概半个小时,就到了市教育局,马科长已经在楼下等,直接上了我的车。
  “蹭个宝马坐一坐,确实比我的那破车,舒服多了。”马科长笑着道。
  “行, 只要这件事帮我办成,以后聚会我负责接送你。”我笑着道。
  “别,哪敢让徐组长接送我,这不是犯错误了吗?”马科长连连摇头。

  “喂,负责指路,你家老爷子住的地方,我可不知道路。”我笑着道。
  “我给你导航好了,沿着路开就行了。”马科长在手机上点了点,就有语音导航,看了看规划的路线,跨了一个城区,处于郊外。
  “怎么让老爷子,住这么远?”我说道。
  “没办法,我家老爷子嫌市中心吵闹,郊外刚好有个老房子,附近都是一些老年人,就住在一起图个热闹,前几年还接他过来一起住,不过这几年说什么,也不要过来,隔三差五我也会过去看一看,只要老人家住着舒服就行。”马科长也是没办法道。

  “老爷子身体还好吗?”我点了点头,马老奋斗在一线那么长时间,晚年自然想找个地方享清福,市中心确实太闹了。
  “还行,这几年倒是越来越好,看来这身体和心情也是有关系的。”马科长捋了捋掉了差不多的头发,感叹当官也不易。
  “人民群众等着你的,你可要坚持住啊,马科长,再进一步,革命就辉煌了。”我笑着道。
  “这一届共青团能平稳的度过,我就求神拜服了,倒是你啊,徐组长,可要加把劲,我是年纪也差不过了,教育系统再干几年,哪怕升的话,撑死混个副市长干干,这还要求老天爷保佑。”马科长摇了摇头道。
  “这不是求到你的码头上,你可是我的直接领导,这一次可要帮我多美言几句。”我笑着道。
  “别,我可领导不了你,你可是我的组长,何况教育局看似管辖大学和中小学,其实每个学校都有一套领导班子,只要不是出大问题,我们也不好插手,所以是官大权小啊。”马科长笑着道,转头问我,怎么想到请我家老爷子出山了。
  “马老德高望重,让他帮我们上上课,省的某些老师在其位却又不好好教书育人,浪费了政府的工资不说,害的可是孩子们。”我认真道。
  “徐组长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啊,不过这把火烧的不错,道德教育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大杀器,看似无用,却震慑深远,估计以后没人敢把你等闲对待了。”马科长连连点头。

  大概一个多小时,才开到了目的地,上海很大,还好不是上班高峰期,要不然估计还要多半个小时。这片都是一些绿化不错的老小区,说是小区,更像是一个大点的村落。
  我停好车,马主任打开车门就是要走,我喊住了他,走过后备箱拎了一些营养品之类的。
  “都给你说了,不要买东西,我家老头子不喜欢这口。”马主任一愣,苦笑道。
  “都是一些日常用品,算不上什么贵东西,第一次过来看望马老,总不能空着手吧。”我笑了笑,拎着东西跟着马主任一起。
  马主任看了看确实不是很贵,也就点了点头,帮我拎着东西,说道前几年有几个副校长想要求我爸帮忙,搞了很多名花名鸟,有的更甚,还塞购物卡,直接被我爸给退了回去,还被骂了一顿。
  “马老高风亮节,只是看我们大学的题字,就知道了马老的德行,你放心吧,这都是平常的保养品,满打满算加一起不到四百块钱,这些钱,应该算不上贿赂吧。”我笑着道。

  “那就好。”马主任点了点头。
  不大一会的时间,我就和马主任到了一家小区的一楼,两边绿荫成片,离挺远的距离就看到了一个矍铄的身影,正在那里摆弄几盆花的。
  我深吸一口气,竟然难掩激动之色,这不是因为对方是曾今的教育局副局长,而是从内心里敬仰马老的为人。
  “你们来了。”突然马老回过头看到我们,笑着打招呼道。

  “爸,这是我们徐组长,也是我给你介绍的,曾今的同门师弟。”马主任快步走过去,像是一个小学生一样搀扶着马老的胳膊,有些放不开。
  “徐志,上海师范学院12届学生,有名的学子啊,难得,家里贫穷还能考上上海师范学院,肯定吃了不少苦吧。”马老点了点头。
  “吃苦谈不上,能上学,能有机会参加高考,那段时间过的还是挺快乐的。”我有些激动,没想到马老会记得我。
  “吃点苦好啊,不然哪能说得出这样的话,当年就想让这小子吃点苦,可是他妈舍不得受委屈,可惜了。”马老望向一旁的马主任,尽管嘴上说着不争气,眼神内却透着满意。
  “爸,我小时候隔三差五的就被你送到乡下劳动改造,明明长身体的时候,你愣是不给我补,你看人家徐志多高大。”马主任一脸叫苦道,他个头确实不高,好似真是营养不充足导致的一样。
  “叫什么委屈,你哥和你一起去的,吃的一个锅里的饭,他为什么就比你高,男人要那么高做什么,最主要是脑子里有墨水,懂得为人民服务,其他都是假的。”马老训斥道。

  “是,是,爸,我知道错了。”马主任竟像是小学生面对老师一样,一点也不甘反驳。
  “行了,老头子,儿子都这么大了,有人在,你还天天训他,别吓得他下次都不敢来了,我可找你要儿子。”突然一个老太太走了出来,一头银发满脸笑意,穿着朴素的喇叭裤和棉布衫,说话的时候也带着地方口音,像是陕北那边。
  “没事,徐志不是外人,说起来还是我的学生的。”马老抬了抬手,似是站的有些累了,让马主任扶着进了屋,一面不忘抓着我的手,拉着我一起走。
  等到了书房,满屋子里都挂着马老的墨宝,虽然进入社会有快一年的时间,早就没了钻研书法的时间,不过有空的时候,还是会写写画画,看到大学的时候,最喜欢的马老的书法,竟然忘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一个劲的左瞅瞅,右看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