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4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对对,太赞成了,就是这样,我回来这几天好几拨同学找我,让我出去聚会,我都以老婆要临盆为由拒绝了。不过如果小一这次能在同学聚会上,找到如意郎君,那就再好不过的了。”陆原说着,还冲丁一扮鬼脸。
  丁一瞪了他一眼。
  陆原根本不理会她的白眼,又说,“有个标准,你要掌握,在外地工作的不能找,那样很容易造成两地分居,像你嫂子这样,我经常不在家,将来有了孩子就要辛苦多了,所以,找本地的,你将来肯定要调回来的。”
  乔姨说:“找对象不一定要在家门口找,我还不是背井离乡吗?亢州有合适的完全可以定下来,离家又不远。”
  丁一感到,乔姨不大希望自己回阆诸,这一点她前两天就感觉到了。也是,纵观全家,除去爸爸,都是乔姨家的人,包括杜蕾肚子里的孩子,自己的确有些多余。
  陆原又说道:“不行,妹妹不能嫁在亢州,如果她现在有了心上人,而且难舍难分那就另当别论,这都好几年了,亢州肯定没有适合她的人,不然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这就进一步验证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亢州不适合她。所以,她要调回来,要在阆诸成家立业,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小蕾,这个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在这个问题上,陆原的立场非常坚定。
  乔姨白了儿子一眼说道:“那天就说了,这事不急,小蕾的爸爸刚当官,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杜蕾笑了,说道:“别争了,怎么做我心里有数。”

  爸爸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站了起来,一句话没说就回屋去了,乔姨看了看他的背影,也起身跟了进去,可是一会儿爸爸又出来了,重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拿起遥控器,换着频道。
  乔姨也出来了,她尴尬的笑着说道:“小一,你爸爸不高兴了。”
  丁一知道爸爸为什么不高兴,尽管爸爸什么都没说,但是父女的心是相通的。当年就是因为乔姨的一句话,丁一才分到了那么的地方,现在乔姨又不软不硬地阻止丁一往回调,爸爸肯定心里有想法,但是作为知识分子的他,是不会表露出来什么的,尤其是还当着儿女们,不高兴是肯定的。
  要说乔姨待爸爸是没得说,照顾得是无微不至,从头到脚,这一点让丁一很是欣慰,至于她对待自己如何丁一是不会去计较的,只要她跟爸爸好就行了,再说对自己也不错,只是在调动的问题上不积极而已。想到这里她就说:“不可能,爸爸是累了,要不我们睡觉吧。”
  爸爸说:“睡觉。”说着关了电视,起身就又往卧室走。
  乔姨就走进卫生间,把一盆洗脚水给爸爸端进卧室。
  陆原和杜蕾也将一缕毛线倒完,他站起,说道:“明天妹妹去聚会,爸,咱爷俩去家具城看书柜去,正好可以把妹妹送到饭店。”
  爸爸到了卧室门口,听他这么就站住了,说:“家具城卖的书柜都是制式的,如果能根据需要定制就好了。”
  陆原说:“咱们去看看,有专门放画用的书柜,我见过。”
  “是有,太秀气,不实用。”爸爸说道。

  “咱们先转转,看看再说。”陆原坚持着。
  “行。”爸爸一直板着的面孔有了笑意。
  杜蕾说:“我也去。”
  陆原说:“你问妈,妈批准了就带你去。”
  乔姨说:“你们都去,?我看家。”
  晚上,丁一睡不着,不知为什么,每次在这个家睡觉她都很难入睡,如果在妈妈的老房子,她没有这种感觉,回家好几天了,她都没时间去老房子睡,因为爸爸不愿意,她就只好睡在这边的家里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陆原带着爸爸、杜蕾和丁一就出发了,远远的就看到了国际会展中心高耸着的巨大标志性建筑,爸爸就说道:“这个国家饭店我来过,档次不低,看来请你们的人也是很有经济实力。”

  “没有,也是上班挣工资。”丁一说道。
  “我不信,上班挣工资请你们到这里来吃饭?”爸爸持怀疑的态度。
  “爸爸,多高级的饭店也有便宜的饭菜,再说,春节谁吃得下,早就营养过剩了。”丁一说道。
  爸爸笑了。

  这时,陆原指着饭店门口的一个人问道:“是他吗?”
  远远的,丁一就看见饭店的高台阶上站着一个身穿呢大衣的人,一边在看表,一边在左右张望。
  丁一说:“你眼挺尖的,就是他。”
  陆原说:“不错,是长壮了许多。”
  陆原的军车直接冲上了高台阶,停在饭店门口前面,丁一跳下车后,就跟贺鹏飞打招呼。贺鹏飞一愣,他根本没弄清丁一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等他反应过来后,说道:“送你来的?”
  丁一说:“我哥哥。”
  贺鹏飞一愣,想去跟她哥哥打招呼,陆原一踩油门,汽车就驶了出去。
  陆原这招呼也没打成,就向丁一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电动门自动打开,丁一说道:“都谁来了?”
  贺鹏飞说:“我第一,你第二。”
  丁一说:“老远看见你看表,我还以为我迟到了呢。”

  “没有,我一人在房间等得着急,就出来了。”贺鹏飞说着,就领着丁一来到了他要的包间,早就有女服务员给他们打开了房门。
  丁一脱下外套,贺鹏飞立刻接了过来,给她挂在进门的衣架上,这时,女服务员进来说道:“先生,人到齐了吗?”
  贺鹏飞说:“到齐了,点菜吧。”
  丁一刚要坐下,听他这么说,就问道:“就咱俩?”
  贺鹏飞说道:“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昨天晚上给你打完电话后,我就呼了杜涛和萍儿,杜涛和萍儿你还记得吗?”
  “记得。”

  杜涛和萍儿是他们高中时的同学。
  贺鹏飞说道:“我呼了他们后,都夜里十二点了杜涛才给我回话,呵呵,你猜怎么着,这两家伙,居然结婚了!正在海南度蜜月,是旅行结的婚,在家没摆酒席。我说你们俩太不地道了,回来得摆酒席。我一想,都这么晚了,还是别给你打电话了,他们既然缺席,那就咱俩聚,反正那天有好多话没得说,我也不经常回来,你也不经常回来,见面也挺不容易的,在一起聊聊,这样我就没通知你。”

  丁一看贺鹏飞说的很坦诚,就没有再说什么,就说:“杜涛不是早就结婚了吗?怎么又和萍儿在一起了。”
  “呵呵,你太孤陋寡闻了,是不是毕业你就没有见着他们?”
  “是,但是杜涛毕业后不就结婚了吗,我们大家还参加婚礼去着呢。”丁一奇怪地说道。
  贺鹏飞也说:“是啊,我当时是伴郎,傻的跟个桩子似的,他是结得早离得快。”
  “哦,离了?”
  “是啊,不离怎么又能跟萍儿结婚呢?”
  丁一点点头,看了看酒水柜,说道:“我想喝水。”
  贺鹏飞打了自己一下脑门,说道:“我真呆,怎么忘了给女士要水了,服务员。”他开开门喊道。
  服务员进来后说:“您需要什么?”
  贺鹏飞问丁一:“是喝水还是喝饮料?还是酸奶?”
  丁一想了想说:“菊花茶吧,这几天上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