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77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吧继续回到了之前的喧嚣,短暂的平静,平静过后又似大雨磅礴,丽萨她们依旧在喝酒,而我则傻乎乎的坐在旁边,突然的,旁边的桌上有人干仗,这种事情很正常,这也算是夜场独有的一道风景线,没有干仗,那就不是夜场了。
  为的什么事干仗谁也不摘掉,我只是和丽萨她们稍微的躲开了一点,片刻过后,十几个混子气势汹汹的围这其中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旁边有一个人,如果没注意,你不会发现他的存在,鹰眼直视,仿佛一切都那么坦然,中年男子自顾喝着酒,没有半点的惊恐,旁边的那个鹰眼男子就这么的守护在旁边,似乎那些混子只要一出手,这个人就会出其不意的要了他们的命。
  僵持了片刻,那些混子操起了啤酒瓶,几句脏话之后,蜂拥而上,那喝酒的男子依旧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可是旁边的那人却已经出手,我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其他人也没有,但是片刻过后,我只看到那十几个混子一一躺在了地上,哀嚎的叫嚷着,我有点傻眼,这究竟什么人,那么能打,感觉像是在拍电影。

  这事发生之后,酒吧的管理人员上来一番善后,立马又恢复了正常,似乎这事压根没发生过,人们该怎么玩,继续怎么玩。
  凌晨亮点,丽萨她们总算准备离去,几个姐妹都各自打车回去,而丽萨和秋月则随着我一起出门,想着自己也没喝多少酒,估计开个车没什么问题,只要运气不那么差,别碰上查酒驾就成。
  离开酒吧的时候,我看了看邻座的那个男人,总觉得很神秘,继而又看了看他旁边那个很能打的家伙,只依稀看花眼一般,好像发现他的背上背着一个人,双脚离地,一个头挂在男子的肩膀之上。
  日期:2017-08-25 11:44:33
  将已经喝的一塌糊涂的丽萨和秋月搀扶到她们的房间以后,我兀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可是突然的觉得肚子有些饿,于是下楼,开着车子到附近的夜宵摊上弄了点吃的,回来的路上一个女人拦下了我的车子,一个极美的女人,美的有些过于妖艳,美的让人不敢直视,美的让我找不到词语去修饰她的身段,她的模样,即便我梦中的上官青,梦中的候青青与之对比,都不免自愧不如。

  我停下车子问她怎么了,她问我拉不拉客,我迟疑了一番,点了点头。
  于是她便钻进了我的车子,跟我说了一声:“去落云山。”
  我哦了一声,可是下一刻不免有些惊惧,落云山是什么地方?荒芜人烟,只有零星布局的公墓,以及当地的殡仪馆。凌晨三点,一个女人去那里做什么,我不免心中有了遐想。
  开始紧张起来,只不过既然她说去那里,我总不能说不去吧,上了我的车,总得给拉到目的地。

  她真的很美,穿着淡绿色的裙子,颈中挂着一串项链,双目流动,秀眉纤长,却没有笑容,让人觉得一副冷冰冰的感觉,靠在旁边的座位上,路灯一番映照,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如花树堆雪,媚于语言、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她美则美矣,却让人有一种不可高攀的傲气,一路疾驰,她始终没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还寻思着这女子究竟是人是鬼,若是人,好端端的去落云山做什么,若是鬼那还可以理解,只不过心中却诧异,总感觉,这人即便是鬼,那也没什么好怕,世间难见如此佳人,唯有借鬼来说倾城之姿。
  到了落云山,弯弯曲曲的道路两旁,借着月光,依稀可以瞧见那一摞摞,一排排的公墓,几番惊悚,几番寒意,我问她到底去哪里,她淡淡的说道,去殡仪馆。
  于是车子继续往上,开了十来分钟,到殡仪馆门口她下了车,递给我两百块钱,我左看右看,她冷冷的说道:“我是人,不是鬼,这钱你放心,是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并非天地银行。”
  说完之后,转身走进幽森的殡仪馆,我打了一个寒颤,车子掉了个头,一路开这音乐,为了打消恐惧,特意把音量调节到最大。
  总算五点钟回到旅馆,停好车子,刚要下车,发现副驾驶座位上有人遗漏下一串手链,究竟是谁的,也不得而知,可能是丽萨的,可能是秋月的,可能是她那些朋友拉下的,又或者是刚刚去落云山那个美丽女人的,总之不管是谁的东西,还是先睡一觉再说,我已经很累了,把手链放好之后,关上车门,上楼睡觉。
  日期:2017-08-25 12:35:31
  小曼死了,就是曾经说不收我钱,和我发生关系的那个姑娘死了,我得知这个消息时,是她死后的第三天,此刻我正和刘姐,丽萨她们在殡仪馆打算见她最后一面。
  小曼似乎没有家属,此刻居然没有人来认尸,而作为她最好的朋友,刘姐以及丽萨毫无疑问的得来这走一遭,据说小曼是被人谋杀的,可是公丨安丨局给的答案是自杀,案件定性之后,把尸体送到殡仪馆就不再搭理。
  刘姐和丽萨哭的很伤心,在停尸房的一个案台上放着小曼的尸体,只不过外头用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给套着。刘姐和丽萨说要看一眼小曼,殡仪馆的员工叹息着说,你们当真要看?刘姐使劲的点头,员工说道,可以给你们看,但是你们得有心里准备。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想到了一些事情,当初我在殡仪馆上班遇到过一些尸体,那也是没法见人的。
  丽萨说小曼是她最好的朋友,不管她的尸体有多恐怖,自己都不怕,于是员工打开塑料袋,下一刻当我看到小曼的尸体之后,也是忍不住想吐。

  她身上没有穿一件衣服,两个胸脯被割了,**被火烧过一般,留着一个很大的伤疤,两只手的指甲全被拔掉,脸上用刀子割的已经认不出来,头皮稀稀落落的拉松着,可以看到颅骨。
  我不禁质疑的问道:“这尸体没人动过手脚吧!”
  殡仪馆的员工说,拉来就这样,没动过,警方也没动过,这倒更让我诧异了,如果说法医什么的鉴定过,在她尸体上做过文章,那么我可以理解,如果说她死的时候就是这样,那警方是怎么断定她是自杀的,我想不出哪个人自杀能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模样。
  丽萨和刘姐在短暂的不适之后,陷入一番痛哭当中。
  末了刘姐问殡仪馆的员工,就说小曼身生前很爱美,这尸体都这样了,能不能找个专门给尸体修补的人,也让她不至于这样。
  殡仪馆向来有那种给尸体化妆的人,这点我也知道,估计刘姐这么问,她多少也是了解一些,员工说有的,只不过像这种尸体破坏的那么大,一般的修补师,也很难下手,只有让元姑娘出手,或许还能让死者体面一些。

  我问元姑娘是谁,他说是他们馆里顶级的尸体化妆师,不过收费很高,一般人吃不消。
  刘姐说,多少钱她都出,一定要弄体面点。
  于是离开停尸房之后,便把这消息汇报给了馆里的领导,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一个极美的女人,一个令人不敢直视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出现让刘姐和丽萨她俩也是一番惊讶,她从我们身边走过的时候瞟了我一眼,丽萨忍不住赞叹道:“这也太漂亮了吧”
  我认的她,前些日子我拉过她,就是那个女人,这时殡仪馆的领导客气的像她打起招呼:“元姑娘,你来了啊!”
  我才知道,他们嘴里的顶级尸体化妆师,居然就是她,一个美艳到不可方物的女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