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带着老婆孩子从风景区里出来之后,就看到梁丽芳站在车边上等着。看样子,梁丽芳已经办完事了。
  玩了一上午,俩孩子已经一个一边地趴在李牧的肩膀上睡得呼呼口水直流,李牧一手抱着一个走向停车的地方。
  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李牧总算是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了,结果就是,都粘着他不脱身了。这样一来,小黑就高兴了。可不知道一大早的它可是苦死了,先是分别驮着李耀军和李瑾钰,到后来干脆俩小孩一块驮着。小黑分明感觉到,如果继续这么折腾下去,自己这条老腰绝对会断!
  因此,看到那俩小霸王缠着李牧那小子去了,小黑甭提有多高兴,头不晕了,腰不痛了,走起路来也轻快了许多了,就跟着冯玉叶摇头晃脑的卖萌。这畜生也知道喜欢美女。
  上了保姆车,刘妈和冯玉叶就一人抱走一个,放在儿童座椅上让他们继续睡。车队平稳地启动往农场方向返回。梁丽芳这个时候和李牧坐了陆地巡洋舰,除了手机,就他们俩。

  梁丽芳把手机递给李牧,低声说,“我一路跟着他们到市区,他们先是到商场逛了一圈,然后到了酒店。”
  李牧下意识地问,“有拍到可以证明两人关系的视频或者照片吗?”
  “我拍了一些,你看行不行。”梁丽芳说。
  她不会问为什么,也不会问应该怎样做,上级提出要实现的目标,她就用自己学过的方法和技能去实现。上级领导不会问过程,要的只是结果,而她就是过程的执行者。

  李牧打开手机从图库里把最近拍摄的视频和照片调出来看了一遍,微微点头,手机还给梁丽芳,道,“可以,传过来给我。”
  视频和照片都清楚地显示出,小菊和一名陌生男子成双成对非常亲密的逛街,当街接吻,进入酒店,然后进入同一个房间,并且非常的清晰。这些已经足够了。
  晚上熄灯之后,李牧找到了李杭朋。
  “老李,不陪媳妇,到我这来干什么。”
  李杭朋说着,看见李牧手里提着东西,道,“咋的,还给我送礼。”
  “说对了,不过不是这些。”李牧坐下来,把东西放在茶几上,取出来,“我老婆带过来的,今晚咱俩喝点。”
  “五粮液,好东西。”李杭朋眼睛都亮起来了。
  昨晚接风宴喝了不少好酒,铁盖茅台什么的,连刘老班长都忍不住多喝了几杯。自然是冯玉叶带过来的,好酒好烟搬了两大箱,都是从家里老爷子那搜刮来的。
  “我让炊事班的弄俩下酒菜。”李杭朋说。
  李牧道,“你别忙活了,我已经安排下去,等着吧。”
  李杭朋取了酒杯出来,两人就坐下来抽烟,说几句闲话之后,炊事班就送过来了几个下酒菜,还有花生米什么的。
  “来,到这这么些天,承蒙你的照顾,朋头,我敬你。”李牧端了酒杯,说。
  李杭朋说,“老李,你腿有毛病,脑子可没毛病。你肯定有事。不过,这酒我喝。”
  都满上之后,李牧说,“先喝酒,然后再谈。”
  喝了有小半斤,李杭朋问,“说吧,有什么东西送我。我看看够不够判的。”
  李牧哈哈大笑,随即很快收起了笑脸,取出手机,把视频打开,递给李杭朋。李杭朋接过,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看了之后,他的脸色有些抽搐。
  “还有照片,你都看看。”李牧沉声说,“上午我带老婆孩子到风景区玩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这些。我让冯玉叶的警卫参谋去查了一下。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找李杭朋之前,李牧犹豫过很久,想要找一种更加合适的方式让李杭朋知道这件事情,但他最后还是决定直截了当的告诉李杭朋。他相信李杭朋会很果断的做出决定。
  让李牧有些意外的是,李杭朋把手机还给他之后,脸上依然挂着笑容,那是有些无奈也有羞愧的笑容。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李杭朋说。
  李牧大感意外,“朋头,既然你已经知道……”

  李杭朋长叹一口气,“我觉得很羞愧。”
  微微一愣,李牧明白了,重重地松出一口气,笑道,“看来我是想错了。”
  “不奇怪。我没结婚,小菊这个女人看着也勤劳能干。”李杭朋说,“一开始我认识她的时候,的确是动过结婚的念头,挺好的姑娘。可是现如今有些事情啊,很难理解。不理解也没办法,事实就是这么一个事实。现在的人啊,你从表面看是很难看出什么来。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那段时间我很难受。那也没办法,难受就难受。时间长了,咦,我发现我想明白了。说到底,各取所需。我因此,感到羞愧。”

  作为男人,李牧完全能够理解李杭朋,但他不能理解小菊的想法,不过那些已经不重要。
  “喝酒。”李牧说,看见李杭朋欲言却止的样子,他笑道,“朋头,你放心,我不是多嘴的人。”
  李杭朋和他碰杯,“老弟,谢谢了。”
  干杯。
  李牧说,“朋头,有句话我还是要说一说。”
  “好,你说。”
  李牧道,“说到底,还是要找个老婆。”
  李杭朋缓缓点头,“是要好好想想了。以前是不愿意拖累人,现在是人家根本就不给你拖累的机会。想想也是有意思得很。”

  “现如今找老婆都跟打仗一样,狼多肉少,想要找个好姑娘更难。朋头,我认为,你不但要重视起来,而且要拿出当年你在西Z那边打阿三的时候的勇气和毅力。当然,前提是得把战前侦察搞扎实了。等打下来才发现是个假山头,麻烦事就来了。”
  李牧笑道,“这方面我可是过来人。”
  李杭朋哈哈大笑,“你的事情我有所耳闻,你当年作为上等兵追求女军官的故事,全军区都传遍了,成了一桩美谈。”
  “好汉不提当年勇,走着。”
  小酒喝到了凌晨。
  第二天,小菊又过来了,在李杭朋的房间里待了一上午,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总部机关新任老总办公室,副老总陈韬随着机要参谋大步走进冯老总的办公室。机要参谋出去带上门之后,陈韬才在冯老总面前坐下。
  自猎人突击队时期开始,陈韬的官路是一路畅通。先是担任了一部部长,然后是总助,协助分管三部和四部,后来又到最高统帅部那边挂职了一年,回到总部就成了最年轻的副老总。
  甚至有传言说,陈韬会是军改之后的首任老总。
  只是未来再美好,对现在的头疼事也是没有太大的帮助。
  冯老总在批示文件,这个时候批示完手上这份关于某军区申请扩大陆军合成战术训练基地的文件之后,他就放下笔。
  陈韬开始汇报,“老总,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四部的同志对三万多条通讯信息进行了过滤分析,找到了二十多条关键信息。足以证明,天圣组织首脑扎买提的确是经过西北省军区第701边防团的防区逃窜出境的。”
  一周前,西北暴恐组织天圣组织的首脑逃脱了公丨安丨机关的抓捕,越境了。

  日期:2017-04-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