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0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别提了,第一个航次的时候回国,我们去厦门,有个哥们非让我搞几只马达加斯加的拇指猴,给我开到2万块钱一只了,我寻思一个猴子,藏房间里带回去就行了呗,多买点香蕉喂一下,路上死不了就行,没成想让人给盯上了,抓了个现行。”大厨懊恼的说道。

  “你买一只也就算了,你一下搞了20多只,能不扎眼吗?”陈思山生气的说道。
  原来在厦门的小贩子把拇指猴的价格开到了2万,大厨寻思能多搞点就多搞点,花了40美金买了20只猴子,这哥们又对船上的管路不了解,把猴子撞到笼子里放在了空调出风口里,没想到跑出了了10几只,在空调管道里狂奔,最后猴子跑的满船都是,被巡检的海关抓个现行。
  本来花点钱也就算了,海关走了走形式搞了个临时验舱,没想到一下弄出来500集装箱的红木,这下事情大了,本来只是黑市交易,现在成了政治斗争了。
  大厨跟船长一个走私红木,一个走私红猴,俩人被双双抓捕,大厨脸上的伤不是被人打的,而是抓猴子的时候被猴子挠的。
  “船长,我觉的我们船就是因为这个事儿被扣押的。”我忽然想起了老九说的那些话。
  “陈船长,你们船什么时候检的舱?”船长像是觉察到了什么。
  “就是前几天,刮台风那天。”陈思山回道。
  “这就对了,你们船出了事儿,我们船来这边避风,估计被海军以为我们也是走私红木的船,他们登船后没发现红木,然后告我们侵犯领海。”船长若有所思的说道。
  “哎呀呀,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大厨这个罪魁祸首居然还有脸询问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觉的我们应该使劲制造声响,让他们注意到我们,好让我们能尽快的接触他们的高层,或者我们可以绝食,他们不敢让我们死在这的,两个船长死在马达加斯加,国际影响力不好,你们觉的呢?我去踹两下门试试。”陈思山对自己想出来的办法很是骄傲,起身就要往囚门方向走。

  “别介,别介!别踹门!”我挣扎的站了起来。
  “怎么了?”陈思山扭头问我。
  “我求求你了,别踹门了,要踹就踹我好了。”我苦笑着对陈思山说道。
  “额?”陈思山有些迷茫。

  “那个踹门的事儿我们已经做过了,老二的伤就是因为踹门被他们打的,所以我们现在还是老实一些等着看吧,绝食也别想了,我俩快两天没吃饭了。”船长尴尬的说道。
  陈思山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两眼还是一直盯着门看,我挣扎的站了起来,使劲往角落里挪动着,这哥们别一时冲动去踹两脚门,我得找个有力的地形做掩护啊。
  “小龙,你伤的厉害吗?”大厨关切的问道。
  “没啥大问题,又不是没被黑人打过。”我忽然想起了我跟老九被非洲酋长吊打,大厨找人来救我的情形,转眼间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而现在我们又被小黑抓住,此时却无可奈何,我们面对的是强大的马达加斯加海军,船长,老九,青岛小哥,哪怕是公司的董事长,都不可能跟人家相提并论。

  狗洞窗户外面的天开始变黑,紧接着雷声滚滚,大雨倾盆而下,本来就阴郁的心情,现在更加烦躁。
  “哎,现在是马达加斯加的雨季,这雨估计要下2,3个月啊。”陈思山看着窗外一脸的忧虑。
  紧接着大家出奇的安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四个人都低着头,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还好马达加斯加人是好客的民族,晚饭给我们提供了二人份的凉水泡生米饭,两位船长有些心事重重,看上去没有吃的意思,我嚼了几口生米粒,牙被崩的咯吱响,牵动了头部的伤口,剧痛袭来,饥饿暂时放到了一边,喝了几口米味的凉水。
  大厨看上去有些饥饿,狼吞虎咽的把剩下的米饭扫荡干净。

  我倚靠在对着窗户的墙壁上,看着窗外的大雨,连日的奔波加遭受的暴打,我感到非常的疲惫,慢慢的把头埋在膝盖里,睡着了。
  我是被大厨的屎熏醒的,所有人都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大厨尴尬的笑着:“憋不住了,憋不住了。”
  囚室里本来空气流通就差,大厨又哗啦弄一粑粑,我能感觉到陈思山的暴脾气一触即发。
  好在不管什么味道,习惯了也就好了,现在窗外一片黑,雨还在继续下着,我们都已经分不清白天黑夜了,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陈船长,红木很值钱吗?”找不到新是话题,只能把刚发生的事拿出来再交流一下。

  “哎,还不是咱国人炒起来的,这边的红木基本上全部出口到我们天朝,在这边看似不值钱,到了国内价格能翻上千倍,做成家具那就更值钱了。以前的时候都是合法的往外卖,这几年被联合国一个组织强行施压给镇住了,但是这个国家就靠这个来维持收入,这个可以说是国家二把手支持的,二把手支持,一把手反对,所以现在都是偷着干,明着干的时候还有所收敛,只砍大树,小树留着,现在不管大树小树全部一窝端,这边的红木交易基本掌握在当地的几个华侨手里,都是好几亿美金的身家,在这样下去早晚把热带雨林砍成热带沙漠。”陈思山接着说道,表情有些无奈。

  “唉,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早晚会受到惩罚的,关键他们一把手跟二把手干仗,把我们卷进来做什么。”船长也觉的有些无聊,加入了我们的谈话。
  “哈哈,我觉的我就够倒霉的了,集装箱里装红木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个船长,货主的货是你们已经检验好了的,我只负责开船,没想到你们比我们还倒霉,避个风都能搞个侵犯领海罪。”陈思山眯着眼睛笑着对船长说。
  “是呀,不过我觉的问题不大,公司迟早会交涉的,最多一个星期,我估计我们就得被放了,就算不放,我觉得也得引渡回国,怎么说,咱俩也是船长呀,高级职称了。”船长还是很乐观的。
  直到我们四个渡过被关押的第二个星期,船长才意识到完蛋了。
  陈思山的脾气开始变的暴躁,大厨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他拿来说事儿,有几次甚至都要拳脚相加,被船长拉住了。
  “你他妈的这不是害人吗?没事儿买他妈什么猴子?你说你贱不贱?你说你贱不贱?”大厨不知道哪个动作又惹恼了陈思山。
  “哎呀呀,船长,我不对,船长你别急。”大厨也知道自己犯了滔天大错,不停的道歉。
  “他妈的这都半个月了,我们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整天吃着生米粒,你也能吃下去,你心怎么这么大?你自己不想想吗?闲没事买尼玛猴子!我草!”陈思山越说越激动,不停的在囚室里走来走去。
  大厨显然被吓到了,大便都吓了回去,小便也不敢轻易排放,两个腿使劲夹着,表情扭曲。
  “陈船长,消消气,这只是个导火索,本质上不怪他的,咱们现在是卷到人家政治斗争里来了,斗争结束后,我们估计就得被放了,他们现在没有闲心管我们的,我觉的最多一个月,也就一个月。”船长这个乌鸦嘴把囚禁的时间提高了4倍。
  “不知道船上的人还有没有东西吃啊,老九他们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有些失落的对船长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