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9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船长把我上衣撩了上去,小心的按了几下,我疼的直吸凉气。
  “老二,没事儿,就是外伤、”船长安慰的对我说道。
  我把头埋在膝盖里,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着几年跑船遭了多大的罪,先是被朝鲜人民军打,后来是纳米比亚的酋长,接着到了美国海岸警备队,索马里海盗,印尼的海关,现在又稀里糊涂出来个马达加斯加海军,我的人生能不能再忐忑一点,我就是想简简单单跑个船而已啊!
  “老二,你哭什么。”船长推了我一把。
  你他妈的被四五个人拿橡胶棒打十分钟试试,我心里暗道。
  “老二,我们还得继续踹门。”船长把我的头从膝盖里拔了出来。
  “船长,歇一天行吗?”我祈求道。
  “老二,你歇一下,这次换我踹。”船长的眼神像当年的黄继光,坚毅,热血,饱含胜利。

  我往角落里稍微挪了挪,怕不长眼的橡胶棒飞到我的头上。
  船长拖着受伤的右腿,用手时间拍着房门。
  “啪啪啪,草泥马!啪啪啪,草泥马!”船长的骂声跟敲门声有节奏的交融在一起,我竟然有些浮想联翩。
  “嘭!”门被踹开了,船长被房门巨大的冲击力卷到了门的后面,也就是说踹门进来的两个守卫根本没有看到拍门的船长,两个人第一眼看到的还是我。
  “不是我,不是我。”我惊恐的拿手比划着。
  两个守卫扑了过来,我只得拿手重新抱住头,橡胶棍像雨点一样击打在我的身上。
  “船长,我草尼玛!”我嘴里默骂着,眼泪跟鼻涕呼呼的飞了出去。
  几个人又打累了,大骂了几句,摔门而出。

  船长重新爬了过来。
  “二副,没事儿吧?”船长作势要扶我。
  “别动,别动,断了。”我胳膊钻心的疼。
  船长把手搭在我的胳膊上,摸了几下说道:“老二,没事儿,没事儿,皮外伤。”
  “船长,咱要不先别踹门了?”我强忍住疼痛坐了起来,手耷拉到地上。
  “二副,不踹了,不踹了。”船长有些动容。
  我倚在墙上,闭着眼睛,浑身疲乏无力,肚子里又空空如也,竟然慢慢的睡着了。

  醒了的时候我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动动手指都是一股钻心的疼,船长在我对面坐着,也是闭着眼睛,不知道睡没睡着。
  差不多有20多个小时没有喝水了,我感到喉咙里像是沾了厚重的泥沙,干燥粗糙,嘴唇的干皮已经快比嘴唇厚了。
  “船长!”我小声叫着。
  “怎么了二副?”船长猛的站了起来,看来他刚才只是假寐。

  “船长,我渴。”我如实说着,心底最诚挚的声音。
  “二副,你等一等,他们送水了。”船长返了回去,从墙角里拿了一个铁质的罐子。
  我操,监狱还是比较人性化的啊!
  “船长,这不是尿吧?”我居然还有闲心开个玩笑,就是这种乐观的生活态度支持着我。
  “不是尿,不是尿,快喝吧。”船长的眼神充满了鼓励。
  我端起铁罐,咕咚咕咚喝干了。
  “船长,现在是什么时间了,该吃午饭了吗?”喝了水,感觉更饿了。
  “午饭时间应该刚过。”船长把我扶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我刚想大骂狗日的黑人不给弄点吃的,“嘭!”的一声,门突然被打开了,露出一张熟悉的脸。
  “大副?”我惊叫道。

  “老三?”对面那个人也认出了我。
  “你们认识?”船长有些吃惊的看着我俩。
  “船长,这就是以前海神号上的大副,打过船长那个。”我笑着对船长说道。
  “那时候年轻,年轻!”大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大副,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乡遇故知本来是件喜事,没想到现在是这么个情形。

  “一言难尽啊!”大副垂下了头。
  “大副,这是我们船船长。”我对两人相互介绍着。
  “你好船长,我是星海轮船长,我叫陈思山。”大副朝船长伸出来手,原来这哥们做到船长了,我说怎么被抓起来了。
  “你好,我叫戴一仁。”两人握着手正在惺惺相惜,突然“嘭!”的一声,门又被打开了,守卫推进来一个满脸是血,看上去比我还惨的男人。
  “大厨?”船长瞪着眼睛看着他。
  “卧槽!刘叔?”我顾不上身体的剧痛,起身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稀里糊涂的被打了两顿,然后稀里糊涂的又碰到了以前的好基友,这世界真的是太小了啊!
  “刘叔!我是小龙啊!”我扶着老刘,一脸欣喜的看着他。
  “小龙?你是小龙?”大厨看了我一眼,突然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草,这哥们梅毒好了没有,我俩现在可都浑身是血啊!别他妈的把我传染了。

  “刘叔,你病好了吗?怎么又上船了?你们怎么也被抓起来了?”我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
  “唉!别提了,这帮狗日的不是人,诬陷我们走私。”大厨已经哭的上不来气了,大副在旁边替他回答。
  “你们怎么被抓了?”大副问我。
  “我们侵犯领海。”船长笑着说道。
  “刘叔,是不是你弄象牙了?”大厨已经止住了哭声,但是能看的出他受了很大的折磨。
  “哎呀呀,都怪我啊,连累船长了。”大厨抹了一把鼻涕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大厨在泰国回国后,整个人的精神都受到了摧残,不敢回家,在医院住了20多天后病情基本上是控制住了,当然身上的钱也花光了。

  当然他也悲催的发现自己除了跑船,啥也干不了,但是现在抽血化验自己还有病,没办法了只能花钱搞了本假的健康证,然后挨个找以前船上的大副船长什么的,希望能带他一起上船。
  电话打给陈思山的时候,他正准备登船,寒暄过后也就把老九介绍给了星海公司,两人在迪拜登船,跑马达加斯加到中国定线。
  “你们拉什么?”“你有梅毒?”两个船长几乎同时问道。
  “控制住了,控制住了,不传染,不传染。”大厨尴尬的笑着。
  “我们拉红木。”陈思山看了船长一眼。

  “马达加斯加的红木不是严禁出售了吗?听说是联合国施加的压力呀。”船长摸了一下下巴。
  “现在这个社会都是看钱的呀,马国政府分两派,一派搞经济,一派搞环保,租我们船的老板就是跟搞经济的高官挂上的沟,就这个国家,除了木材跟钻石,没有别的经济来源呀。”陈思山叹了一口气说道。
  “既然是有政府支持,怎么还把你们抓起来了?”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虽然有人支持,但是这个也是非法的,我们只能偷着干,把红木装到集装箱里,当成普通商品往外出,这不是大厨弄了点东西,被海关撞见,强制搜船,搜出红木来了。”陈思山有些后悔带大厨来船,这老小子不但有性病还特别容易惹事。
  “大厨,你搞什么东西了啊?”船长也深知大厨好惹事的毛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