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9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就是,他们那个破军舰,就算是追上了我们也不害怕,炮能不能用都不知道,他们全国海军才500人,还不如我们小学的学生多呢。”一个水手应合着。

  “实在不行我们让大厨做饭的时候放点老鼠药,把他们都药死得了,你看那俩狗日的黑鬼,喝面条喝的。”老鬼听了船长说没有生命危险后。腰也不疼了,跟大家说笑着。
  机舱的卡带适时的拿出烟打了一圈,好在这帮海军哥哥给了我们吸烟的权力,要不然就现在这个节奏,不得无聊死。
  “船长,晚上我们20多口子就躺在地上睡?是不是跟他们说一下把铺盖拿过来?”大副想到了这个实际的问题。
  “对呀,总不能躺在这个地上睡吧,我这个腰可不行!”老鬼搭话说道。
  “一会我看一下跟他们翻译官讲一下这个问题,太不人道了。”船长弹了一下烟灰。
  其实我能看出来,大家的心情都很轻松,毕竟抛锚等着又不花自己的钱,工资还照发,等个十天半个月,公司跟这边协商好了,船就开航了。也不用值班,那边几个机工都准备拿扑克牌就地赌钱了。

  “嫩妈老三,这次我们可能真有大麻烦了。”我跟老九席地坐着,他的表情有些沉重。
  “九哥,这话怎么讲?还有我都是二副了,别老叫我老三。”我半开玩笑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以前的时候我们又不是没贴着岸边跑过,就算是越过人家领海,我们是商船,这都是很正常的,那么只有一个原因。”老九谨慎的看了一下四周。
  “什么原因?”我赶忙问道。
  “嫩妈这个国家内部有事儿,就好像当年海神号在朝鲜,金正恩登基,你们不是抛锚抛了半年多吗?”老九缓缓说出他的猜测。
  “我操,九哥,你想的太多了,这里可是马达加斯加共和国,不是封建王朝。”我笑着对老九说道。
  我正准备跟老九解释总统共和制跟帝王封建制的不同,翻译官推门进来。
  “船长,你跟二副出来一下。”翻译官看了一眼船长后说道。
  “九哥,你等我回来我给你慢慢解释。”我冲老九笑了一下,起身跟在船长身后。
  如果我能提前知道我们这一别就是大半年的话,我肯定会给老九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尾随着船长来到驾驶台,路球在驾驶台的引水椅上坐着。
  “船长,海神7轮二副未能及时更改航行通告,将船舶航线画至马达加斯加军用锚地,船长没有及时对此次航线进行更正,且海神7号轮在我方军舰数次警告后未能停止航行,继续在锚地抛锚,侵犯马方领海,我们依照马达加斯加法律依法对你们进行抓捕,你们有权保持沉默,但你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翻译官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跟船长。
  “我草?”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船长说脏话。
  “我草!”船长有说了一次,第一次的“草”是一声,第二次的“草”是四声。
  我还没来的及说脏话,两个黑鬼已经走到我身边,把我的手押在身后。
  “船长,怎么办啊!”我有些慌了,这次是不是要挂了。
  “我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籍,以及国际承认是海员证,你们没有权力抓捕我!”船长的手也被反锁到身后,他大声呼喊着。
  路球对四个黑鬼说了句话,一个人把我身上摸了个遍,把打火机跟烟搜了出来,扔在地上,然后把我强行推着往主甲板走去。

  船长有些蒙圈了,因为公司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个事情,纵使他有个牛逼的老丈人也没有用啊!
  我为了少吃点苦头,很顺从的在前面走着,按照两个黑人的指挥顺着引水梯爬到他们的海军巡逻艇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草你吗!放开我!我草尼玛!”我听到船长在主甲板上大骂着,我偷偷扭头一看,他使劲挣扎着,两个黑人不停的暴击他的头跟肚子。
  “船长!”我有些担心的叫了一句,两个黑人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把我推进了军舰的生活区,打开右手边的舱室门,把我推了进去。
  “狗日的,我草你妈!”我暗骂了一句,蹲坐在了地上。

  “啪!嘭!”门又被打开,船长也被推了进来。
  “我草你妈!你麻痹!”船长拍着舱门大骂着。
  “船长,你没事儿吧!”我的眼睛已经能适应黑暗,看到船长的头上已经满是血了。
  “我草他妈,这都什么事儿啊!”船长停止大骂,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并排靠在一起,坐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脑子里非常的乱,稀里糊涂的居然被人抓起来了,下一步是什么?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军舰柴油机启动的声音,紧接着舰身一阵抖动,军舰的螺旋桨转了起来。
  “船长,他们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我一脸惊恐的瞪着船长。

  “二副,放心吧,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船长擦了一把头上的血接着说道:“我们的AIS信号公司都知道的,他们不会坐视不管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船长,两个人就这么靠着墙,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有支烟就好了。”我心里暗想道。
  军舰的减摇鳍效果很好,我能听到到外面台风过后的涌浪拍打在舰体上的声音,但舰身晃得并不是特别厉害,行驶了大概1个小时,军舰开始减速,紧接着听到了船靠泊的声音。
  “船长,是不是靠上码头了?”我推了一把船长。
  船长刚才被两个黑人击打了头部,听力似乎有些受损,他竖着耳朵使劲听着。
  “对,倒车了,右满舵,靠码头了。”船长站了起来,我们都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两个人都有些局促不安。
  “二副,不管发生什么,记住,不要说我们有罪,你只要坚持,我们因为大风浪被迫抛锚就行,不要管他是不是军事锚地!”船长扶着我的肩膀,虽然舱室里漆黑一片,但是我还是能看到他坚毅的眼神。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舱室门被粗暴的打开,我跟船长又被拖了出去。
  “老二!记住我给你说的话!”船长又朝我喊了一遍。
  走出军舰的生活区,阳光有些刺眼,码头上停着一辆军用的吉普车,船长跟我被推搡到吉普车里,手被手铐反锁在身后。
  我跟船长坐在吉普车的后座上,两个持枪的黑人分别坐在我们旁边,船长已经知道了反抗意味着被暴打,他不再做激怒黑人的动作,很安静的坐在后座上,眯着眼睛,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陶拉纳鲁是马达加斯加南部的一个小城镇,我已经无暇关心此地的风景,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路很崎岖,吉普车开的不是很快,走了大概1个钟头的样子,我们被带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建筑跟前,高高的围墙,顶上布满了铁丝网,还有高高的瞭望台,有拿枪的守卫。
  “我草!船长,这是监狱!”我大叫着。
  按理说我们不是要有个公益律师为我们打官司,有罪才收监吗?怎么现在直接就送进来了。
  我开始抗拒的挣扎,这他妈的进去要待多久啊!船长也有些慌乱,紧跟着我俩开始愤怒的大叫着,黑人士兵很强壮,我们像小鸡一样被他们提着,硬拖着,塞进了围墙里面的小囚室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