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9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船长,我们去哪?。”老九赶紧把话题转移。
  “美国。”船长深沉的说道。

  “船长,不知道上次叛逃的那个机舱老王现在怎么样了,这次可得做好思想教育工作啊!”我有些担忧的对船长说。
  “嫩妈,老三,老王那小子老牛逼了,这小子在国内欠了一屁股的债,放高利贷的,后来窟窿堵不上了,也够狠的了,老婆孩子都不要了,哗啦跑美国去了。”老九不知道在哪里得来的小道消息。
  “他现在应该在美国混挺好了吧。”我有些羡慕的说道。
  “死了!”船长说话太简洁了。
  “咋死的?”老九老二跟我都瞪眼看着船长,还没能接受这个事实儿。
  “好几种说法,一种说是闯红灯跟丨警丨察装逼,以为人家跟国内一样好欺负,没成想直接就给毙了,还有一说法是被黑人强bao后枪杀了。反正说啥的都有,总之就是个惨死。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么。”船长慢悠悠的对我们说道。
  “嫩妈哪里都是排斥外地人呀!”老九说了句特别有哲理的话。
  虽然海神7被海盗的火箭弹打掉的驾驶台左翼已经看不出来曾经遭受的摧残,老九跟我站在左侧瞭望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当年的战争的气息。
  “嫩妈,船长,当年你在巴基斯坦就回国了,没跟我们并肩作战呀!老刺激了!”老九看了一眼船长。

  我知道老九内心想说的是嫩妈比的你个不要脸的玩意儿,撇下我们一帮子人撒丫子就跑了,让我们顶着海盗跑了这么长一圈。
  船长笑的有些牵强,拿脚踢着驾驶台的地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船长,咱这次还跑亚丁湾吗?要是跑,您提前说一声,咱们一起下船,这可是玩儿命啊。”我对船长说道。
  “公司说了,假如跑亚丁湾,会上4-6个雇佣兵,都有重武器的。”船长笑着说道。

  “对了,上次那俩雇佣兵还行吧?”船长问道。
  “嫩妈可别提了,比无痛人流速度都快,战争还没开始,就把腿卡折了,那个更有意思,哗啦天上掉一雷达,当场植物人儿。”老九描述的很有喜感,大家都乐不可支。
  海神7上的大厨是烟台木平人,包的一手的鲅鱼馅的大饺子,只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木平了。
  二副似乎还没能从离婚的阴影中走出来,整日的郁郁寡欢,烟的量已经是以前的一倍了,吸烟让人早泄,我有时真看不下去了,二副再这么吸下去,破50米速滑的世界纪录指日可待了。
  航行的第三天中午,已经12点多了,二副还没有来接班,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没想到他妈的居然二副失踪了,昨晚上交班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呀,大副说接班的时候也没见什么异常。倒是三鬼凌晨5点多的时候区后甲板撒尿的时候看二副坐后缆桩上吸烟来着,俩人还聊两句,三鬼还问他吃不吃泡面,弄完泡面回来后就看不到二副了。

  二副早上5点跳海的消息在10秒之内传遍全船。
  “5点到现在,这都开出来100多海里了呀!这怎么整?回去找找?”我哆嗦着问船长。
  船长不敢贸然行动,船的AIS信号公司都能看的道,贸然调转船头,公司再以为全船叛逃了,船长赶紧打卫星电话问了一下人事经理。
  卫星电话的声音很大,我能从船长的电话里隐隐约约听到海务经理为难的说:“小戴啊,8个小时了,人早就没了,公司给船员都买了巨额保险了,你现在要是回去,耽误一天的时间,租金就是好几十万啊!

  这是老板的女婿打电话,假如只是一个普通的船长,公司估计直接一句你妈逼死个人不够一天的租金,你到是他妈的赶紧往前开啊!
  一个水手在二副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封揉成一团,写了一半的遗书。
  船长打开揉的皱皱的纸,我透过船长的指缝,一张普通的A4草稿纸,内容很简单,就六个字,前三个是我爱你,后三个是我恨你。
  二副写我恨你的时候估计非常气愤,能看到笔把纸都戳了个大窟窿。

  “嫩妈,不就是个女人么,二副这小子心真小!”老九嘴上骂着,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一丝的伤感。
  不到一周,已经是两个人的死讯了,机舱老王为了钱,二副为了情,不知道谁的道义更高一点,不知道谁的死更值一点。
  二副的内幕消息也很劲爆,他回国后发现自己老婆与人通奸,一气之下离婚上船,在船上想了很久,他忽然发现自己除了船,居然什么都驾驭不了。
  我也感到万分的悲凉,除了船,我还能驾驭什么。
  二副的死让我的人生观得到了飞跃,也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提成了二副,公司发报在美国更换三副,并告知因为二副的失踪,美国的PSC以及移民局的检查会近乎变态,请船长注意。
  船长首先对全船开展了政治工作,上次叛逃的老王在他嘴里成了所有残酷版本的重叠版本,老王孤身一人来到美国之后,移民局给介绍的工作是清理下水道,清理完之后被黑人房东强bao,每日都强bao,然后出门闯了个红灯被丨警丨察击毙。
  “我日,这哪是美国啊,这不是地狱吗!”大家听完船长的话,都菊花爆冷,别说叛逃了,连下地的心都没有了。
  政治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全船开展了PSC零缺陷内部大检查,模拟PSC登船,由于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些,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船长不停的要求值班的水手,不管什么人等船,必须需要他们的证件,需要他们登记!假如在美国,有人没有登记就能进入船舶内部,这条船将有协助别人偷渡的可能,是必须制止的!所以不管是谁登上海神7号,值班的水手总会威武的说道,请签字!非常的装逼有气势,而在老美看来,值班人员越有气势,船舶越安全。

  海神7来到查尔斯顿的锚地,移民局的飞机早已经在上空等待,首先是对全船进行搜索,确认二副真的失踪,而不是藏在船舶的某个角落,又将船长大副召集在一起,询问了二副的具体失踪时间,船位,地点,是否放艇搜救。
  还好美国人是讲道理的,人确实失踪了,而且不是人为杀死的,他们也就都随即离开了,即便这样,靠码头之后,还是有不少美国丨警丨察上来询问,参观二副的房间。
  还好在家休假的时候,海神公司给所有人都办理的美签,不然到了这里,又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地而不能触碰。
  我跟老九沿着当年老王成为美国人时走的那条路,唏嘘着看着美利坚合众国的风景。
  “九哥,这可是大美利坚啊!咱俩跑了算了。”我戴着墨镜,跟老九出了港区,走了接近1个小时了,连个人住的房子都没看到。
  “嫩妈,就这破地方,啥玩意儿都没有,你看看,嫩妈就一条路,跑了连个饭店都找不到。”老九走的有些累了,我俩蹲在一望无际的公路上吸着烟。
  “他妈的美国咋这么荒凉呢。”我暗骂了了一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