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9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这个妞,我忽然感到特别的悲哀,因为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们暂且叫她小罗娜尔多吧。
  小罗娜尔多命运忐忑,刚生下来就一风尘的妈,还一个喜当爹的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亲爹,从小缺乏教养,长大后双亲又相继下地,最终流落风尘中。
  “九哥,不行你就认了吗,也算是给老政委补偿一下了。”我恳求老九道。
  “九哥,毕竟事情是因你而起的,要不是你给政委说这个地方,政委也不会来,不来也不会出这个事儿,这姑娘长的也怪俊的,你收了也不亏。”我接着说。
  “嫩妈,合着这个事儿还怪我了?”老九把酒杯重重的放下。
  “水头,老政委也算是糊涂一时,这姑娘挺可怜的。”船长点了支烟,感慨道。
  小罗娜尔多跟球王一直看着我们三个人,她对着球王说了一句话。
  “嘿,她问我你们是不是认识他父亲?”球王看着老九。
  “九哥,这姑娘真挺可怜的,你就当帮我个忙,假冒下她爹。”我郑重的看着老九。
  “嫩妈,我给你们讲,我就没见过那样的人,嫩妈,在日本告诉全船不能下地捡垃圾,就他自己去,不让人找小姐,就他自己去找,嫩妈你找就找,还不戴套,想想就嫩妈生气!”老九大叫着,还没见他这么恨过一个人呢。
  小罗娜尔多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老九,似乎没想到他为什么会发火。
  我有时间一定得学一下葡萄牙语,这特吗的太重要了,看着这么一个身材暴躁,长相漂亮的妞,但是却无法交流,我心里甚是窝火。
  小罗娜尔多显然被老九吓到了,往后退了几步,有点想离开的意思,我赶紧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把她拉了过来。
  妞有些抽泣,嘴里哇啦啦的说着,表情很是痛苦,我跟随着她的表情,也是悲伤万分。
  “哥们,赶紧翻译一下啊!”我对球王说道,老九跟船长也瞪大眼睛看着球王,急切的想知道姑娘说的什么。
  球王一脸错愕的表情:“对不起,我没听清。”
  “草!”“傻逼!”“嫩妈!”我们三个异口同声的骂道。
  爱尔兰人羞愧的低下了头。
  小罗娜尔多看我们三个说着非英非葡的语言,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了,抽泣的频率跟声音都加大了。
  我有些于心不忍,抬头看了一眼船长。
  “老三,你别看我,我年龄不够,我要是跟水头这个年纪,早就认了,多一女儿出来,都长这么大个了,多好的事儿。”船长说话的时候不停的看着老九。
  老九虽说是外表霸气,但是心地非常善良,他仔细考虑着,这件事看上去不怎么吃亏。

  “嫩妈,好吧好吧,我喜当爹一回!”老九摆了摆手。
  “嘿,他是她的亲生的父亲!快告诉她!”老九话还没说完,我就拉着球王让他翻译。
  球王都要崩溃了,他只是一个热爱台球的爱尔兰流浪诗人,没想到在这见证了一场伟大的中巴爱情,以及爱情结晶在20年后与穿越的第二个喜当爹的父亲在酒吧相认的情形。
  “他是你的父亲!”球王哆嗦着扶着小罗娜尔多的肩膀,欣喜的对她说道。
  “来5杯酒!”我对酒保说道!
  一人分了一杯酒,四个人紧盯着小罗娜尔多,大家都在想象着妞得知这一重磅消息后会是什么表情。
  没有期待中的欣喜若狂,也没有电视剧里的相拥而泣,妞苦笑了一下端着酒对球王说着什么。
  “嘿,她说她有她父亲的照片,根本就不是你,是一个瘦瘦的中国男人。”球王对我们说道。
  “左脸是不是有道疤?”船长跟老九几乎同时问道。

  “快翻译!”老九跟船长大叫着。
  爱尔兰人委屈的都要哭了,我他妈招谁惹谁了,但还是很顺从的把话翻译给小罗娜尔多。
  巴西妞这个时候才表现出了惊讶,紧接着有些欣喜,我们暂时把球王翻译放一边,改成我们跟小罗娜尔多的对话。
  “你们认识我的父亲?”小罗娜尔多眼神有些发光。

  “是的,我们跟你父亲都是朋友。”船长首先说道。
  “我很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小罗娜尔多饶有兴趣的问道。
  巴西女人就是不一样啊,上来就先问自己爹是个什么样的人,假如是一个中国女人知道自己有一个外国爹的时候,我感觉肯定会问是不是富豪!能不能移民!
  船长有些尴尬的挠挠头,这怎么说呢,说他是正人君子?也没人信呀,那说他风流成性?那岂不是破坏了妞心目中父亲高大的形象。
  “你父亲是个英雄!”船长嘴上这么说着,心里估计在想:狗日的政委,老子给你长脸了!
  妞终于挨着我们坐了下来,听船长讲她父亲的故事。

  经过小罗娜尔多的同意之后,我给她拍了好多照片,大家也或单独或共同的跟她拍了几张合影,
  我跟小罗娜尔多互相交换了FACEBOOK,当然这个东西在天朝并不能用,但是最起码有了联系方式了。
  “有机会一定到中国来!”我握着小罗娜尔多的手。
  “不要告诉我父亲我的存在。”小罗娜尔多看着我们,眼神里充满了祈求。
  她也许觉得自己保守的中国父亲肯定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是个**。
  “嫩妈,回国我就把照片发给周XX,让他看看,让他老婆也看看!”老九低吼着。
  “水头别介啊,政委可是连续18年评为公司洁身自好小标兵啊,哗啦出来一巴西私生女,你这不是要他的老命么!60多的人了,让他消停消停吧,老两口子别因为这个再离了婚。”船长安抚着老九。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想起越南的卫检官,她会不会也已经给我生下来孩子,找个喜当爹的男子过日子,我有生之年会不会再经过那个港口,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
  夜已深,三人告别老政委遗留在拉丁美洲的种子,一路唏嘘的回到酒店,我一路不能平静,甚至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环我们住的酒店的四周不是很大,我们也除了那个酒吧也没有值得去玩的地方,三人经历了老政委的囧事,也都不敢轻易猎艳,生怕遗留些什么,导致20年后无从弥补。
  好在巴西人民的罢工就是意思一下,几个带头的领导人**之后,也就开始妥协,码头得以正常运行,我们也在到达里约热内卢的第6天重新登上海神7号,这艘熟悉的巨轮。
  二副居然是老熟人宋鑫,就是跟老婆弄事被我们偷看的那个哥们,不知道现在的时间怎么样,当初差点破了博尔特的世界纪录。
  “二副,你来了多久了啊?”看见老熟人,我感到特别的亲切。
  “我在克罗地亚下船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就上来了。”二副见到我们,也非常高兴。
  “嫩妈,老二啊,你在家就歇了一个月啊?你老婆愿意让你走啊!”老九开玩笑的说道。
  二副尴尬的笑了笑说:“离了。”
  他说完到是轻松了,我们几个尴尬了。

  “嫩妈,离了好,离了好,她肚子上那颗痣克夫。”老九顺嘴说了出来。
  额,这次大家都尴尬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