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74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出生于紫砂世家,所制茶具、雅玩达数十种,无不精美绝伦,他还开创了壶体镌刻诗铭之风,署款以刻铭和印章并用,款式健雅,有盛唐风格,作品名孚中外,当时有“海外竞求鸣远碟”之说。
  他开创了壶体镌刻诗铭作装饰,署款以刻名和印章并用,把中国传统绘画书法的装饰艺术和书款方式,引入了砂壶的制作工艺,使原来光素无华的壶体增添了许多隽永的装饰情趣,也使砂壶更具有了浓厚的书卷气,再加之诗铭、书款的书法雅健娟秀,富有晋唐笔意,从而把壶艺、品茗和文人的风雅情致融为一体,极大的提高了砂壶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成为真正的艺术品进入了艺术殿堂,这是陈明远在壶艺发展史上建立的卓越功勋。

  夏邦浩研究紫砂壶多年,这一点绝对不会看错,只不过,刁一品说是这壶只买了几千块,自己也就顺水推舟了,毕竟自己的心里实在是太喜欢这壶了。
  他把壶拿下了,心里却忐忑不安,他害怕刁一品和赵大奎会对自己提出,自己能力所不及的事情来麻烦自己,没想到,刁一品从始至终什么都没说什么苛刻的要求,只是说赵大奎的公司进入生态新城,这就让他多少有点放心了。
  回到住处,女儿夏燕在房间。
  看到夏浩邦,女儿就说了,最近听说邬大光的事情,也听人说这个事情和秦书凯一定有关系,希望父亲最近要注意,是不是也参与邬大光的事情。
  夏浩邦就对女儿说,邬大光的事情其实就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现在秦书凯提拔走了,那么浦和谁去做书记那才是关键,而邬大光这个人沉不住气,所以被人先给拿下了。
  夏燕说,她今天遇到邬大光的老婆,那个女人说邬大光是被人算计的,一定要为邬大光报仇,我就想这样下去,迟早邬大光的老婆也会被人给算计了。
  夏浩邦就说,现在邬大光在里面把事情都扛了下来,目的就是让他的老婆能够平安,如果继续闹下去。是不是那些人的对手,也就很难说了。
  夏燕说,邬大光以前和你联系很多,我想你还是要注意一点,邬大光事情也许是开端,有人议论说,此事和秦书凯一定有关系,我想秦书凯那个人真的不是个东西,仗着普安土生土长的优势,似乎对任何人不放在眼里。

  夏邦浩说,这都不是主要原因,只要是这个人很会拉关系,这次的常委副市长,就说明市领导虽然不待见,但是却是省里领导的心腹,不得不让人考虑很多。
  不得罪上级领导的权臣,是官场成功的关键。
  古往今来,世事复杂多变,险象环生,危机四伏,宦海官场中,更是难有宁日,任何时候,都有善于钻营、巴结奉承而受到重用的“能臣”。曾国藩早早就涉足官场,对里面的“猫腻儿”自然是洞若观火。
  总结数十年为官之道,曾国藩认为:“不得罪巨室,乃为官不败之道也。”巨室,即势家大族也。官的人无不知道个中奥妙。如果在一个大城市,同驻两个各不统属的机构班子,官与官就很难相处了。特别是再加上一个旗人“县官”,一个汉人“县管”,那麻烦就更多了。同治六年忪元1868年)六月,曾国藩被授予武英殿大学士,其后,由于筹办“剿”捻的后路军火有功,封予他云骑尉世职。

  在一年中数次升迁,曾国藩可谓荣耀之至,这也表示清政府似乎对他很重视。可是,恰恰相反,曾国藩总是感觉到一个阴影一直围绕他,这就是曾国荃弹劾官文一事。
  官文是旗人,在汉宫密布的长江中下游地区,深得清政府的器重,授以湖广总督之职。曾国藩率湘军攻破金陵后,在“红旗报捷”中,曾国藩将头功让于官文。胡林翼任湖北巡抚时,最初很看不起官文,据薛福成回忆,胡林翼与官文初时一为巡抚,一为总督,一驻长江上游,一驻下游,矛盾很大,但胡终以坚忍胜之。二公当湖北全境糜烂之时,皆竭蹶经营,各顾分地,文忠尤崎岖险阻。后来,有人劝说胡林翼说:“公不欲平巨寇耶?天下未有督抚不和而能办大事者。且总督为入坦中,从善和流,公若善与之交,必能左右之之,是公不啻兼为总督也。合督抚之权而剿贼,谁能禁之?”胡林翼大悟,便亲自拜见官文。两人遂和好。

  既然官文不可动,那么为了“剿贼”大计,胡林翼遂处处忍让推功于宫文,以笼络官文,甚至不顾他二品大员的体面,做起官文宠妾的干哥哥。更有甚者,当官文的宠妾过生日时,胡林翼竟率领所有文武一同贺寿,可谓献媚至极。
  关于胡林翼为官文宠妾贺寿之事,梁启超在《新民丛报》的记述很详细,亦相当有趣,特摘录如下:官文恭有爱妾,常欲宠异之……值妾生日,伪以夫人寿辰靠百僚,拟侍贺者上门,然后告以实为如夫人也。届期客集,藩司某已上手本矣。阍者以实告,藩司则大怒,索手本去,胡文忠(胡林翼谥文忠)亦至,询其故,藩司日:“夫人寿辰,吾侪庆祝,礼也。今乃若此,我朝廷大僚岂能屈膝于贱妾!”卒索手本去。

  胡文忠从旁赞叹日:“好藩台!”乃语甫毕,竟自昂妒“年家眷晚生胡林翼顿首拜”之帖入祝矣。当藩司之索手本也,道府以下纷纷随索者不少,及胡文忠以巡抚为之祝,则又相随而人。官氏妾几于求荣反辱,得文忠完其体面,妾大德之。文忠和文恭(官文)之爱而畏其妾也,归署乃以夫人之讲官妾宴,并告太夫人善侍之,妾至,胡太夫人认为义女。自是官文有不同意见,妾日:“你懂什么!你的才具识见安能比我胡大哥,不如依着胡大哥怎么做便怎么作罢!”官辄唯唯奉命唯谨。

  自此官胡交欢,而大辂之成实基于是。
  夏邦浩知道,自己现在和秦书凯已经是对手,要想成为和谐的同僚,似乎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可是,事情的发展不是按照个人的想法为转移的。
  普安市再次爆出大新闻,第二天,夏邦浩跟赵艳的**视频也出现在了网络上,一时间,普安市官场传言四起,接连两个领导干部都栽倒在了女人的石榴裙下,这也算是本地官场爆炸性的新闻了。夏邦浩和邬大光都成了普安市官场众人最近热谈的中心人物,当夏邦浩被省纪委的人带走后,所有人的心里都在猜测,下一位因为这种桃色事件而倒下的官员,又该是谁呢?
  这年头,有钱人包个二奶也不过是平常事而已,就算是没钱的人作风有点问题,也就是名誉受到些影响罢了,而当领导的一旦惹上了这种麻烦,小范围的知晓内情倒也没什么大碍,一旦闹出了大动静,那可就成了对手打压的把柄。
  日期:2018-04-10 07: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