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岩说:“我查了有关法律条文,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按照刑法的有关规定,在生产、销售的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销售金额达到五万元以上,即可构成犯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按照刑法的规定,对于构成本罪的行为,根据其销售金额的不同,分别给予不同的刑事处罚: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不满二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在二十万元以上不满五十万元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五十万元以上不满二百万元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共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但是,好像所有的法律条文都没说致死人命的该怎么量刑。”

  彭长宜说:“肯定在量刑上会重判。”
  “判谁?”林岩问。
  “法人呗。”彭长宜说道。
  “那就是邢雅娟的嫂子?”
  彭长宜笑了,说道:“难道还会是别人,别操心了,哈哈。”

  林岩说:“想想当初那么高调的夺标,不惜将自己的隐私都当成了竞争的砝码,使其他人望而却步,几乎一夜之间就让全体亢州人认识了她,这个女人的确不简单。”
  “呵呵,是啊,女人一旦疯狂,还真是可怕。”彭长宜似乎觉得这话说得不合适,连忙就闭住了嘴。
  江帆说:“长宜,你刚才说对方对咱们工作不满意,是公丨安丨部门还是质检和工商部门?”
  “都包括,首先酒厂销毁账单他们不满意,其次是酒厂制假售假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咱们当地没有发现?”

  “哦——”江帆陷入了沉思,半天才说:“小林,你记一下,上班后,咱们要借助这件事,在全市来一次食品安全大检查。”
  “好的。”林岩应声道。
  彭长宜心想江帆这个举措不错,既能消除一些不良影响,也能做一些马后功,他就说:“有必要,毕竟眼下还没出正月,而且还有一个元宵节,检查的重点就放在假酒上。”
  江帆说:“对啊,我们总是要有个态度,人家北京替咱们发现了问题,必要的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另外,食品安全还真是大问题,这一点也确实要整顿,不容忽略,回头开个专题会议,研究一下。”
  回到亢州后,林岩和彭长宜帮着江帆把东西拎上宾馆他的房间,彭长宜看了看表,江帆说道:“你还有事?”
  彭长宜说:“没事。”

  江帆说:“如果没事的话就一起吃饭吧,聊会儿。”
  林岩说:“我去安排,过会你们就下来。”说着,他就要去沏水。
  彭长宜说:“你去安排饭吧,我来。”
  林岩走后,江帆进了卫生间,洗了洗脸,活动了一下双臂和腰身,说道:“还真累!”说着,就坐在了沙发上,把腿翘在沙发的扶手上,半躺着。
  彭长宜给他断过一杯水,说:“一会吃完饭您泡个澡,休息一下。”
  江帆闭了一下眼睛说道:“嗯,有时一阵一阵的我还真感到累!”说着就闭上了眼睛。
  江帆第二次说自己累,彭长宜就不会单单往旅途辛苦方面去想了,就说:“是啊,您也该注意休息。”
  江帆睁开了眼睛说道:“长宜,今年有什么打算没有?”
  彭长宜笑了,说道:“没什么打算,过了两会,就开始着手干我的事,清理小石棉厂……”
  江帆摆摆手,说道:“我不是说这个。”他顿了顿,说:“长宜,不瞒你说,我忽然感到有些事要着急去做了,有一种时间紧迫的感觉。”他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说道:“两会过后,我准备去跑跑你的事去,另外今年我想把小林放下去,这两件事必须要做。”
  彭长宜笑了,说道:“为什么?”
  “不知道,有一种处理后事的感觉。”他靠在沙发上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发生什么事让您悲观了?”
  “也没发生什么事,完全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从春节前就有。”江帆皱着眉说道。

  彭长宜说:“我的事还要对机会,不急,我在北城也很滋润,您千万别有负担,再有,小林您用着越来越顺手,放下去你身边就没有这么贴心的人了,再培养起一个新秘书还需要时日。”
  江帆意味深长地说:“我不能太自私了,小林跟了我好几年了,也该放下去了,岁数也不小了,我不能耽误了他。”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您这样想也对,去哪儿呢?”
  江帆说:“目前还没想好,不过我的秘书肯定不能安排太差,我想把他安排在市区。”
  彭长宜想了想,目前三个区和开发区都没有太合适的位置,就说:“开发区倒是可以考虑。”
  江帆摇摇头,说:“开发区不行,当行政一把手资历太浅,丨党丨委副书记有点委屈他,并且万一我不在这里了,他想上来就太难了。”
  彭长宜笑了,说:“小林真幸福。”
  江帆也笑了,起身喝了一口水,说:“你也幸福。”
  彭长宜说:“是啊,我们都遇到了仁义的领导,知道心疼伙计,处处为伙计的前途着想,不过,您要调走吗?”彭长宜突然问道。

  江帆说:“我总会有调走那一天的,有一些事情不得不考虑,樊书记连司机都考虑到了,我先考虑秘书吧,你还有校长背后支持着,如果我调走了,我的秘书和司机不会有人管。”
  江帆说得是官场常态,大凡一个领导走后,尤其是主要领导,如果他们的秘书和司机不提前安排好,没有人会安排他们的,谁有谁的人,所以一般前任领导的秘书或者司机,大都不会再有出头之日。官场就是这样,你受宠于旧主,就未必会得到新主的宠信。
  秘书升迁的快与慢,不完全取决于秘书本人,还要看他服侍过的领导,领导能耐大,秘书就上得快,领导能耐小,秘书就上得慢,领导把秘书看做是感情的投资,当做权力的延续,秘书则把领导当做可以攀援的大树,是依附领导而生的,所以说,领导和秘书的关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一般聪明的秘书,都会权力辅佐领导上位,尽可能的规避和预防领导的政治风险,及时弥补过错,使领导尽可能少的出现纰漏。领导仕途顺利,他也就能仕途顺利。

  彭长宜听了江帆的话,就笑着说:“呵呵,那就太好了,您调走肯定是高升。”
  “正常情况下是,但对于我来说未必。”江帆有些忧虑。
  “为什么?”彭长宜不明白了,他一直认为翟炳德很器重江帆的。
  江帆笑了,说道:“预感,完全是预感。”
  彭长宜感到江帆不会是凭白无故地就有预感,一定是有什么事,就说:“出了什么事了吗?”
  江帆叹了一口气,说道:“年前我回北京了,找到了岳父,跟他摊牌了。”
  彭长宜张了张嘴,没说话。
  “他不同意我们离婚,而且话里话外还有一些威胁的意思。”
  彭长宜明白了,难怪江帆会有这种忧患般的感觉,就说:“难道您岳父还能干预到您的前程?”
  江帆苦笑了一下,说道:“你有所不知,我出来挂职,说白了,第一想离婚,第二就是想自己闯出一片天地,可是没想到还是没有逃出如来佛的手心,他是翟书记的老首长,翟书记给他当过几年警卫员,后来被他送去读书深造,这个情况我也是后来当上市长后才知道的。所以,我的危机感就是这么来的。”
  彭长宜点了点头,对江帆充满了同情。他说:“要不,您就再等等,也许再等几年,您就不想离婚了呢,岁数大了,许多恩怨也会随之消失的。”
  “不会!”江帆坐起来,说道:“在这个问题上我不会妥协,更不会委屈自己。”江帆坚定的说道。
  彭长宜看着他,感觉江帆有些悲壮。

  “一点都没有您可以留恋的东西了吗?”彭长宜指的的他跟妻子袁小姶之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