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3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近沈芳比较迁就他,如果不是原则问题,一般都不和他吵了,毕竟男人现在在外面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而且见面时间也短,每天晚上很晚才回来,沾枕头就睡着了,很少有沟通的时候,妈妈就曾经无数次地劝她,让她要学会笼络自己的男人,他现在翅膀硬了,外面的应酬也多,诱惑也多,随便找个理由都能不回家,所以千万不能把男人往外推,要多理解和支持。如果不是妈妈一再相劝,估计沈芳会和他吵上一百次了。

  初二下午,彭长宜回到家,把暖气炉打开后,先去了隔壁刘忠家,因为他们走时,把钥匙给了刘忠家一把,让他们帮忙照看暖气。刘忠夫妇没在家,只有他儿子在家看电视,尽管他们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谁都不互相给孩子压岁钱,给来给去的太麻烦,彭长宜看见小家伙后还是忍不住给了孩子一百块钱的压岁钱,嘱咐他锁好门后就出来了,他就从里面的田冲家开始,礼节的串了门后,最后才去的任小亮家。

  任小亮家里养了一条很大的狼狗,白天被圈在一个大狗笼子里,晚上就放出来,听到狗吠声,梁晓慧从里面出来,说道:“长宜来了。”
  彭长宜说:“嫂子,过年好。”
  “过年好。”
  彭长宜进了屋子,任小亮没在家,孩子在看电视。梁晓慧连忙端过来瓜子和糖果,彭长宜边磕瓜子边问道:“任书记串门去了?”
  梁晓慧脸就耷拉了下来,说道:“谁知道他跑哪儿去了?”

  彭长宜感觉他们好像闹别扭了,就没再问。
  梁晓慧说:“你们回老家怎么没多呆几天?”
  彭长宜说:“她们娘俩还在老家,我提前回来了。”
  “哦?她们没跟你一块回来?”
  “没有,过两天我再回去接她们。”
  “长宜,看你多顾家,可比我们家小亮强多了。”梁晓慧说道。

  彭长宜笑了,心说,这话到了沈芳嘴里就变成:看人家任小亮多顾家,今天家里添个空调,明天添个自动洗衣机,可比你强多了。
  “长宜。”梁晓慧郑重其事的说道:“这么多年咱们一直做邻居,而且你又和小亮到一块儿工作了,关系一直处得不错,今天没有外人,你跟嫂子说句实话,小亮是不是外边有人了?”
  彭长宜一愣,说道:“嫂子,你这是哪儿的话?他天天回家,能有什么人?”
  “长宜,我问你,他是不是和一个外国妞儿好上了,是俄罗斯人?”

  彭长宜停止了磕瓜子,说道:“嫂子,你可真有想象力,还外国妞?他又不会说外语,怎么能和外国妞好?再说了,外国妞岂是咱们能接触到的?他挣那几个钱,养不起。别瞎想了,太老谣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梁晓慧说:“长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有人夜里看见过他陪着一个外国妞压马路。”
  彭长宜笑了,看着梁晓慧说道:“嫂子,这话经不住推敲,你想想,如果他真是外面有了人,能大摇大摆地逛马路吗?还是和一个外国妞,这也太不打自招了吧?所以你别听信谣言,根本就不可能,除非他疯了,脑筋有问题。”
  梁晓慧仍然说道:“我知道你为人厚道,也知道你会维护他,但是他可不是这样说你的。”
  “哦,他说我什么?”彭长宜警觉起来。
  “他说你跟一个省报的女记者有一腿。”
  彭长宜笑了,心说梁晓慧真行,还会用离间计,他彭长宜就是再怎么希望任小亮倒霉,也不会用这种手段来达到目的的,就说道:“嫂子,他们经常拿这个跟我开玩笑,我跟那个女记者的关系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人家是什么身份,我是什么身份,有时候不当着你们家属,我们男人之间都喜欢开这种玩笑,但是让你们家属听到就是事了。”
  梁晓慧说:“长宜你放心,这件事嫂子我从来都没跟小芳说过。”
  彭长宜说:“呵呵,她也听说过,知道是怎么回事。”彭长宜说这话时心里就发虚,这话要是让沈芳听到,天天就有的吵了。他有些怪任小亮不是东西,跟家属说这些干嘛?
  梁晓慧显然不死心,又说道:“长宜,如果你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嫂子,咱们共同帮助他,这才是真心为他好。”
  彭长宜郑重的地道:“嫂子,我真没听说过,你也别偏听偏信,有些人就唯恐天下不乱,捕风捉影,造谣生事。”
  其实,彭长宜心里明镜似地知道任小亮和洋妞的事,但是这件事永远都不会从他嘴里说出去,因为他跟任小亮是同僚,别人说没事,不算什么,如果彭长宜说,就会给别人造成不好地印象,因为基金会的事,他们俩合作得不是太愉快,容易让人误解。可是眼前这个自以为很聪明的女人,还在一个劲地追问他,这让彭长宜很是反感。
  他就站起身说道:“嫂子,我不呆了,还要到别处去串串。”说着,起身就往出走。
  梁晓慧把他送出门口时还叮嘱道:“长宜,这排房的人中,嫂子就信任你……”
  彭长宜小声地说道:“放心吧嫂子,我不会出卖你的。”
  回到家,刘忠过来了,进门就说:“就你自己回来了?”
  彭长宜说:“过两天我再接她们娘俩去。”说着,就给刘忠沏水。
  刘忠说:“还行,屋里很暖和。”
  彭长宜说:“烧就比不烧强。”说了几句闲话后,彭长宜问刘忠:“年前师小青又给了东方公司一笔贷款,你知道吗?”
  刘忠愣了,说:“不知道,怎么可能,市长三令五申?你听谁说?”
  彭长宜说:“甭管听谁说了,肯定确有其事。”
  “二百万。”
  “真敢干!也太他妈的敢干了!市长刚给开完会,就敢顶风作案,真是佩服。”刘忠也很气愤。
  “不过据说这二百万也不是实数,把之前贷款的利息扣了。”
  “那也一样啊,看来,钱这个东西,不是谁家的还真不知道心疼。”
  “问题就在这儿,基金会的钱都是老百姓的钱,而且没有国家做后盾,做后盾的只有咱们北城政府,咱们将来能有多少钱堵这个窟窿?真出了事,真抓瞎啊!”彭长宜忧心忡忡地说道。
  刘忠说:“嗨,你也别发愁了,为这个破基金会你也没少操心费力,还跟他闹的挺僵,不值当,反正他是书记,到时出了事他是第一责任人,你又没批过一笔贷款。”
  “唉,话是这么说,真有了事,谁都跑不了。”
  晚上,刘忠和田冲在彭长宜家喝的酒,饭菜是刘忠和田冲两位家属做好端过来的,三个人聊到了深夜,自从彭长宜借调到市政府后,他们还是第一次这么彻夜长谈,这也是彭长宜执意自己赶回来的目的所在。尽管彭长宜名义上还是北城政府一把手,也有时回去,但是深入交流意见还没有过,时间和地点也都不容许,况且彭长宜也很忙,借助沈芳和孩子不在家的机会,他们对许多事都交换了意见。主要还是基金会和东方牛的事。彭长宜感到,基金会就像一颗定时丨炸丨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而预见到这种风险的彭长宜却无能为力。东方公司将来也麻烦,自己没有造血功能,光靠贷款过日子,不知道当初招商引资的时候,市里看中了他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