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7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车到了学校,我们刚进去便看到了有人在学校里面披麻戴孝,还竖起了横幅。
  “还我儿子命来。”
  场面挺大,应该是死者家属,来的人不少,穿着白衣的好几个,最面前的应该就是死者父母,两个人看起来很憔悴,身后好几个,大概是亲戚,不过还有两三个人显得有些突兀,看起来不是什么正经人,看到这两三个人,我觉得很奇怪,这混混凑什么热闹,家长找来保护自己的?
  父母站在前面,自然是焦点,我看到那位母亲哭天抢地,嚎哭个不停,那位父亲神情木然,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哭声。心里面有些别扭,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能哭得太激动了,有演的成分。
  这一点我能保证,跟司徒妙菡接触之后,我对是不是自己的感情流露,判断的十分准确。不是真情实意,我能看得出来,我的眼睛现在挺毒的。
  我可以看出来,这位母亲有一点夸张,不是那么的真实。
  心里面纳闷,她为什么要夸张呢,不是那么的悲痛,还是会哭的还只有奶吃,我不知道她是哪一种情况,我只知道,这阵仗看起来有些不太对。
  因为除了前面的父母,后边的几个亲戚脸上气势很足,咬牙切齿的样子,好像要跟人干仗,另外还有两三个小混混,他们的表情很自然,好像跟他们没有一点点的关系。
  不远处,有三个丨警丨察,他们聚在一起说些什么,不时的往死者家长这边看,我觉得局长告诉我的那个丨警丨察。应该是三个丨警丨察之一。

  还没等我们走过去,我看到死者母亲拉住了路过的学生,激动的说着什么,我大致听到了一些,是什么我儿子是冤死的,没有人做主啊!这世道没天理了,哭得挺凄惨,不过把那个学生吓坏了。
  丨警丨察连忙过去,去阻止了这一行为。
  刚过去,死者母亲就放开了学生,那两个混混往前一站,丨警丨察看了看,又回来了。
  这也太怂了吧,竟然没有怼。
  挺说明问题的,丨警丨察不敢怼,可能是怕触犯民意,另外一方面,可能是怕担事情,起冲突。
  这只是我的判断,不作数,因为有太多可能了。
  丨警丨察又撤了回来,我掏出手机打电话。
  这位警官姓史,我打完电话就跟他碰面,感觉他不是很高兴。
  他上下打量了我们三个人,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一听明白了,那个局长没说的详细,史警官当我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我对史警官笑笑。说道;“史警官,你们局长没给你详细说说吗?”
  史警官看了看我,说道:“他倒是说了,不过说的不明白。”
  我说:“那好,我说的明白一点,我们是过来帮你的。”
  史警官说道:“帮我什么?”
  我说:“帮你处理这案子啊!”

  这个史警官什么意思,怎么揣着明白装糊涂。
  史警官看了我们一眼。说道:“这是我的案子,不需要你们插手。”
  说这话的时候,史警官很有气势,眼神也很凶狠,往外透着杀气。
  我对史警官笑了笑,我说:“不好意思,从现在开始。这件案子不是你的了,是我的。”
  史警官瞪着我说道:“你什么意思?”
  我说:“就是你听到的意思,如果你不明白,可以回去问你们的领导。”
  史警官看了我一眼,我对他微微一笑,老神在在。
  姿态,是最重要的,只要你的姿态高,对方心里该琢磨了,这人是不是有什么背景啊!为什么他敢这样,有恃无恐的,不行,先不要得罪。
  这是博弈,两个人交锋。
  史警官想了想。说道:“我先打个电话。”

  说完,史警官走到了一边,打起了电话,他一边打一边往这边看,打量着我,眼中带着问好,我没想偷听。不过断断续续听到一些,史警官是给领导打电话,应该是求证我们的身份,说着说着,史警官就不往这边看了,嘴里说着是是是我知道了。
  尘埃终究落定。
  不一会,史警官回来了,他没说什么,我也没有提,史警官的表现就是间接服软了,上边的领导发话,下边的人在驴,也多少听一听,如果真是刺头,那种领导的话都不听的,那位局长也不会让我找史警官,再说了,手底下有刺头,领导早就给穿小鞋了,把人给整走,还能留人到现在吗?搞笑。中国的政治斗争可是很残酷的。
  我指着死者家属问史警官这是什么状况,这家属怎么在这里闹,还不时的骚扰学生,人员组成也复杂,透着诡异。
  史警官大概说了一下,他说死者家里就是多要一点钱,说死者跳楼是学校的责任。是某些人的责任,死者家属要一个说法。
  史警官回答是回答,不过心里对我不是很尊敬,他在心里骂我王八蛋,装什么逼,找他麻烦,祝我早点被车撞死。
  史警官骂人的话很空洞,翻来覆去没什么新意,祝我被美女蹂躏致死,精尽人亡,这种才有点新意。
  这事我没法说,只能在心里感叹史警官是个没情趣的人。
  骂就骂吧,我现在有免疫光环,你骂你的,我生气算我输,说白了其实就是习惯了,天天去哪里都有人你心里骂你,不光骂你,还骂你祖宗十八代,你也有免疫力。

  我说:“史警官,家属这么闹。学校这边没意见?”
  史警官说:“当然有意见了,意见大了,死者家属现在扰乱正常教学秩序,骚扰老师和学生,学校这边苦不堪言。”
  宋岩说:“为什么不管?”
  史警官苦笑了一声,说:“我们管不了啊!之前还好,劝一劝就走了。学校这边也挺配合的,可是死者家属不依不饶,不仅总来学校里闹,还把事搞到了网上,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了,你要做点什么,马上给你发到网上去。有的时候有理也说不清楚,上边给我们下命令了,让我们注意尺度,死者家属不过分就行。”

  这说的倒是一个现实问题,现在什么事情都容易被放大,理智的声音听不到,人们充满了怨气,就在网上随意发泄,网络暴力很严重。
  不过,来的时候秦凯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有一个细节,有人说死者父母最开始被学校方面威胁,所以他们才不敢发声,学校想要息事宁人。让他们签一个东西,说不追究学校方面的责任,还说学校方面找来了社会上的人,死者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本分人,被威胁之后,敢怒不敢言,之后有好心人帮忙,他们这才过来发声。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学校方面说死者是因为家庭原因,跟父母不和,因为要钱发生口角,一气之下跳了楼,是自杀,学校没责任。
  死者家属这边则说是学校隐瞒事实,死者被人殴打。这是致死原因,身上有伤可以证明,死者家属说学校伪造了现场,看起来是跳楼自杀。
  各有各的说法。

  事情真的负责。
  我的感觉是学校这边有问题,死者家属这边也不干净,都给我不太好的感觉。
  学校这边不知道用了什么关系,封锁消息,有记者来被人赶了出去,死者家属这边不同意尸检,只追着要个说法。
  日期:2017-04-1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