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8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便起身走过去,刘远山让开位子,笑道:“看看你小子的棋艺能比我强多少!”
  张清扬笑着坐下,刘家三代人无形中围成了半个圆圈。张丽侧头望过去,心中充满了幸福。
  刘老一边落子,一边对张清扬说:“年后,什么打算?”
  “事情基本上都完了,江洲政坛终于平稳了,我想今年可以稍微扩大一下农业改革示范区了。”张清扬笑道。今年农业示范区炮台乡改革后第一年的收成很不错,农民们也分到了钱,大家的极积性都被调动起来。下面有不少县市都请求张清扬扩大示范区呢。
  “我想,再干一年……差不多了……”刘老稳稳地说道:“如果这件改革只能在你的手上不出问题,那么就说明它还是失败的!”
  “这个我懂,过了今年……我听您的安排。”张清扬虚心说道,虽然农业改革已经初见成效,但他并不敢盲目扩张。

  “听我安排?”刘老脸上有了笑意,从张清扬的口中听到这话,格外令他高兴。
  “是的,听您安排。”张清扬也笑了。
  “乔家那小子,估计又要等几年喽!”提到那位老对手的孙子,刘老脸上的笑意更浓。
  曾经外界有很多人都把张清扬与乔炎彬相提并论,更把他们说成是今后重要的竞争对手。但是通过张清扬在南海这五年来的努力,乔炎彬在南海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势力。又因为胡一白的案子,高层也知道了白灵色诱他的事情。虽然他现在已经成为了贵西省的常务副省长,但是并没有挂副书记一职,在贵西省委常委会上的排名仍然靠后。要想成为贵西省的省长,估计还要奋斗几年。
  想到乔炎彬,刘老又扭头对刘远山说:“如果清扬明年离开南海,那么今年就要做些准备,你懂吧?”

  “我明白,南海方面不是问题。”刘远山点点头,他领会了刘老的意思。
  张清扬听到爷爷和父亲打哑谜,心中想了想,仍然想不太明白两人是什么意思。张清扬也没有多嘴,他知道有些事早晚都会知道的。
  当电视中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张清扬在房外放起了烟花。在五彩纷呈的烟花下,是小雅那张被映红的脸。虽然她仍然安安静静,可是张清扬从她眼中还是看到了喜悦。
  一家人吃过饺子,张丽就把涵涵带到房里睡觉去了,她这是故意给儿子和儿媳妇创造机会呢。张清扬对陈雅眨眨眼睛,笑道:“困了,我们也睡吧。”
  “嗯,”陈雅低下头,佯装对他的眼神不懂。
  两人洗漱之后双双躺在床上,张清扬侧身望着她那张恬静的脸,轻轻吻了下去。本想吻完就睡的,可是没想到偷吻变成了舌吻。当两人的嘴碰到一起时,陈雅主动伸出了香舌,两条舌头缠绵在一起,那种久违的感受又袭上张清扬的心头。

  吻了一会儿,张清扬躲开嘴,有些苦恼地说:“我们睡吧,我……现在不敢碰你,这样……怪难受的。”
  陈雅摇摇头,搂紧张清扬的脖颈,羞涩地说了一句:“我没事,已经好了……”
  “好了?我……唔……”
  张清扬的话被陈雅的嘴堵住,直接说到她心里去了。

  春节后各地区举行了人大换届选择,双林省辽河市的郝楠楠辞去了市长一职,常务副市长杨尚云高票成为了辽河市的市长。同时,江洲市代市长吴和平也顺利转正,成为了江洲市长。作为张清扬的得力助手,他终于为自己的正确选择得到了回报。
  三月份的时候,张清扬回京参加了妹妹刘娇的婚礼,在家人的介绍下,她嫁给了宁南省的省委书记蒋国涛的儿子蒋正民。蒋正民在商务部工作,现在是处级干部,是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很有学问的一个人。张清扬和他见过几面,感觉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蒋正民的父亲蒋国涛是老派干部,以强硬的手腕著称,在西南当政了一辈子,深受上层的信任。刘家能够与蒋国涛成为亲家,那说明西南部的力量将会支持刘系。
  虽然张清扬在妹妹的婚事上想努力摆脱政治联姻的阴影,但是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好在刘娇与蒋正民的关系很好,张清扬也看得出来刘娇喜欢蒋正民,要不然他肯定会反对这门亲事。
  结束妹妹的婚礼,张清扬刚刚回到江洲,参加本月的省委常委会议时,一件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
  在所有议题都谈完之后,南海省丨党丨委副书记丁盛突然举手发言。他笑眯眯地说:“去年,我省在江洲的带动下,经济得到了飞速发展,特别是在招商引资方面,成果喜人,我想这都要感谢清扬啊!为了确保江洲的持续发展,我想我们也要增加江洲在政治上的话语权了。
  清扬在江洲执政已经有五个年头了,江洲在他的带动下,经济发展迅速,所以我想也应该给他加加担子,让他的发展目光放眼全省,就算是我们省里借借他的光吧,呵呵……大家觉得呢?”

  严忠权听明白了丁盛的意思,点头道:“丁副书记说得有道理,为了全省的发展,为了江洲的未来,我想清扬也是时候兼任省委副书记一职了!”
  严忠权看明白了,丁盛的建议应该得到了刘系的暗示。去年建议张清扬兼任副书记,最高组织部没批准。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南海的米丰收、方少刚等人已经下台,张清扬的力量在江洲达到了百分之百。在这种情况下,给他加些担子,让他关心一下省委的发展是个好时机,所以他当然乐于做个顺水人情。
  省长修福贵见严忠权表态支持,也出言表扬了张清扬几句。
  张清扬没说话,他回想到了年三十晚上爷爷和父亲的谈话,看来爷爷让父亲准备的就是把自己提为南海省委副书记,增加在南海省政治上的地位,也算是无形中向乔炎彬施加压力。
  省委书记、省长全都表态之下,其它人没有理由反对,更何况张清扬的业绩在桌面上摆着呢,一系列的经济增涨指数那可不是吹的。
  最后,严忠权决定由省委向组织部发文,把省委常委会的建议汇报给上级,希望最高组织部支持南海省的意见。
  散会之后,严忠权笑眯眯地走出会议室,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等张清扬出门。别看现在张清扬在省委的排名很靠后,但是以他的实际影响力而言仅次于省委书记严忠权和省长修福贵,是实际上的省委三把手!在这种情况下,让他兼任省委副书记也是情理之中。
  再说通过胡一白的案子,张清扬的威信在高层心目中又上升了一个层次,无论是谁,都不能否认他的厉害。
  “清扬啊,这次我要亲自给刘部长打电话喽!他必须同意了!”严忠权看到张清扬走出来后笑道。
  张清扬感谢道:“多谢严书记的抬爱,清扬感激不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