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9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2秒零9?”我冒昧的问了一句。
  “多,一分多钟呢。”老九说到哪
  “卧槽,九哥你时间可以啊。”我一脸的崇拜

  “嫩妈那个妞不停的对我说要给我生孩子,我就紧记住大副的教诲,就是不摘套。”老九得意洋洋的对我说。
  “嫩妈可惜大副了,让我们戴,他弄充气娃娃的时候要是戴套,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谈起大副,老九又是一脸的忧伤。
  “九哥,你也别太自信,戴套怀孕的机率也是有的,明天我们早点去酒吧,如果再碰到那个妞,我们就问问她。”我接着说道。
  “嫩妈老三,戴套也能怀孕?”老九张着大嘴问道。

  “九哥,我有个朋友,带了仨套,找一妞耍,完事儿妞告诉他怀孕了,这叫生命力的强大。”我一脸肃穆的看着老九。
  “嫩妈,那叫喜当爹!”老九居然还知道这么前卫的名词。
  老九同意了找那个妞谈谈的想法,说我不是怕事儿的人,实在不行我俩就滴血验亲。
  老九喝完最后一杯酒,舒服的打了一个嗝,躺床上睡觉了。
  临睡前老九冲我诡异的笑了一下说道:“嫩妈老三,说实话,那个妞长的跟政委一模一样。
  我去,这里面内容太多了,我得消化消化。
  第二天一大早,船长招呼我跟老九一起吃早餐,船长睡的很好,神采奕奕的。
  “船长,昨晚我去酒吧,有个妞跟老九长的一模一样,今天我准备再去找一下。”我边吃边讲道。
  “得了吧老三,怎么会这么巧呀。”船长摆摆手笑了笑。
  “嫩妈,船长你认识周xx吗?”老九突然问道。

  “认识啊,咱公司以前老船员,老政委了呀,怎么了?他退休好几年了吧。”船长想了一下说道。
  “嫩妈,船长,你晚上跟我们一起去,让你看看老政委晚节不保。”老九哈哈大笑着。
  我跟船长被老九搞的有些莫名其妙,都迫不及待准备这夜幕的降临。
  整个白天我和老九都没有精神,连去沙滩看裸体美女的性质都没有,我精力倒还算旺盛,吃过早饭睡到11点左右,老九则像只被麻丨醉丨枪击中的狮子,怎么叫都起不来,中午饭都没吃,一觉睡到下午4点多,时差算是白倒了。
  晚饭在酒吧旁的小巷子里的地摊上吃的,海鲜铁板烧烤,外国的东西基本上都属于看上去超级美味但吃起来难以下咽的那种。
  好在海鲜求个鲜,我们并不在乎他们用的什么作料,简单吃了几个海虾,三人交了入场费,进了酒吧。
  时间太早,酒吧里人还很少,球王估计平日里没有什么事儿做,以吧为家,他还在台球桌旁的沙发上睡着。
  老九径直走到球王身边,把他推醒,还是把像尿的那杯酒递给他。

  “中国人,打球吗?”球王一看是老九,满脸的兴奋。
  老九摆了摆手。
  “你们是做什么的?”球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我们是海员,这是我们船长,这是水手长,我是三副。”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爱尔兰人一脸敬意的看着我们,毕竟对他们来说,我们还算是一个比较崇高的职业。

  “草草草,船长,九哥,那妞来了!”我忽的看到女版老九出现,紧张的站了起来。
  “嫩妈,船长,像不像?”老九拿胳膊碰了一下船长。
  “我操!”船长也低声惊呼。
  “水头,这简直跟老政委一模一样啊!”船长摸着下巴说道。
  “船长,你俩说什么呢,这个妞跟老九长的不像吗?”我有些急了。
  “老三,你可能猛的一看觉的她长像水头,但是如果你见过老政委,你立马就能确定这妞是他闺女。”船长咂咂嘴,表情很投入。
  我把眼镜瞪的大大的,仔细看过去,确实又跟老九不太像,难道是因为我太想给老九寻亲了?导致我脑子里这个妞是老九的闺女的想法太深刻?
  妞显然也看到我们在关注着她,没有羞怯,冲我们走了过来。
  “九哥,快上,就你会说葡萄牙语。”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我的葡萄牙语就会说你好谢谢打炮多钱,这个时候说这些也不合适啊!”老九无奈的说道。
  “九哥,这可是仇人的女儿啊!”我淫笑的看着老九。

  “老三,老政委人不错的,别乱想!”船长纠正了一下我的思想。
  我忽然想起来球王,这边有免费的翻译呀!
  正想着,妞已经走到我们跟前,热情的冲我们打招呼,船长把自己那杯像尿一样的门票酒送给她。
  我拉着球王说道:“哥们,你用葡萄牙语问一下这个妞,她妈妈现在在哪里,我们想了解一下她的身世!”
  球王很惊讶的看着我,很不情愿的把我的话翻译给了妞。
  妞昨天应该就对我印象很深刻了,她显然很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刚问完她爹,今天又咨询她母亲。
  尽管这样,妞还是很大方的对球王说了好长的一段话。
  妞说完后,我们急的心里直痒痒,三个人瞪着大眼睛看着球王,心里说着,你他妈赶紧翻译啊!
  “中国人,她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是被她继父带大的,她妈妈告诉她,她的父亲是个中国的船长。”球王有些伤感的看着我们说道。
  “嘿,他是船长。”球王指了一下老九,对妞说道。
  球王跟妞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九,毕竟老九跟妞还是有些相像,老九被两人看的有些发毛了。
  “嫩妈,不是我!”老九怒叫道。
  “嫩妈!他才是船长!”老九一脸委屈的指着船长。

  “哎,老政委作孽啊!”船长摇了摇头,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日期:2017-08-25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