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9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三,那不是我闺女。”老九从床上坐了起来,递给我一支烟,然后自己点了一支。
  “九哥,你别告诉我你18岁就结扎了。”我接过烟,真诚的看着老九。
  “嫩妈,我那一年来巴西的时候”老九往后靠了一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开始回忆20多年前的往事。

  “嫩妈,我那一年来巴西的时候,才22,精力旺盛,嫩妈一周跑马20多回。”老九自豪的抽了口烟。
  “九哥,一周20多回,一天平均跑3回,你这不是旺盛啊,你这是滑精吧?”我笑着说。
  “再说了,你这个丨内丨裤怎么换呀?岂不是整天都湿漉漉的。”我又问道。
  “嫩妈!”老九骂了一句,把烟掐死,作势要躺下睡觉。
  “九哥,别生气,别生气,接着说。”我赶紧又递上一支烟给老九。
  老九又坐回原来的位置,接过烟点上,深吸了一口。
  “嫩妈我那个时候,比你帅多了,我那个肌肉,嫩妈,正八经的8块腹肌,我光着膀子在海滩上走,那巴西妞都往身上扑。”老九吐了口烟。
  “嫩妈,那个时候巴西妞衣服都不穿的,丨内丨裤胸罩都仍在一边,我那个时候哪里见过那个阵势,咱国内沙滩上女的还都穿着平角的泳裤呢,嫩妈我又年轻,在沙滩上走了一个点,硬了一个点啊!”老九回忆起当年的往事,一脸的幸福。
  “九哥,你别扯远了,说那个给你生孩子那个。”我没空听他说裸体海滩的事迹。
  “嫩妈,你慌什么,我得一点一点开始说啊。”老九弹了一下烟灰。
  老九从裸体海滩走出去,有点像当年我在孟家拉的时候,跑到酒吧的厕所里,狂撸了20多秒才平静下来,走出厕所门就碰到了那个巴西妞,因为年代久远,老九已经忘了她叫什么名字,我们暂且叫她罗娜尔多吧,实在想不出好名字了,我把纳改成娜,最起码像个女名。
  老九走出厕所门,被一醉倒的妞又扑了回去,然后妞当着老九的面就嘘嘘了。

  “嫩妈,我那个时候真是处男啊!”老九说到这的时候还打了一个激灵。
  “嫩妈,哗一个大姑娘当着我的面撒尿,谁能受的了啊!我当时吓的都哆嗦了。”老九接着说道。
  “九哥,然后呢?就你这暴脾气,还不在厕所就办了?”我一脸渴望的看着老九。
  “嫩妈,我哪敢啊,我们那个时候船上有政委的,政委天天给我们上课,嫩妈政委说了,外国女的都有性病,不能碰,我当时不是因为见到妞撒尿害怕,我当时怕别嫩妈尿我身上了传染给我病了。”老九一脸无辜的看着我,
  “九哥,政委怎么跟傻逼一样啊,这不是撒谎么。”我气愤的说道。
  “嫩妈,那个时候不是单纯么,也不懂这些,上学老师也没教过呀。”老九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罗娜尔多撒完尿,扶着老九站起身,让老九请她喝一杯。
  我做了个暂停的手势,看了下房间里的红酒价格,开了一瓶,拿了两个杯子,给老九倒了一杯。
  “九哥,喝着酒说,这样想起来的事儿多,后来咋了,在哪里干的?”我把酒递给老九,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嫩妈!我挣开那妞的手跑回船了。”老九低喝一声,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噗!”我把喝在嘴里的酒直接吐了。
  “九哥,这酒160多块钱啊,我狠了多大的心才开了这瓶酒,就寻思你喝点酒能爆发一下,多给我说点细节,完你告诉我你啥事儿没干回船了?”我忽然有些悲凉。
  “嫩妈老三,你等我说完啊。”老九听到这酒160多块,赶紧拿过酒瓶,给自己又倒满一杯。
  老九跑回船后,把这件事告诉了水头(老九那个时候是个水手),水头也是一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吓的都快尿了,让他赶紧去找政委,别妞上完厕所没擦手,再把性病传染给他。

  老九忐忑不安的敲开政委的门,把事情交代清楚,政委开导了一下老九,给他讲了外国女人的危害,说他这么做是对的,不能让资本主义国家有可乘之机。
  “九哥,巴西不是社会主义兄弟么?政委这个政治工作做的不到位呀!”我插了一句嘴。
  “嫩妈,什么破政委,可别提了,这狗日的问了我海滩酒吧在哪儿,晚上自己偷摸就去了。”老九说到这的时候,差点把瓶子捏碎了。
  “我去,全他吗的高手啊!”我心里暗道。
  “嫩妈,多亏了船上的大副,嫩妈,这老小子偷偷给我说了男女之间的事儿,晚上又领我下去了。”老九脸上有恢复了神采。
  “九哥,你这边后来办真事了吗?”我打了一个哈欠。
  “要是没办真事儿,我就睡觉了,大晚上的,光听你的思想政治工作了,啥真事儿没有。”我脱掉上衣,看了下时间,快3点了。
  “嫩妈,老三,有真事,有真事儿,你别睡觉啊!”老九的兴致被我提了起来,而我不爱听了,他的心情就好像**做了半个点了,然后不让干了,憋屈的难受。
  “嫩妈,大副听我说完这个事儿,领着我就下去了,嫩妈还是大副懂得多,他给我讲了男人跟女人的事儿,说了好多,告诉我性病的传播方式,不要听嫩妈政委的,还告诉我要趁着年轻多释放,别憋出前列腺炎了。”老九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我听到前列腺炎,瞬间又精神了许多。
  “九哥,这个大副人不错呀,是个好人,比政委强多了。”我竖起了大拇指。
  “嫩妈这个大副也算是老江湖了,是我们的老前辈啊,70年代就跑船,人家那才嫩妈是精撒五湖四海,现在要是活着也得70了呀。”老九忽然有些失落。
  “九哥,你咋啦?”我看出了老九的失落。
  “嫩妈,这个大副教了我多少东西你知道么,我那个时候才知道有充气娃娃这么个东西,大副在巴西买了一个,那个时候是最新型的,最新型的充气娃娃啊!”老九一脸惋惜的说着。
  “九哥,有多新型?”我疑惑的问道。
  “嫩妈底下都带震动的!可惜啊,大副就死这上面了。”老九都快哭了。
  “咋回事九哥?”我问道。
  “嫩妈充气娃娃震动得用电池啊,那个时候没有电池,大副找大电改了一个变压器,嫩妈插220V上就开始用,谁知道射的太多,漏电了,都糊了,老嫩吗惨了。”老九回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满脸的悲伤。

  “太惨了啊!”我也是一阵唏嘘。
  “哎!”老九叹了一口气。
  “九哥,你还说办真事儿的吗?”我又提醒了一句。
  “嫩妈老三,你别急啊,这大副亏了死之前把事儿都给我说了,要不我都不知道怎么戴避丨孕丨套。”老九咽了口吐沫。
  晚上大副领老九来到那个沙滩酒吧,大副鼓励的看了老九一眼,就好像大厨当年看我的那一眼,老九就从了。

  “九哥,那妞还在那里呀?”我问道。
  “嫩妈,那妞常驻酒吧的,风尘女子,然后我带套了,所以怎么可能是我的女儿。”老九又喝了一杯酒。
  “我擦,九哥,这就完啦?就没点细节?”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说这个?
  “嫩妈,20多年了,细节早忘了。”老九看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