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88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机头在马尼拉海军墓地偷墓碑被抓的照片,我不禁乐了,紧接着又想起了炸死的大厨,心情又变的沉重。
  我给公司的人事经理买了两条烟意思了一下,我和老九象征性的被罚了一百美金,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回家待了不到一个月,阿呆船长打电话给我:“小龙,跟我去海神7做三副吧,有机会给你提职做二副。“
  “换全套配员吗?做三副也行,我在家待烦了。”经历了这么多,我知道跑船仰仗一个牛逼的船长是多么的重要,阿呆给我打电话我都有些感动了。

  “就换三个人,你我跟水头。”阿呆接着说道。
  “去哪接船?水头是谁?”我问道。
  “里约热内卢接船,水头是老九。”阿呆说道。
  又一次来到伟大的首都机场,老九头上的伤口已经看不出来了。一道浅浅的疤痕。
  “你俩的事儿我都清楚,在印尼,这种栽赃陷害已经成疯了,他们排华太严重了,你要是俄罗斯船员,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阿呆说的话还倒是中听。

  “船长,要是你碰到那种情况咋办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给钱呀,还能有别的好办法?你指望我们巴拿马海军来救你啊!”船长笑眯眯的看着我。
  “嫩妈还好咱是巴拿马的船,最起码有个念想,嫩妈挂蒙古旗的,连个念想都没有。”老九已经走出了印尼鬼子的阴影,大家都哈哈大笑着。
  里约热内卢比北京快了11个小时,我们凌晨12点的飞机,飞了不到30个小时,在迪拜转了一下机,到达里约热内卢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
  我很年轻,对时差并没有很大的反应,倒是老九跟船长,一脸的肾被透支了的样子,面色蜡黄。

  “嫩妈20年了啊!20年没来这个地方了。”老九大声感慨着。
  “嫩妈老三,我20年前,比你帅多了,嫩妈来这里小姑娘都往身上扑。”老九对我炫耀着。
  “九哥,你没搞一个啊?”我调戏的问道。
  “嫩妈,搞一个?嫩妈我那个时候一分钟搞一个!”老九大笑道,忽然止住笑,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

  “九哥,上次咱来巴西的时候,你说你在这边有个相好的,要给你生孩子那个,还能找到不?”我忽然想起来这个事儿了。
  “嫩妈,你当现在啊,我们那个时候连手机都没有,你让我写信啊!”老九鄙视的看着我。
  老九这话说的有道理呀!我竟然无言以对!
  “水头,她到底给你生还是没生啊?”阿呆插话问道。
  “我们在这待了半个月,以后我没再来过这里,这都20年了,生了也得跟老三这么大个了。”老九冲我比划着。
  “水头,你还记的那女的住哪里不,咱去转一转,或许能碰上呢,万一真给你生个闺女,你把她许配给老三呀!”船长开玩笑的说道
  “对呀九哥,好歹也是个混血儿啊,以后我得管你叫九丈人了。”我也跟老九开起来玩笑。
  “滚嫩吗犊子!这辈子估计都见不上了。”老九笑骂着。
  “九哥,咱这几年啥事儿没碰到过,说不定还真能碰上。”我装作一脸严肃的说道。
  “见到也不认识了,见到也不认识了。”老九反而有些紧张了。
  “九哥啊,你出去可得蒙上脸啊,说不定真有巴西老太太过来抱着你,把你留巴西不让你回去了。”我继续跟老九闹着。
  “九哥,你好好想想当年在啥地方,不行我陪你寻亲去!”我看着老九有些发窘,递给他一支烟。

  老九有些不高兴的看了我一眼,我赶紧停止开他的玩笑,怕他暴走把我给打了,船长在一旁也乐的哈哈大笑。
  代理在机厂接机,告诉我们码头工人正在大罢工,抗议不合理的工作时间,所以现在海神7还没靠上码头,酒店已经订好了,我们可能要在酒店里待一周左右的时间。
  “代理,你们一月上几天班啊?怎么还抗议啊?”我不解的问道
  “三副,在巴西的劳动强度很大的,码头工人一周工作超过40个小时了,所以大家都罢工反对,减少工作时间,提高工作待遇。”代理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我感到一阵悲哀,你来天朝随便找个单位上一个月班,周都能超80小时,你还罢工,你这边歇班恨不得就有人把你顶跑了。
  代理开车拉我们去离码头最近的一家酒店。临走的时候特地嘱咐了我们三遍,不要带太多的现金出门,晚上不要出门,出门不要拿手机拍照。
  我上次在巴西已经经历过了抢劫,也知道巴西这个地方确实是罪恶的天堂,所以我很听话的把手机跟钱直接锁到了行李箱里面的口袋里。
  酒店的环境很好,反正船长不管到哪里都是自己一个房间,我跟老九还是和以前一样,分在一个房间。
  “九哥,上次咱在克罗地亚弄的那几个烛台,你卖了吗?”我忽然想起我跟老九在海神7下船的时候在酒店里分赃的事情来了。
  “嫩妈就剩3个了,卖什么呀,我放我家香台子上了,过年上供的时候用。”老九一脸痛苦的表情,看来又想起了在机场丢的那两个铜人。
  “九哥,这玩意儿不一样啊,烛台是给耶稣用的,咱供的是财神,俩人不是一个帮派的。”我提醒老九道。
  老九没有理我,我转身一看,他已经躺床上就睡着了,这个时间中国人民正升国旗唱国歌呢,我一点睡意都没有,老九的生物钟却已经入乡随俗了。

  睁着眼睛在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推门出去,不出酒店门,在酒店里转转总可以吧。
  酒店里的几个女服务生倒还有几分姿色,而且身材超棒,可惜她们都说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我只能干瞪着眼珠子,拿手瞎比划,什么也做不了。
  我坐在酒店大厅里吸着烟,看到斜对面的酒吧顶上闪着巨大的霓虹灯,我有些蠢蠢欲动。
  站起身来走到酒店的玻璃门口,往外面看过去,我离着酒吧的直线距离也就60米,60米呀,跑过去不过10秒,应该没有抢劫的吧,我心里暗道。

  掏了一下口袋,不到30美金,冲!被抢也不过200块!我心里忽然闪过这个念头,像疯了一样往酒吧方向跑过去!
  除了跑的时候自己吓自己有些害怕之外,我并没有遭遇什么不测,路上人很多,倒把别人吓了一跳,以为我要抢劫。
  酒吧入场费5美金,送两杯酒,我一手端着一杯,酒吧里哪个国家的人都有,不止我一个东方人的面孔,看上去似乎有不少的中国人。
  巴西时间已经快11点了,酒吧里基本上没有空位了,角落里一群人正在打台球,台球桌旁边的沙发还空着几个,我端着酒杯坐了上去。

  “嘿!哪国人?”一个年轻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我有些警惕的看了他一眼,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里的钱。
  “我是中国人。”我对他说道,不过并没有太大的民族自豪感。
  “中国人,能请我喝杯酒吗?”这个小子居然是个**酒鬼,看我手里端了两杯酒,居然是过来要酒喝的。
  我犹豫了一下,把手里一杯看上去像尿的递给他,把头转到台球桌那边,看两个外国人打台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