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8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丨警丨察把我提起来,我的手感觉都快被他们拧断了,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怕惹恼了他们。
  我忽然感到很悲哀,这他妈的是什么国家!
  船长的房间在我上一层的甲板,我被几个人硬拖着拉了上去。几个人把我推进船长的房间,留了小胡子的看着我。

  “嫩妈,我草嫩妈!”我听到门外老九的叫骂声,紧接着老九也被推了进来。
  “船长,你们这两个船员,无视印尼的法律,走私丨毒丨品,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如果解释不通,你们船就会被扣押,这两个人会被我们抓去服刑!”丨警丨察队长叼着烟,拿手指着船长,一脸的大义凛然。
  “当然呢,在我们国家,罚款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好方法,2000美金,没有收据。”队长的表情忽然变的很温和,笑着对船长说道。
  “2000美金,太……”船长迎着笑脸,正准备回答。

  “嫩妈,你个狗日的,把丨毒丨品扔我床底下,还嫩妈要钱!我草嫩吗!”老九忽然挣脱开身后的丨警丨察,猛的扑向队长!
  老九有一个理念,就是擒贼先擒王,他的手还被手铐锁在后背上,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发挥,一脚踹在队长的胸口上。
  队长措不及防,被老九踹飞,摔倒在地板上,疼的倒吸一口冷气,嘴里的烟都被他吸到了嘴里,又狼狈的吐了出来,旁边的几个丨警丨察,拿起橡胶棒对着老九又是一阵暴打。
  “九哥啊,这都啥时候了,咱先消停点行不。”我心里暗道,感觉自己都快要吓尿了。
  老九曾经说过,假如你特别讨厌一个人,就要揍他,不要管他是不是报复你,先要占尽先机,在气势上压倒他。
  队长长这么大估计没被人踹过,老九这一脚也算是处丨女丨脚了,虽然换来了30多棍子,也值了!

  老九假如没被锁住手,这一脚下去队长肋骨估计就断了,就算老九的实力消掉了一半,队长的那口气还是没上来,坐在地上,张着嘴,不停的往里吸着气,就是不往外吐。
  所有人都呆住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队长,除了老九,大家心里估计都在想:你他妈的赶紧吐气啊!你他妈的赶紧吐出来啊!
  船长都快给队长跪下了,哥们你赶紧上来这口气啊!你可别挂这儿了啊!
  我都已经崩溃了,这哥们要是挂这里了,我跟老九真的要被斩首了。
  所有人跟着队长的节奏,也都张着大嘴,使劲往里吸着气。
  “呃呜……”队长终于把气吐了出来。
  大家都欢呼了起来,像诺曼底登陆成功般的喜悦,要不是手被反锁着,我都要抱着小胡子庆贺了。
  船长作势要去扶队长,被一个丨警丨察粗暴的推开,队长被小胡子扶起来,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使劲喘着粗气。
  老九的头已经被打爆了,满脸的血,被人按在地上,还不停的反抗着,我则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狗,蜷缩在一旁,不敢正眼看任何人。
  “1万美金!少一分都不行!”队长歇了一会,冲着船长大叫道。
  我擦,老九这一脚,踹出来5万多块钱啊!
  电视剧《蜗居》里面有一句经典台词:任何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我的心终于放下了,终于不用在异国他乡身首异处了!
  我忽然感觉老九很聪明,自己已经被打了,无怪乎再被打一遍,所以瞅准机会暴打一下队长,也算是解了气了,而我则像一个懦夫一般,默默忍受着,被打完还要赔钱给打我的人,祈求他们的原谅。
  船上没有那么多的现金,只有不到3000美金,船长跟队长讨价还价一番,队长也自知理亏,给我们打了一个5折,5000美金,海神6全船开启了募捐活动,大家你100我200的开始往这送钱,终于凑够了我跟老九赎身的费用。
  送走一帮子瘟神,大副招呼几个人把我跟老九抬到医务室,刘洋给我们处理伤口。
  “谢谢你了,刘洋。”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刘洋说。
  刘洋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还是像个姑娘般的细腻。
  我没有什么重伤,老九的头被打裂了几个口子,好久才止住血,他倚在医护室的床上,默不作声的抽着烟,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被流氓国家的人丨警丨察殴打了,上次是朝鲜,这个仇不知道还能不能报了。

  海神6跟海神7是姊妹船,所以舱室的布局都是一样的,我躺在医务室的床上,忽然想起了我跟老九在海神7上救的两个印尼鬼子,现如今却被印尼人搞成这样,我心里一阵凄凉。
  海神6在码头上装了7天货,期间没有一个人下地,我们都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跟这个流氓国家斗争,所以只能躲避着。
  老九也没有了往日的锐气,刘洋给他包的头像个印度阿三,除了量水看舱,指挥水手干活,整日一句话不说。
  海神6满载7万吨矿砂,从雅加达开往青岛。
  “二副,下了班来我房间一下。”船开开出去,船长的脸上又开始阴云密布。
  忐忑不安的值完班,敲了敲船长房间的门。
  “二副,坐吧。”船长很热情的招呼着我。
  我有些不太适应,这他妈的肯定没有好事儿啊!
  “二副,公司来消息了,说你跟水头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公司规定。”船长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贩毒啊!这是多么恶劣的行为!”船长拍着桌子,脸色又变的阴沉。

  “船长,你也知道,我们是被陷害的!”我忽然有些愤怒,他妈的怎么自己人也跟我们做对!
  “陷害?你有什么证据!你有什么证据!公司说了,这5000美金,你跟水头均摊!要不然回国就把你们抓起来!”船长没想到我会顶他一句,他使劲大叫着,好像我真的贩毒了一样。
  “船长,我没有那么多钱啊。”我脸涨的通红,小声说着。
  “不赔钱?不赔钱你就滚蛋,跟那个水头一块滚,出了事儿不够我给你们擦屁股的!”船长越说越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像个小丑一样边跳边叫着!
  我的火气“嗖”一下就上来了,直接冲到了脑子上。

  “我草泥马!你再给我说一句!”我指着船长,顺手拿起船长烧水的电热壶。
  “你想干什么?”船长有些怂了,往后退了一步。
  “老子不干了!”我大叫一声,把水壶扔在船长的脚底下,摔门而去。
  回到房间,想着发生的一切,我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的哭了。

  船长当然不敢这么跟老九说话,只能让大副通知他在天津下船,老九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如往日一般,顶着阿三的白头巾,喝酒抽烟打牌。
  航行的20多天,船长一直躲避着我跟老九,生怕一不小心被我俩丢到海里,我则已经是老子马上下船不干的想法,工作以外的时间天天跟老九混在一起。
  接班的二副跟船长很熟,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船长找来的,我有些愤怒,被印尼鬼子算计也就算计了,没想到还被自己人算计了。
  我跟老九在公司读了一上午的品德教育培训课,学习了公司的内部管理规定,严禁嫖娼贩毒偷东西,还有很多的案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