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3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穿着外套,被他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挣扎了一下,江帆这才放过她的唇,把脸贴在她的脸上,紧紧的抱着她,不说话。
  丁一觉得江帆有些不正常,就说道:“起来吧。”

  江帆摇摇头。
  丁一笑了,说道:“把外套脱了。”
  江帆仍然摇摇头。
  丁一说:“乖,穿这么厚,你还压着我,快憋死了。”说着,就故意大口喘着气。
  江帆抬起身子,站在床下,双手一用力,就将她拉了起来。丁一起来后,就要脱外套,哪知又被江帆抱在怀里,把她用力的贴向自己……
  丁一笑了,说道:“先脱外套,我又跑不了。”
  江帆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用力的箍紧她,抱着她,一动不动。
  丁一费力的抽出手,抬起他的脑袋,就见他双目紧闭,双唇也并在一起。丁一摸着他的脸,说道:“呵呵,怎么了,是不是喝傻了?”
  “真的喝傻了?”丁一进一步确认。
  江帆又点点头。
  丁一感觉到江帆有事,就抬起身头,亲了一下他紧闭着的唇跟眼睛,说道:“乖,我把外套脱了,好吗?”
  江帆这才睁开眼睛,低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她,点点头,这才松开了她。
  丁一脱掉外套,摘下围巾挂在衣架上,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还在那里站着,定定的看着她,就过来帮他脱去外套。
  江帆机械地配合着她,任她把自己的外套和外套里面的围巾摘下来,挂在衣架上。丁一笑了,回身走到他身边,笑着说:“看来,真的喝傻了。”
  江帆握住她的手,摇摇头。
  丁一感到自己身上有很浓的烟味,她揪起自己的衣服往鼻子底下闻闻,说道:“全是烟味,太呛了。”边说边在鼻子底下扇着巴掌,然后又把鼻子凑到江帆的衣服闻。
  看到她这个动作,江帆才笑了,捧起她的脸蛋,说道:“有味吗?”
  “难闻吧?”
  “你身上的烟味难闻,我身上的烟味就不难闻吗?”江帆笑着说道。

  丁一没有说谎,说不清是什么原因,他身上的味道的确很好闻,没有那么强烈的烟味。想了想,她又揪起自己的衣服闻闻,又揪起他的衣服闻闻,在奇怪,同一间屋子里,受同一种味道污染,江帆衣服上的味道的确比自己身上的味道好闻多了,他的是一种很男性的味道,既清爽又硬朗,似乎他身上有一种天然的体味,能分解二手烟的呛味,不像自己身上的味道那么冲,那么呛。
  江帆看到她闻来闻去的样子像小狗,也产生了兴趣,说道:“不一样吗?”
  丁一点点头,说:“奇怪,的确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法?”

  “你身上的好闻,而且闻不出那么强烈的呛味。”丁一说着,脸便靠在他的胸膛上,闭上了眼睛。”
  江帆就有些动容,抱紧了她,低低的说道:“喜欢我的体味?”
  丁一的心莫名的跳了起来,脸就红了,她点点头,说道:“喜欢。”
  江帆抱起她,说道:“我们去洗洗?”
  两人洗完澡后,丁一被他横陈在床上,江帆覆了上去……

  丁一突然想起雅娟怀孕的事,她说道:“不可以……”
  江帆听她这样说,差异的抬头,看着她说道:“怎么了?”
  丁一抬起上半身,说道:“不要怀孕……”
  江帆愣了一下,便吻着她的唇,然后躺在她的身边,说道:“不会,我不会让你那样的,只是……”江帆感到疑惑,每次这个问题都是他来考虑,怎么她今天突然说出了这个问题。
  丁一其实是想起了雅娟怀孕去北京做手术的意外事故,想起雅娟虚弱苍白的气色,就说道:“怀孕很可怕的吧?”
  江帆抚摸着她,说道:“我会小心的……”
  丁一抬起手,摸着他的脸,说道:“嗯,我就知道你比别人强。”
  江帆一皱眉,说道:“别人?谁?”
  “我不能告诉你。”丁一笑了一下说。
  其实,江帆已经猜到了,他故意说道:“我知道。”
  “你也知道?”丁一有些惊异的看着他。
  “是的,我知道。”

  “谁?”丁一不相信他知道。
  “你朋友。”
  丁一点点头,这才把头枕在他的胳膊上,说:“她说医生告诉她,她有可能做不了妈妈了。”
  江帆抱紧了她,刚才的激情被她的表现吓回去了。他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我不会,不会让你那样。”
  丁一摸着他胸前的一颗**,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晚了吗?”
  “知道。”江帆闭上了眼睛,刚才的昂然也无力地蔫软下去了。

  “你也知道?”丁一想到他知道了。
  “是不是李立说的?”
  江帆睁开眼,看着她清澈无邪的目光,笑了一下,点点头。
  丁一说:“他肯定给我散布到了,是不是在场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江帆说:“这是正大光明的事。”
  “我现在很不喜欢他,每次有这样的活动都叫我们来陪唱歌跳舞,不来他还不高兴,今天岳主任差点跟他吵起来。”

  江帆说:“你参加的次数少多了,不过你们那里有人很喜欢这样的场合。”
  “谁喜欢就让谁来好了,我们成什么了?”丁一嘟着小嘴说道。
  江帆看着她,笑了,这是丁一在他面前第一次说别人的不是。
  “笑什么?我听说李立想当一把手。”
  “说温局要回宣传部,然后他就有可能当一把手。”
  江帆说:“他当不了一把手。”
  “为什么?”丁一问道

  江帆说:“他太过于机敏,永远不适合当一把手。”
  丁一看着他,说道:“尽管我不太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我能懂你的意思,教教我。”
  江帆笑了,说道:“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一直做一把手,有一次胡宗南的空军轰炸延安时,一颗丨炸丨弹呼啸着落下来,***身边的警卫员和其他的工作人员都立即卧倒,丨炸丨弹爆炸了,地上炸了一个大坑,幸亏没有人员伤亡,轰炸结束后,***说‘怕死鬼,我都不怕,你们倒先趴下了。’其实丨炸丨弹爆炸了,警卫员卧倒是常态的反应,因为警卫员都是快速反应、行动机敏的人,而***为什么不卧倒呢?就因为他没有感知到。为什么***对丨炸丨弹飞来和爆炸的危险没有警觉呢?因为他当时正在深度思维中,当一个人深度思维时,他就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在日常的组织行为中,人们会认为这类人稳如泰山,能镇定自若,在危机时刻能起到稳定阵脚的作用,这些人能做一把手。像樊书记那样,你什么时候见他着急过?什么时候见他慌乱过?其实,这类人的本质是反应慢,反应慢而思考能力又强者,反而能冷静下来思考怎么应对,能够泰然自若,指挥大家应急。所以,像***和樊书记这样的人就是当一把的料,而不是像有些人那样先趴下或者逃走,比如李立,他就是超级敏捷的人,刚一觉得跟着张市长会有风险,担心自己将来仕途受阻,本能地快速地逃开,而不是同张市长一起应对困难解决难题,所以,这样机敏过头的人一般当不了一把手,组织也不会让这类人当一把手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