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冉的嗓音宽厚低沉,而且收放自如,难怪她主持联欢会的时候能够震住场。许多人能够播音,但是未必能在大型晚会上压住场,如果丁一主持户外一些活动,肯定不会有冯冉的效果,这也就是当年高尔夫俱乐部落成时,局里定的第一人选是冯冉而不是丁一的缘故。
  党伟走到丁一面前,向她伸出了右手,丁一腼腆的一笑,说道:“我跳不好。”

  党伟说:“我也跳不好,江市长跳的好,我刚才还让他带我着呢。”
  丁一笑了,她见过两个女人跳舞的,还真没见过两个男人跳舞的。跳着跳着,党伟兜里的电话响了,党伟慢慢将丁一带到圈外,说了声:“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说着就走了出去,立刻,又有一个年轻的面孔来到她跟前,跟她舞进了舞池。
  这时,跟冯冉跳舞的那个秃顶男人,搂着宋嘉玉在跳,岳素芬在和钟鸣义跳,雅娟在和另一个年轻人在跳,那个综艺部的主持人也在和一个年轻人跳。江帆和温庆轩则坐在沙发上,头挨着头在说话。
  冯冉唱完后,接下来是中宣部一个年轻干部在唱“恋曲1990”。他唱完后,江帆健步走到台上,说道:“下面,我把这一首送战友,献给中宣部年轻的领导们,你们回去后,无论将来分到哪里工作,都希望你们能记住亢州,记住我们共同工作的这段时光。”
  党伟带头鼓起掌。

  乐曲响起,党伟重新走到丁一跟前,挽起她,步入了舞池。
  这个小型联谊活动整整进行到了下午下班时间,最后一支歌是党伟点的,是一首“不想说再见”。党伟说:“感谢亢州,感谢钟书记和江市长,在我基层锻炼的生涯中,亢州的江市长和温局长给我留下了太深的印象,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基层居然还有像你们这样有着高深理论水平、有着先进执政理念的基层干部,想起无数个跟你们彻谈的夜晚,我的心里就激动,你们让我接触到了在上面接触不到的实际,让我了解了基层,了解了一大批基层优秀干部的良好品质,我相信,我们六人将来会散落到各个工作岗位上,人生的第一课我们是在亢州上的,我代表我们六人,要对亢州的领导和父老们说声谢谢!”

  掌声响起。
  “谢谢亢州,谢谢我们的领导,给了我们一次这样触摸基层的机会,这样一次学习的机会,是亢州,是基层,丰满了我们,我们无论走到那里,都不会忘记亢州。下面,我邀请丁一小姐和我一起唱这首歌,不想说再见。”
  又是一阵掌声。
  丁一一愣,她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个党伟,提前也不跟她说声。但是,不容她拒绝,党伟已经向她伸出了手,并且说道:“丁一小姐,别说你不会唱。”

  下面一片笑声。
  丁一站起身,走到台上,接过党伟递过来的另一只话筒,她刚想说什么,音乐已经响起,党伟冲他伸出手,意思是让她先唱。丁一举起话筒,唱到:“我不想说再见,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不想说再见,泪光中看到你的笑脸……”紧接着,党伟也唱到:“我不想说再见,心里还有多少话语没说完,我不想说再见,要把时光留住在今天……”唱到这里,两人共同唱到:“一辈子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一生中能有几次不想说再见,一辈子能有几个这样的夜晚,一生中能有几次不想说再见……”

  联欢会结束后,范卫东让广电局的人留下陪领导们共进晚餐,因为宋嘉玉孩子小,所以她必须回去,岳素芬悄悄问丁一,“想在这里吃吗?”丁一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不想。”
  谁知,她们俩的对话被李立听到了,李立看了一眼岳素芬,说道:“岳主任,你家里又没有吃奶的孩子,你着什么急?”
  岳素芬笑了,说道:“我没有吃奶的孩子有上学吃饭的孩子,这样,她们这些小姑娘在这里吃吧,我得回去给孩子做饭。”
  温庆轩听见后,过来说道:“必须要做吗?”
  岳素芬很反感李立刚才的态度,不必须也说成了必须,就态度坚决地说:“是的,我老妈这几天身体不好,我要回去给孩子做饭。”
  温庆轩说:“那行,让小高送你们回去。”
  丁一赶紧围上围巾,就要跟岳素芬一块出去。李立一看说道:“小丁,你跟着起什么哄?”
  温庆轩也说:“小丁就别走了。”
  丁一冲岳素芬伸了一下舌头,做了鬼脸,只好站住了。范卫东跟温庆轩说道:“温局,你这些战士们不错啊,一到吃饭的时候都争着往回走。”
  温庆轩笑了,急忙解释道:“都是女同志,有孩子拖累,没办法。”他看了看留下来的雅娟、冯冉、丁一还有综艺部的那个女主持人,说道:“听见了吧,领导批评咱们了,有的时候吃饭也是工作。”

  冯冉这时过来,走到范卫东跟前,挽住范卫东的胳膊说道:“不是吧,我怎么感觉范主任是在表扬我们呢?范主任,是不?”
  范卫东有些不好意思,抽回胳膊说道:“对对对,别听你们温局的,他不敢批评你们,借我的口批评你们。”
  哪知,冯冉又紧挨过去,又要去挽范卫东的胳膊,范卫东赶紧故作想起什么似的走开了。
  “美女们辛苦了,走吧,咱们去吃饭。”钟鸣义边系扣子边走了出来。
  后面跟着党伟等几个年轻人,江帆和锦安那个秃顶副书记最后出来,边走边说着话。他看了丁一她们一眼,说道:“走啊?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雅娟笑着说:“领导们先行。”

  丁一也调皮地看着江帆小声说道:“让列宁同志先走。”
  哪知她这句话一出,那个秃顶书记哈哈大笑,说道:“哈哈,你这个小同志还知道列宁?”
  江帆也被丁一这句话逗得哈哈大笑,他边走边跟秃顶书记说:“让列宁同志先走,是想让列宁同志给她们挡枪子。”
  “哈哈。”秃顶书记和旁边的温庆轩、范卫东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前面的党伟听到他们的笑声回过头,说道:“谁在研究列宁?”
  温庆轩说:“是我们小丁同志。”
  党伟说:“小丁,你在研究列宁?”
  丁一挽着雅娟的胳膊,边走边说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说了那么一句台词。”
  “什么台词?”党伟站住问道。

  雅娟说:“让列宁同志先走。”
  党伟说:“哦,是《列宁在1918》里的台词。”
  电梯旁边的林岩和小康,早就用手给领导们挡着电梯门,钟鸣义站在旁边,往里让着大家,那个秃顶书记说:“让列宁同志先走!”
  钟鸣义一听也哈哈大笑了,说道:“谁起头说的这句话,呆会一定要多喝一杯酒。”
  江帆说:“我同意钟书记的提议,凡是附和这句话的人,都要多喝一杯酒。”

  秃顶书记说:“江市长这话无形中又扩大了范围,扩大了范围,就是扩大了工作难度,执行起来就有困难。”
  “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阵大笑。钟鸣义说:“还是领导看问题深刻透彻,这些都是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应该学习的东西。”
  除去范卫东点头称是,没人再去附和钟鸣义。
  领导和客人们分两次下去,最后才是丁一、雅娟、还有冯冉以及综艺部的那个女孩子,温庆轩和范卫东也跟她们挤在了一起,林岩和小康他们早就从楼梯跑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