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2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岳素芬回来了,关上门不满的说道:“什么人,还没当上局长,就这副德性,真要当上局长还该怎么样?”
  丁一也觉得自从李立主管宣传以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像原来那么低调了,而且很是锋芒显露,有的时候温局对他都有看法,但是温局却从来都不表露出来,擅自做主,擅自删改播出的节目,擅自缩短或延长亢州新闻播出的时间,有一次宋嘉玉对此提出反对意见,李立居然说“新闻节目还不是跟咱们家的一样,想长就长想短就短。”后来,人大两位老干部对此进行了干预,温庆轩才把李立叫过去,强调了新闻节目播出时间的严肃性,这才没有再发生类似的情况。

  丁一没有接她的话茬,只是呵呵的笑了两下,岳素芬知道丁一不爱说闲话,也就不冲她发牢骚了,说道:“小丁,我下去等他,你也收拾一下,估计快到了。”
  丁一点点头。她感觉还是去办公室的好,来宿舍有些不好,毕竟这里是她的私密空间,想到这里,她就开门叫了一声,“岳姐——”
  已经走到楼梯拐弯处的岳素芬回过头,说道:“什么事?”
  丁一关上门,快步走到她跟前,说道:“还是到办公室吧。”
  岳素芬笑了,说道:“也好,反正咱们单位经常来人,如果不说谁也不知道他是干嘛来的,还以为是你的采访对象呢?”
  丁一笑了,她开开门后,先到开水房去打了一壶水,一会客人来总得有热水喝吧。丁一刚拎着暖壶进来,就听后面有人大声叫道:
  “丁一?果然是你!”

  丁一回头一看,就看见一个身穿呢大衣,长得眉清目秀的男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岳素芬。丁一觉得这个人好面熟,想了半天她突然说道:“贺鹏飞?”
  “对,对呀,我就是贺鹏飞!”那个人显得很是兴奋,他一下子就握住了丁一的手。
  旁边的岳素芬居然愣住了,这两个年轻人根本不用她介绍,原来他们认识。
  丁一没了想对象的尴尬,她忙给贺鹏飞拉过椅子,请他坐下,然后对岳素芬说道:“小月姐,我们认识。”
  贺鹏飞也连忙说道:“对对,嫂子,丁一,我同学。”
  岳素芬说:“那你怎么不早说?”
  贺鹏飞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因为她太神秘了,毕业后就不知去向了,您开始说的时候,我心里就犯嘀咕,是不是我的同学,但是我想天下哪有这样的巧事,重名的事每天都在发生,所以今天能来,很大程度上就是破解一下这个谜,看看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丁一,哈哈,果然是,你拎着暖水瓶过来的时候,尽管楼道看不太清,但是我也知道是你了。”

  丁一也笑了,她说:“你如果不叫我,我根本就不敢认你,你的变化可是太大了。”丁一说的一点都不夸张,从这个人阳光般的笑容和健壮的体格中,丝毫找寻不出当年那个小男生的羞涩和胆怯。这个人,就是第一个吻过她的那个男生,被陆原哥哥一挥拳头就吓跑了的男生。
  当年那个怯弱的男生,显然一去不复返了,他笑着说道:“我什么变化?”
  丁一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他说:“长高了,长壮了,变得开朗了,而且声音也浑厚多了,像个大人的样子了。”
  “哈哈哈。”她的话把贺鹏飞和岳素芬都笑了。贺鹏飞说:“我再不像大人的样子就有生理问题了。”
  岳素芬也笑着说:“既然你们都认识,也省得我废话了,这样,我回办公室,你们俩先聊着,我一会儿再过来。”

  由于是同学关系,彼此就没有生疏感,丁一给贺鹏飞沏了一杯水,想到她曾经给江帆比喻过的“第一个手指”也就是最初吻过她的那个人,正是眼前的贺鹏飞,她不由的笑了,贺鹏飞接过杯子说道:
  “丁一,你还是真没有变化,跟在学校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丁一感慨的说道:“老了。”
  “哈哈,哪里,还是校园时的模样,就连头型都没有变。”
  丁一坐了下来,说道:“你后来分配到哪儿了?”
  “我毕业后又考上了研究生,学的是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就分到了省城,现在在计算机研究所工作,你呐,你怎么到了亢州?丁教授完全有能力把你留在身边呀?”贺鹏飞不解的说道。
  丁一的眼里有一丝黯淡,贺鹏飞看了出来,赶忙说道:“不过亢州这几年发展很快,全国百强市县,而且你一开始就被分到了市委组织部,后来给市长当秘书,真不错,听说你还想回阆诸。”
  想必是岳主任已经把她的全部情况都介绍给对方了,丁一就说道:“嗯,我是这么打算的。”
  热闹的寒暄过后,丁一想起他是相亲来的,心里难免有些别扭,也可能贺鹏飞看出她的不自在,就说道:“我今天来,尽管是相对象来的,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来看看,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丁一,来时还跟咱们一个同学打听你呢,他也说不太清楚你分到哪里去了,你是不是也很少回家?”
  丁一说:“回家的次数也不少,就是很少和找同学们玩,因为许多人也都不在阆诸。”

  “你说的对,我其实也是这样,节假日回去的时间有限,也就是平时和同学们打个电话什么的。”
  “你们很忙吗?”丁一问道。
  “有课题的时候就忙,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忙。”
  “从省城到咱们家,用多长时间?”
  “两个多小时。”
  “哦,那跟我这里到家的距离是一样的。”
  “是。你现在工作很满意吧?没想到你成为党的新闻工作者了,无冕之王。对了,你那蝇头小楷还在坚持写吗?”
  “在写,不写爸爸会唠叨的。”
  “呵呵。”贺鹏飞笑了,说道:“能否让我看看?”

  “看它干嘛,那个字写一辈子都不会有变化。”丁一轻描淡写的说道。
  “对了,丁一,趁着你还不算全国知名,我能否讨一幅墨宝先珍藏着,等你出了大名的时候,我再拿出来拍卖,啪,五百万!”贺鹏飞兴奋的说。
  “哈哈,怎么可能?你别说笑话了?”丁一发现这个同学不但健谈了许多,还变得幽默了。
  他们互相了解了一些同学的情况,谈了一些当年校园的趣事,海阔天空,就是谁也不谈相亲的事,这时,岳素芬从外面进来,见这两人谈得眉飞色舞,就暗暗高兴,觉得这亲事十拿九稳能成,她说道:
  “真没想到你们是同学,这样,你们互相留个电话号码,平时多联系,多沟通。”
  贺鹏飞说道:“嫂子,我们不用电话号码,我连她家住哪都知道,当年我送她回家,被她哥哥看见,差点没给我一拳,吓的我撒丫子就跑,以后再也不敢跟她套近乎了,怕她哥哥揍我,呵呵。”
  丁一也笑了,说道:“是啊是啊,刚才我还在想呢,你跑得比兔子都快,其实我哥哥根本就没打算追你,更没打算揍你。哈哈。”
  “哈哈,是吗?诶,当时你是不是特别失望?”
  “就是就是,心想,这如果有一天在街上散步,遇到狼的时候,你会不会跟狼说,狼啊,吃她?,她肉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