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妻子的黑丝裤袜,竟从身后撕破了一个大洞……》
第262节

作者: 普通男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警务系统的事,什么时候,轮到其他人插手了。”后面的一个年轻丨警丨察嘀咕了一句。
  冯仑瞪了一眼那个年轻丨警丨察。
  “你想做什么?”年轻丨警丨察不悦道。
  “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冯仑皱了皱眉道。
  “你敢威胁丨警丨察。”年轻丨警丨察好似火气还挺大的,一手摸在腰间的手铐上,似是想把冯仑也直接给拘起来的意思。
  “一边待着去,这是宣传部的冯科长,是我们的友部门,哪有你说的份。”张队长扭头呵斥了一句年轻丨警丨察。
  年轻丨警丨察松开手,瞪了一眼冯仑,扭过头去,脸上丝毫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
  不过张队长看似训斥,也有意无意的点出来,你冯仑只是宣传部,警务系统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我皱了皱眉,看来事情搞的有些大,不过公检法系统里还真没有认识的人,这些暴力部门,没有熟悉的人,以后还真难办事。
  “冯科长改天向你赔罪,我们就先走了。”张队长拱了拱手笑着道。
  “走吧,还愣着做什么。”年轻丨警丨察推了我一下,就是让我赶紧的出去。
  “张队长我记得你是万达附近闵行区的辖区派出所,这里可是浦江区,你应该越界了吧。”陈倩突然冷笑道。
  “是啊,我看你们越界了,刚好我和浦江区的万山所长有些交情,我打个电话问一问。”冯仑呵呵一笑,作势就要掏出手机打电话道。
  “两位这是摆明了和我们闵行警务系统,过不去了?”张队长脸色一沉。
  “我们丨警丨察办事,你一个宣传部的管什么闲事,实话告诉你,这是我们所长吩咐的,你和浦江区的熟悉,我们所长还经常和他们一起喝酒,你看看,到底他们给谁面子。”年轻丨警丨察看张队长脸色不好,就再也肆无忌惮,什么时候,丨警丨察受过这样窝囊气。
  冯仑脸一黑,如果不是大白天的,肯定找人打他们闷棍。
  “行了,两位,我们还有事情要走,就不打扰你了。”张队长脸色一沉公事公办,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张队长如果你敢走出这个门,我保证你今天会被停止彻查。”突然后面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你敢威胁我?”张队长临近门口的时候,回头冷冷的望过来。
  “我不是威胁你,而是忠告你,老虎打架,小猫最好的选择就是躲在一边,免得伤了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抱任何不该有的幻想。”陈倩俏脸上透着一层寒霜,走过去直接一把推开了那个年轻丨警丨察,然后把我给拉了过来。
  “靠,敢公然抗法,信不信,你是女人我也照抓。”年轻丨警丨察非常愤怒,捋了捋袖子就是大步走过来。
  “小子你敢再动一下,信不信,我把你们老底都给爆出来,老子犯起混来,你们警务系统去年的那些脏事,信不信我直接上个内参,发到市委去,市委不管,信不信我直接发到中南海去,大家一了百了,包括你,上到你们所长,看不看能不能承受得起这个结果。”冯仑脸一沉,走到年轻丨警丨察面前拍了拍他的脸,冷冷道:“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不要以为穿着这层皮,就真能无法无天。”
  “我们是政府部门,依法办事,你吓唬谁!”年轻丨警丨察哼了一声,直接打开了冯仑的手臂,作势拿手铐要去拷他。
  “好,好,今天你敢拷我,明天我就拔下你这层皮。”冯仑气的大笑道。
  “小子,你还敢威胁我,公然威胁警务部门,我现在就可以拘捕你。”年轻丨警丨察倨傲道。
  “滚一边去。”张队长脸色一变,直接一把推开那个年轻丨警丨察,想要帮冯仑送开手铐。
  不过冯仑一闪身,躲了过去,他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老子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被人拷着,这个东西我要回家给我老头子看看,瞅瞅他是什么意思。”
  冯仑身子一扭,竟然一把推开张队长,找了一个椅子冷冷的坐了下来。

  “队长,这个家伙也太无法无天了,拷他怎么了。”年轻丨警丨察看冯仑连自己队长都不买账,不以为意道。
  “他爸是宣传部新闻司的司长,明年就会调任到北京宣传部任职,很可能是三个副主任之一,你拷他的儿子,砸了整个宣传系统的脸,谁也保不了你。”张队长阴测测的对年轻丨警丨察,看他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死人一样。
  “啊,我以为他……他只是一个科长。”年轻丨警丨察吓得脸色一变。
  “张队长这个事情你也管不了,还是给你后面的人打个电话,他想插手,就让他直接同我说话。”陈倩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道。
  “那行吧。”张队长感觉问题有些大条,急忙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去,不过这个电话竟然不管怎么打,都打不通。
  妈的,老子被坑了。
  我在一旁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难道陈倩用了什么招数。

  “三位这个事情,是我做的有些糊涂,您看,要不徐组长先忙,我们调查清楚了,再来解释。”张队长脸都吓白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都避而不接电话,这个事情太大条了。
  “既然打不通,我想你们所长,现在应该在检察院喝茶的,你回去之后,也收拾一下,准备配合我们调查吧,忘记告诉你,亲自去检察院一趟,我们人手太少,就不派人请你了。”陈倩冷冷道。
  “啊。”张队长吓得腿都软了。
  “不可能,我早上还看到我们所长的,如果要被带进检察院,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的。”年轻丨警丨察也是吓了一跳,强撑着辩解道,好似再给自己打气。
  “哼,我们陈组长昨天已经通过市委的任命,正式接任上海反贪总局一处处长的职务。”冯仑阴测测的笑着道。
  “反贪总局?”张队长吓得脸都白了。
  他太明白这个职能部门是做什么的,在上海直接对市委韩书记负责,管辖机构是中央,是近几年国家反腐倡廉,中央的第一人提出的号召,并亲自部署的职能机构。
  隶属于中央最高检察院,简称最高检下的特殊职能机构。
  可以在合理理由之下,随意调动公检法配合,在合适的条件下,可以内部开设搜查令,逮走任何一个涉嫌贪污的人。
  公检法机构面对普通人,可以便宜行事,上升到政府部门就会举步维艰。
  而反贪总局完全是针对职能部门,直接对中央负责,除了市委大楼里那几个常委,还能扛一扛,派出所所长这个职级,人家根本连理会都不理会,一句话就能直接当场逮捕带走。
  合理理由,合适条件,这些东西看似是个框框架架,可是谁屁股下面没有一点脏,也就意味着,反贪总局就是所有当官人头上,最害怕的机构,没有之一。
  我愣了一愣,不是说陈倩要等共青团结束才会任命职务的,不过想到反贪总局虽然隶属于上海市委,不过却是全国性的机构。
  没想到这个陈倩从杭州过来后,压根没有看上上海的地方职能机构,直接一步就上了北方的那条大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