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57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局长脸上堆起来笑,说:“不用不用,你们人过来就好。”
  我有点诧异,这大哥挺上道啊!
  随后便听到了这位大哥的心声。
  “这群特勤的人跟土匪一样,奶奶的,我可不招惹他们,没手续就没手续吧,回头打电话过去问问就好,不惹这几个瘟神。”
  没想到啊!特勤的风评这么不好,不过仔细想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特勤的级别高,压人一头,心里肯定不服气的。

  想明白这一点,我对他笑笑,说道:“你不怕我们是假的啊!”
  局长笑笑,笑得很世故,他说道:“我这么多年老丨警丨察了,眼神还是很亮的,你们三个一看就是特勤,假不了。”
  我笑笑,恭维的说了一句,“好眼力。”
  局长哈哈一笑,说:“三位是不是第一次来我们这边,不如我做个东,一起吃个饭吧。”
  领导别的可以不强,接人待物一定要强,尤其是拉关系,脸皮要厚,不怕被拒绝,更要笑得自然。
  这位都做到了,他就是吃这口饭的。

  不过现在这是什么时候,还想着吃饭,是猪吗?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人居心叵测,耽误特勤的正经事。
  我笑了笑,说道:“好意心领了,不过我们过来是处理问题的,越快处理越好。”
  局长说:“对对对,是我考虑的不周到,我的错。董组长,你们这边需要什么,跟我说。”
  这话说的很大气,正好,我还真有需要,我说:“还真的需要麻烦你,我们要了解一下情况。想看看咱们这边的调查进度,文件借给我们看一下,另外,我们还需要一个对案情了解的警官,你这边能安排吗?”
  局长连连点头,说:“能,这事没问题,你们稍等,我马上安排。”
  说着,他拿起了电话。
  我清楚的听到他心里说。
  “哼,特勤有怎么样,这里是青武县,你们的手长也伸不进来,这里关系错综复杂。这件事情水深着呢,想要从我这里突破,真是异想天开,没错,你们特勤牛气的很,不过你们都是傻子,高高在上。怎么能看到下边的事呢。”
  这人两面三刀,我脸上带着微笑,淡然面对。
  人都是这样,不稀奇,不过这位透露出一些信息,让我挺敢兴趣的,这里的关系错综复杂,说明这事有青武县的大人物插手,水深着呢,说明有阴谋。
  一个跳楼事件,背后有这样的牵扯,也是让我挺好奇的,有可能这就是青武县一直闭嘴的原因。
  打完电话,很快来人送过来文件,是审理此案的纪录,我翻看了一下,有死者的父母,有学校的老师,有同寝室的同学。
  我翻看了一下,便递给了宋岩,不用我说。宋岩便明白了,他认真的看了起来,这算是资源合理利用吧,宋岩看纪录,然后口头汇报给我,这个过程是他提取信息,整合资料的过程。
  陈正奇站在一边,他眼中有一丝不屑。
  我心中有了计较。
  宋岩虽然有异心,不过面子上还能过得去,并且宋岩现在表现很好,他有想要跟我合作的欲望,这方面,陈正奇就没有。
  不看个人能力,就看态度。陈正奇就不适合在我组内多呆下去,况且,他的能力也不是很强。
  现在,我没有罢免人员的权利,不过我想,那一天快了。
  宋岩看材料,局长跟我说:“董组长。我打电话了,那位丨警丨察现在有事,现在过不来。”
  我看着局长,说道:“公事私事。”
  我很急,抓紧一切时间,往前赶。

  可能有一些压力吧,这是我第一次带队,不能掉链子。
  局长说:“公事公事,上班时间怎么能做私事呢。”
  我说:“那这位丨警丨察现在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他。”
  对方惊讶的说:“不用这么着急吧。”
  我笑着点点头,说:“我怎么觉得你的态度有点怪呢。”
  局长笑笑,是那种莫名其妙的笑,他用手指着自己,说道:“我的态度有点怪。这话说的,董组长,你开我玩笑那!”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没开玩笑,我是觉得这事闹的挺大的,连我们都惊动了,下来处理这事。可是看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呢,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呢,你给我讲讲。”
  我笑嘻嘻的说。
  局长连连摆手,说道:“董组长,你误会我了,我只是觉得你们旅途劳累,总想多留你们一会。让你们休息休息,没想到因为这个却让人怀疑了,我真没有那个心,这里面没隐情,真的。”
  我笑笑,说:“你太紧张了。”
  局长对着我笑了笑,说:“董组长。是你吓到我了。”
  表面上感觉对方矮我一头,实际上对方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这姓董的眼睛挺毒,不过你毒又有什么用,你们三个人来到这里,谁卖你们面子,没有人,你们在这里寸步难行。”
  这位心里很有数。认为我们不行。
  我又问了一下给我们安排的那位警官。
  这次局长老老实实的打过去了电话,告诉了那位警官,配合我们工作,然后告诉我,这位警官现在就在学校呢。
  这样正好,本来我的下一站就是去学校,一箭双雕。

  我说:“谢谢你了,给我们工作这么大的支持,给你添麻烦了,以后有机会请你吃饭!”
  有机会,也有可能没机会,客套话。
  局长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不麻烦,还有,请客我来,这是我的地方,应该有我尽地主之谊。”
  这位的话也是客套,他心里对我是那个态度,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请客吗?我们三个人是瘟神来的,躲避还来不及呢。

  我笑笑。说:“行,我们先忙。”
  局长说:“董组长,你们慢走!”
  出了丨警丨察局,我们上了车,这一次,我们把我的车停到了一个地方,坐着宋岩的车去了学校。
  路上。我问宋岩,有没有什么发现。
  宋岩说道:“董组长,我确实有点发现。”
  死者父母的笔录有很大的出入,最开始是一个版本,之后又是一个版本,两者相差很大,之前的版本很普通,死者给母亲打电话,需要一笔钱,买学习资料,死者母亲说下次去学校的时候送来,死者稍微一点点不开心,除此之外,没有特别之处,之后的版本,死者的母亲推翻之前的证词,说死者说在学校里被人欺负,有人打他骂他,死者说不想念书了,想要回家。
  死者母亲说可能有人管自己孩子要钱,自己孩子只能谎称说要买学习资料,管父母要钱。
  寝室同学的口供到没什么变化,他们口中死者是个普通人,学习不出众,人缘一般,事发当天,寝室同学都睡着了,不知道死者出事,更不知道他被人欺负的事。
  学校老师的口供更是没什么变化。
  按照我来看,寝室同学和学校老师的观点可以忽略一下,他们受学校的影响太大,学校自然不希望出事,不希望有丑闻,这样的话,学校会做一些工作。
  死者家长的转变值得玩味,前后不一,改变很大,有很多种可能,值得深入调差,我想拥有读心能力的我,知道真相并不难。
  日期:2017-04-1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