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38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刘梦婷的帮助下,张清扬为陈雅换上了宽松的病号服,当看到她的胸口被白色的纱布缠了厚厚一层时,刘梦婷又忍不住落泪。
  “你们出去走走吧,我要睡觉了。”陈雅美丽的大眼睛闪了闪,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清扬,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刘梦婷拒绝道。
  “我送你下去吧,别辜负了她的好意。”

  听到张清扬这样说,刘梦婷又看了一眼陈雅,不再拒绝。她刚刚起身,陈雅又指着她的肚子问道:“梦婷,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还不知道呢,我妈妈感觉说是女孩,她说我现在的反映和她当年怀我是一样的。”刘梦这笑着回答,提到肚中的孩子,她难掩兴奋。
  “哦,”陈雅开心地笑了。
  张清扬望着陈雅的笑容,脑中突然想到了什么,暗暗地想小雅的思想还是受到了大家庭的影响。他已经明白了她关心刘梦婷怀的孩子是男是女的原因。

  陪着刘梦婷走在解放军总院的花园里,刘梦婷一边揉着肚子,一边说道:“清扬,你要好好对她,小雅……很不容易。”
  “这个我懂,你放心吧。到是你现在……我不在你身边,千万要注意。”
  “没事,有我爸妈了,子婷有空也来看我。”
  “嗯,那就好。”

  “老公,”刘梦婷停下脚步。
  “你现在到底有几个女人了?”刘梦婷的大眼睛忽闪着,就像蝴蝶的翅膀。
  “这个……你都认识的……”
  “呵呵,不说算了!”刘梦婷妩媚地白了他一眼,“有机会把你的这些太子妃们叫到一起,都能开两桌麻将了吧?”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张清扬老脸一红,随口又补上一句:“不够两桌的人数……”
  “哟哟……听你这意思,真想凑够两桌?”

  “逗你玩呢,呵呵……”张清扬尴尬地笑了笑,双手按在她的肩上,正色道:“婷婷,以后不许再说离开我的话了,知道吗?”
  “以后不说了,我刚才以为小雅生气了……”
  “你不了解她,”张清扬摇摇头,“我也不了解她……”
  送走刘梦婷,张清扬回到病房一瞧,小瞧正躺在床上无聊地望着天花板出神。他走过去,坐在床边,问道:“想什么呢?”
  “清扬,我想出院了……”
  “现在不行,还没有好呢,伤口容易感染。”
  “我……我想在家里过一个春节。”陈雅期望地看着张清扬。
  张清扬想了一会儿,说:“还有半个月春节,我想那时候应该出院了,但还是要注意一些。我答应你,如果没有太大的问题,就带你回家过年,好吗?”

  “嗯,”陈雅开心地笑了,然后问道:“清扬,我在胡一白身边时,你知道是我吗?”
  “我一开始就怀疑过,因为菲菲的性格和十年前你的性格一样,”张清扬笑道:“我记得有一次你当着伊凡的面让我难堪,我就感觉你是有意引起我的注意。”
  “嗯,我好想和你相认啊,又不敢……怕伤害到你。”陈雅有些失望地说:“你当时真的感觉是我了吗?”
  “感觉到了,当我知道那个地址是彤彤时,我就感觉到是胡一白身边的人在帮我!特别是当我和岳父通过电话,他让我同意胡一白的合作请求,并且带他到辽河飞机厂时,那时我就断定他一定知道了什么,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引蛇出洞。也正是那一刻,我才下决定拼一拼,让郑一波抓捕了伊凡。”
  “其实,我本不想让你参与进来的,可是我不想等下去了,我跟在他身边一年,都没有发现他的任何异常,如果不这么做,仍然没有证据表明他就是雪狐。”

  “傻丫头,这么说来,这个案子我是不是也有功啊?”
  “嗯,你是大校军官的丈夫!”
  张清扬捏了捏她的小脸,躺在她的身边说:“明天我带涵涵过来。”
  手机响了,张清扬拿出一瞧是岳父,马上接听道:“爸,有事吗?”
  “他要被枪决了,死前决定把他的财产献给国家,但是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他要见你。”
  “见我一面,捐出全部的财产?”张清扬感觉不可思议。

  “他很聪明,捐不捐出财产,能是他自己说了算吗?所以我也乐意做个顺水人情,满足他最后的愿望吧,怎么样?”
  “好吧,我同意。”
  “明天,我安排人去接你。”
  “行。”
  挂上电话,张清扬对陈雅说:“他要见我,还说会捐出全部的财产。”
  陈雅点点头,说:“他是一个聪明人!”
  “还是我老婆更聪明,因为你打败了他!”
  “是我们一同打败的他!”陈雅补充了一句。
  第二天,几辆军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正向京郊驶去。陈新刚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张清扬一同去看望胡一白。胡一白被秘密关押在总参大牢,据说那个特殊的监狱在地下,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具体位置。
  陈新刚的坐驾,是一台防弹奔驰,和普通奔驰相比,它的自身重量很大,因为材料特别,据说火箭弹都打不透。国家最高层的领导,基本上都是防弹轿车,陈新刚是军中要员,又有可能是下任的军内二号人物,他的安全受到了警卫局的重视。每次出行,前后都有护卫。
  很快远离了城市,前方是连绵不断的群山,这是燕山的余脉。拐了几个险弯,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山洞,它被一扇完全漆黑的大门挡住。陈新刚的车刚停下,那扇铁门就缓缓打开了,车子行进去,灯光很暗,看不清方向,张清扬只感觉在山洞足足行驶了有半个小时,也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弯,走了多少岔路,前方才明亮起来。
  张清扬跟随陈新刚下车,完全被这一切振惊了,他抬头,高不见顶,一层层的旋转楼梯,向高处盘旋,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高,更不知道这是在哪了。四周全是荷枪实弹的战士,见到陈新刚以后纷纷敬礼。
  张清扬没有马上走,而是四处看了看。陈新刚也知道这种地方对普通人来说很好奇,所以他满足了张清扬的好奇心,站在一旁没有催。
  “爸,这里……”张清扬惊叹得不知道说什么。
  “这里足足修建了8年,工程太危险,总共牺牲了二百多位战士,其中还有一位团长,三位连长。清扬啊,你知道我们在哪吗?”提到这里,陈新刚语气沉重下来。
  张清扬摇摇头。

  “我告诉你吧,我们在地下足足行驶了10公里,而现在你站的地方……是地下800米!早就远离京城啦!”
  张清扬再次被振惊,苦笑道:“我没想到国内也会有这种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