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9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儿子李耀军和女儿李瑾钰让李牧很是伤心,他们看到了小黑之后,居然,居然,居然把老爹给抛下了。
  李牧和冯玉叶坐在小竹凳上,有一张茶几,摆着茶具什么的。梁丽芳在门口的位置不时的慢慢踱步背着手,还是一副警戒的姿态。刘妈在那边收拾小孩的东西,不时的去看俩小孩。
  李耀军和妹妹李瑾钰把小黑折腾坏了。
  那小黑膀大腰圆的,毛发亮泽软乎乎的四肢有力,长得还挺帅,那叫一个精神,尤其是眉头上面的两个小黑点,更增添了几分神采。

  这一熟悉了,李耀军和李瑾钰就喜欢上这大狗了。
  这会儿,李耀军扣住小黑的脖子,训斥着,“大狗!蹲下!你不蹲下我爬不上去!”
  小黑可怜兮兮地看向李牧,希望他能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我他瞄的招谁惹谁了?
  李牧笑吟吟地看着,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
  小黑只能认命地趴下来。
  它实在是太庞大了,蹲下来也差不多到李耀军的脖子那里。李耀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爬上去了,骑在小黑的背上,两手拽住它脖子那里的那一圈好看的毛发,嘿嘿地得意地笑着,“起来!驾!驾!”
  小黑慢慢站起来,维持着平缓,小心地向前迈步。一开始李耀军还有些摇摇晃晃,很快就适应过来了,开始伸手去拍小黑的屁股,“大狗!跑快点!跑起来!你怎么那么奔啊!”
  李牧连忙出声,道,“小黑,别听他的,慢慢的,别摔了。”
  小黑哀嚎了一声,你们父子就折腾死老子吧。
  李瑾钰不干了,本来站在那边看着的,小姑娘胆子没男孩的大,这会一看哥哥骑得这么开心,马上就撒腿跑过去,张开了双臂,“我也要骑大狗!”
  她这一跑,吓得刘妈扔下手里的东西就跑过去把她给抱住,嘴里道着,“哎哟小祖宗,这要是撞着了可怎么办。”

  说着,刘妈就招呼梁丽芳,“小梁,你看着耀军,别给摔下来了。”
  李瑾钰小嘴一嘟就哭起来,“不嘛不嘛!我要骑大狗我要骑大狗!”
  这一哭给李牧的心都哭碎了,本来就没什么时间陪孩子,见着孩子还不百依百顺,就赶紧的说,“刘妈,你就顺着她吧。”
  李牧当然想过去和孩子玩,但孩子根本不认他,只能坐在那里干着急。

  一番折腾,刘妈和梁丽芳总算是一个人一个的,让俩孩子轮流骑大狗。俩孩子笑疯了,可就苦了大狗。
  李牧说,“小黑你别拉着个脸,晚上给你加餐。”
  小黑这才高兴一点,这才像话嘛。
  李牧给冯玉叶倒了茶,说,“我还计划着国庆的时候休假回家,你就带着孩子过来了。”
  “行了,休假,你什么时候休过假。”冯玉叶斜了李牧一眼。
  李牧尴尬地笑了笑,指了指院子,说,“这里挺不错了,环境好空气好。住上一段时间吧,孩子都不认我了,想想啊,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尽到责任。”
  “我是计划住上一个月的。你看那一车东西,该带的都带过来了。”冯玉叶说,“爸爸已经赴京,妈妈也跟着过去了,待在家里也没意思。”
  “我爸妈回去了?”李牧问。
  冯玉叶说,“你姐又生了一个,前几天就回去了。爸妈说了,过段时间我把孩子带南港去,到那边住一段。”
  “这样也不错。”李牧苦涩地笑了笑,这颠沛流离的,家不像家。
  冯玉叶冷哼了一声,“你说你像话吗,姐姐生小孩都不知道。”
  李牧要说话,冯玉叶摆了摆手打断他,“行了,别解释了。”
  李牧闭嘴不言。

  沉默一阵子,冯玉叶才沉声说,“你不要想太多,权当是休息了。你的岳父大人说,只要你一天穿着军装,就别想清闲下来。我估计用不了多久,上面就会启用你。”
  “无所谓了。可以选择的话,找个稳定的岗位,咱们家也可以有个家的样子。”李牧说。
  冯玉叶歪着脑袋看他,“你真的这么想的?”
  李牧坚决点头,“我当然是这么想的。”
  “我是不信的。”冯玉叶冷哼。
  夫妻俩见面的时间少,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能真正了解李牧的能知道他内心里想什么的,也只有妻子冯玉叶了。

  冯玉叶说,“知道你心情郁闷,来之前我打听了一下,给你带了个好消息,想不想听?”
  李牧说,“当然,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消息。前几天老连长来电话说,现在107团的兵们,总是提不起训练情绪来。南苏丹一战,对团里的打击太大了。牺牲了那么多人,还有刘辉和李嘉图……他们是我亲自从家里带到部队的,我还给他们父母的,只一张纸。”
  冯玉叶轻叹一口气,“但是他们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咱们党,咱们国家,正是因为有前赴后继的牺牲,才有今天的成就。”
  李牧苦涩一笑,“道理我都懂,可这心里依然是迈不过去这道坎。从第三旅时期到现在,我最庆幸的是,和我并肩战斗的弟兄们,几乎没有伤亡。南苏丹一战,十几名同志在我的手下牺牲。代价太大了。”
  冯玉叶不知道怎样安慰李牧,事实上她很清楚,李牧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时间。把他放到农场这边来,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给他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他心里迈过这一关。

  “说说吧,什么好消息?”李牧问。
  冯玉叶说,“你原来的搭档,维和部队的政委王明,被撤职查办了。”
  “哦?这倒真是个好消息,具体什么情况?”李牧有些意外。
  他在战场上打了王明,还把他给绑了起来,要追究的,应该是他李牧的这个行为,王明被撤职查办,的确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冯玉叶撩了撩刘海,说,“还能是什么情况,不都是因为你。你把他绑了,他气不过,向上面报告要求处分你。他没有想到的是,你是被处分了,但上面也查到了他的一些不符合规矩的事情。当时他私自下达停止攻击命令造成了一定伤亡,上面查清楚之后,就把他给撤职查办了。听说几乎一半的伤亡,是当时停止攻击造成的。”
  李牧长叹一口气,“外行指挥内行,往往造成的损失更令人心痛。就算是要停止攻击,也应该先调整好布置,然后才能从进攻转为防御。王明是罪人。”
  “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高兴了点了吧?”冯玉叶说。
  李牧略微苦笑,“但白白牺牲的战士,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喝了点茶,李牧说,“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是107团。刘辉和李嘉图的牺牲,对部队的打击非常大。107团本来就是新建的部队,官兵的士气高昂,但越是这样遭遇这样的打击,所造成的伤害更大……”
  “李牧。”冯玉叶打断他的话,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来,握着他的手,在李牧看向她的时候,她说道,“你知道,上级领导机关也知道。徐岩老连长当了代理团长,还有温朝阳政委在,副政委张以陌当时又是你的助理,团里大多数干部都是你带出来的,你应该相信他们。”

  日期:2017-04-19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