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买家秀上发现了美女老师的照片,她竟然……》
第102节

作者: 一横二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收拾完了他们正要离开呢,邻居张大叔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说:“小枫,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半天了!”
  我皱了皱眉头问:“张叔,啥事啊?”
  张大叔说:“不得了了,你妈出事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浑身都要炸了似的,惊呼道:“什么?!”
  我干翻了这群混子,顺便还敲诈了五千块钱,本来还挺高兴的,一听到我妈出事的消息,我整个人如遭雷击,一把抓住了张大叔问道:“怎么回事?我妈怎么了?”
  我妈是我这辈子最在乎的人,她为了我辛苦这么多年,没有过一天的好日子,我还没来得及报恩,如果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疯掉。
  张大叔说:“她今天出去摆摊,被城管抓住了,说要没收她的车,并且罚款三千块,你妈一听就急了。死命的护着摊车,哀求他们,最后有个城管失手推了你妈一下,她的脑袋撞到了电线杠上,现在已经送到医院去了。”
  我听到这里。整个人瞬间炸毛了,心中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
  我妈一向不与人争斗,苦苦哀求不成,这群混蛋竟然还敢动手打人,我以前也在网上看见有城管打人的事件。相当的恶劣,却没有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妈的身上。
  我连忙问张大叔:“在哪个医院?伤得重不重?”
  张大叔说:“就在宁东区医院,伤重不重我不知道,反正当场就撞得头破血流,人都昏迷过去了。这群混蛋下手太狠了,你妈只是恳求他们别把车拖走,也愿意交罚款,可他们就是得理不饶人啊!你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吧,对了,记得带钱啊,住院费啥的我们邻居几个先凑了一点,但肯定不够!这会儿你张婶儿还在医院守着呢。”
  我对张大叔说:“张叔,谢谢你,你们的钱我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张叔说:“没事,都是邻居嘛,你别耽误了,快点去医院。”

  我撒开腿疯狂的跑回家里,找到我妈平常存钱的银行卡,骑着摩托车就赶紧往区医院去了,一路上我心如火烧,焦急得不行,不断的念叨着:“妈,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你出了事,我可咋办。”
  我妈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在我眼里,她就是家里顶梁柱,她出事了,我们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就等于是垮掉了。
  我一路风驰电擎的赶往医院,把车停下后。就像火烧屁股一样冲了进去,往急诊室而去。
  张婶儿坐在急症室门口的椅子上,另外还有两个邻居也都在,这些人都穷,平日里邻里关系也都挺好的。他们有的人是摆水果摊,有的人卖麻辣烫啥,我妈当初去摆小摊也是因为邻居的劝说。

  张婶儿看到我,立即站了起来说:“小枫来了。”
  我跑过去问道:“张婶儿,我妈怎么样了?有没有危险啊?”
  我都急得快哭了。张婶儿安慰我说:“没事的,没事的,小枫,你别担心啊,你妈妈人这么好,这么善良,老天爷会保佑她的,一定没事。”
  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心急如焚的在急诊室外面等着。另外几个邻居见我来了,就都走了。毕竟还得做生意了,只有张婶儿还留下来陪着我,我问张婶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您能不能给我说说?”
  张婶儿说:“那群挨千刀的狗东西,平日里就总是到处抓我们,非要我们拿摊位费,否则就不让我们摆摊,我们都是穷苦人家,哪里斗得过他们?虽然心中万般不愿,但也只好把钱给了,你妈妈性子还是倔,不肯出这笔冤枉钱,这不,下午被抓到了,当场没收了车,还说要罚款。”
  我握紧了拳头。眼中满是怒火,这群当职者中的确有很多败类,本身就是闲散人员,凭关系混了一张皮穿在身上,整天耀武扬威。以欺压穷苦百姓为乐,还要以权谋私收取摊位费,实在是可恨之极!

  张婶儿继续说:“摊车本来就是我们的命根子,大家都靠这个赚钱呢,你妈当时抓着车哀求他们不要没收摊车,也愿意交罚款,但这群挨千刀的死活不答应,你妈不肯松手,他们就骂了起来,有个男的打了她一耳光,抓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拽,我们这些邻居看不过去了,都过去劝说。谁知道这群人不但不听,还叫嚣着说什么打死了也是活该,大家都跟他们理论起来,混乱中他们推了你妈一下,就撞到了电线杠上,当时脑袋就撞破了,鲜血直流啊,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我越听越气。只觉得胸中一团怒火在熊熊的燃烧着,脑子里浮现我妈被打耳光,被抓着头发在地上拖拽的一幕,简直是目呲欲裂。
  我喘着粗气问:“我妈受伤后,他们怎么处理的?”
  张婶儿气愤的说:“他们哪里肯定管啊。嘴上都说撞死了也活该,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车给拖走了,还威胁我们这些人不准闹事,否则就跟你妈一个下场,我们几个邻居才赶紧把你妈送到了医院来。”
  这事的前因后果我算是完全了解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如果不是我妈现在还生死未卜,我真想拎着刀冲到城管处去砍死这群王八蛋。
  我暗自发誓,一定会让这群混蛋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我陈枫誓不为人。

  我在等待的途中,给我小姨打了个电话,小姨听说之后,也是勃然大怒,说马上就赶过来,小姨还没到。急症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我赶紧跑到了门口去,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迫不及待的问:“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医生神情严肃的说:“伤者脑部遭受剧烈的撞击。导致脑血管破裂,颅内出血,情况比较严重,建议尽快转院进行治疗。”
  我听到医生这话,两腿一软。差点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赶紧要冲进去,却被医生给拦住了说:“现在伤者还在昏迷状态,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家属不要进去打扰。我们已经联系了宁江第一人民医院,救护车会把伤者送过去。”
  我靠着墙壁,眼泪再也忍不住了,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因为担心和恐惧,我浑身宛如筛糠一般颤抖着,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打击了。
  这时候,我小姨也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问我:“小枫,我姐怎么样了?”

  我看到小姨,便扑到了她的怀里哭了起来,面对别人去欺负,侮辱,我都可以从容面对,更不会哭泣流泪,但我妈受了这么重的伤,我真的感觉是天都塌了下来。
  医生已经把我妈用车给推了出来,此时她还挂着氧气,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白纸。脑袋上裹着厚厚的纱布,隐约可见纱布里面都是血红的。
  “妈,你快醒醒,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我拉着推车,跪在我妈的面前,肝肠寸断,泣不成声,我小姨也是眼圈发红,眼泪流了出来,护士说:“家属赶紧闪开,我们要送上车转院。”

  日期:2017-04-2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