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90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培德听得大喜,一拍桌子赞道:“老弟啊,今天跟你吃这顿饭,比我在寒水县干上一年都强啊。来,我再敬你一个!”说完举杯又敬。
  李睿呵呵一笑,说声“客气了”,和他干了这一杯。
  这次石培德主动拿起酒瓶为李睿倒酒,李睿也不和他客气,更不玩虚的,比如虚情假意的劝阻一番,跟石培德这样的精明人物用不着这一套,人家作为省(党)委一秘,什么场合没经过?什么人没见过?跟他玩虚的,只能被他耻笑,就任由他倒酒,嘴上续道:“再说说寒水县本地官员势力。说实话,关于这一点,我并不了解,但随着原县委书记的落马,这伙势力就出现了一个突破口,或许剩余多数官员仍然保持结盟关系,但势必会有部分官员另寻出路,你可以把这批心思活络的官员团结起来,迅速结成你的同盟,你也就能站稳脚跟了。”

  石培德喜不自禁,拍掌赞道:“妙,妙,真是太妙了。老弟啊,不怕你笑话,我一直以为你比我年轻,所谓少不更事,经的事没我多,阅历没我丰富,官场能力不如我,今日一谈我才知道,你比我强太多了。有了你的指点,我在寒水县大有可为啊。”
  李睿笑着摆手道:“培德大哥你谬赞了,我顶多有点小聪明罢了,在你面前指点江山完全就是班门弄斧,你随便听听就好,千万别笑话我。我再说下寒水县的县情:这是一个贫困县,背靠太行山,耕地少而山地多,一二三产业都不发达……”
  这顿酒直喝到十点才结束,石培德如愿从李睿口中打听到了寒水县的情况,李睿也进一步收获了石培德的认可与友谊,两人可以说是各有所得,收获满满。
  李睿与石培德握手道别后,醉醺醺的从青阳宾馆出来,站在路边,挥手拦下辆出租车,可他刚坐进去,出租车还没开动呢,就有两个执勤的交警凑了过来。
  其中一个交警敲开驾驶位车窗,很不客气的对司机喊道:“驾照,车本儿!”

  那司机一脸懵懂,看看他,又看看自己停的位置,道:“同志,我没违反交通规则吧?”
  那交警喝道:“少废话,让你拿就拿!”
  那司机不敢抗拒,从手套箱里找出行驶本和驾照,隔窗递了过去。
  这种现象司空见惯,李睿也就没往心里去,何况也有点喝多了,也没心情多想。
  那交警假模假样的看了下司机的证照,后退两步,站到马路牙子上,招手道:“下来下来!”
  那司机脸色大变,惊疑不定的问道:“怎么了同志?我这……没事吧?干吗呀?”
  “少废话,让你下来就下来,不下来还让我请你下来啊?把车熄火!”
  那司机委屈得不行,却也不敢多问,老老实实把车熄火,推开车门要下,却忽然发现什么,懊恼的一拍脑门,小声嘀咕道:“靠,忘戴安全带了!”
  李睿眼瞅着他下去被那交警处理,估计要耽误很长时间,便下车再次拦车,但过往的出租车眼看他身边有交警在查处什么,哪敢过去凑热闹,就算自己没问题也不想沾这个晦气,所以对他的招手都示若不见。他站路边拦了好几分钟,都没出租车过来。
  李睿很快发现了这一点,想了想,索性横穿马路,跑到对面拦车,反正对面才是回家的正方向。这次他很快拦下一辆出租车,刚刚坐好,对司机说了家所在小区,就见刚才那俩交警也横穿马路走了过来,拦在头前,还是之前执法那个交警,敲开驾驶位车窗,让司机拿出驾照与行驶本。
  同样的一幕场景再次上演,李睿就算是傻小子,也发现了不对,他脑子里的酒意立时去了十之五六,下了车来,看向那俩交警,却发现另外一个交警正看笑话一样的看着自己。

  那交警见他看向自己,急忙转开头去,不与他对视。
  李睿心头跳了两跳,这俩交警什么意思?怎么自己一打车他们就查司机的证照?这是故意针对自己,还是无意间的操作?这俩交警自己一个也不认识,不存在与他们结怨的可能,也就不会被他们报复,难道是后者,只是碰巧?
  为了确认心头所想,李睿假作什么都没发现,往西走了四五十米,站到靠近市委大门口的地方再次打车。可刚才与他对视那个交警很快追了他去,在靠近他的地方慢下来,似乎随时准备上前拦阻。
  “靠,这不明摆着故意针对我?”
  李睿立刻就明白过味儿来,又寻思一回,已经想到了某种可能,冷笑两声,走向那个交警,大声说道:“是曾遇时让你们这么干的?”

  那交警没想到他会主动打招呼,微微一怔,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咳嗽一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睿冷笑道:“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和你们支队长曾遇时结了仇,他想不到好的办法报复我,居然派你们过来玩这种小把戏,他以为这样恶心我,我就怕了他吗?呵呵,你回去告诉他,他想差了,我只能更鄙视他。 你们不许我打车是吧,非要我腿儿着回去,可我偏偏不让你们如愿。我今晚不回家睡了,我在青阳宾馆住下,看你们能奈我何?”说完嗤笑两声,看看左右无车,再次横穿马路,回往青阳宾馆。

  那交警愣愣的看着他,半天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时那个执法的交警追上来,眼看李睿回到了马路对面,疑惑的问道:“他怎么又回对面了?”
  “啊,他说他不打车了,今晚就住青阳宾馆!”
  “啊?为什么呀?”

  “他识破我们了……”
  五分钟后,在家未睡的曾遇时接到了亲信的电话,听后脸色一沉,骂道:“这孙子倒是狡猾。不过这他么只是刚刚开始,他给我等着的,好戏还在后头呢。”
  转过天来,一大早石培德就从青阳宾馆退房,前往寒水县了解民生县情,为主政寒水做好充分准备,李睿则前往市委,继续他的秘书工作。
  这天又到了孙淑琴去北京化疗的日子,宋朝阳要上班,不能陪她前往,就让保姆陪她一起乘坐动车跑这一趟。二人一大早就从市火车站买票上车去了北京,回程会在三四天之后。
  朱海英不知道从哪得到了这个消息,还上午呢,就给李睿打来电话,定好了晚上的节目安排她在宋各庄水库一个私家度假山庄订了一套度假别墅,白天她和梁洁虹先赶过去游山玩水,等晚上下班后,李睿再带宋朝阳过去,四人一起在别墅里享用水库炖大鱼和美酒,吃完饭再唱歌跳舞打牌,什么开心玩什么,来个欢畅之夜。

  李睿对这个安排没有任何意见,当下答应下来,等中午吃饭的时候,说给了宋朝阳知道。
  宋朝阳一听非常高兴只要是能和梁洁虹在一起,他就高兴。另外,孙淑琴的离家,也给他一种身心自由的感受,就像是笼中鸟终于回到了大自然中。他决定好好利用这个晚上,争取能把他和梁洁虹的关系更进一步。事实上,这几天他和梁洁虹天天见面,虽然在一起的时间有长有短,但两人感情已经迅速升温。他不知道梁洁虹对他什么感觉,但他对梁洁虹已经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他也愿意相信,梁洁虹对他很有好感,如果今晚趁热打铁向她求爱,说不定能被她接受。

  日期:2018-04-09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