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83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是很清楚啊,不过肯定便宜不了。”机头眼珠子转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在海神6下船,后来在公司内部刊物上看到机头在马尼拉因盗窃美军墓碑被抓的照片。
  照片上的机头在美军墓地里带着手铐,一脸的狼狈,身后堆放着三块被放倒的十字架墓碑,胳膊被两个微笑着的菲律宾丨警丨察架着。
  配文是这么写的:海神6轮机工长刘兴军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美军墓地盗窃墓碑,因墓碑太重,无法同时携带2个及2个以上,刘兴军逃跑速度过慢,被巡逻丨警丨察当场抓获,遣送回国,望公司其他船员引以为戒,在国外洁身自好。
  这件事告诉我们不管做什么要量力而行,哪怕是偷墓碑。
  海神6在船厂待了几天,只是船体跟一些管道做了一些保养跟维修,其他部分的敲锈油漆公司决定等开航后由船员自己处理,公司给海神6挑了个开航的黄道吉日,我们也都紧张的熟悉着船上的一切。
  船长是大连长海县的一个小岛上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有些迷信,行李箱里居然还有个女神像,丰腴的笑着,穿着一身仙袍,一只手拖着一个不知名的器具,另一只手指向远方,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属于哪个部门的,反正不是佛教就是道教,肯定不是耶稣那部分的。
  船长让水头做了一个箱子,挂在驾驶台正中心的墙上,把神像塞到里面,外面放上贡品,点上香炉。
  开航的时候,船长对着神像鞠了三个躬,嘴里默念着,似乎是在祈祷着它能保佑我们平安。
  船往澳大利亚方向开,二十几天的航程,船长每天中午必定朝神像一拜,虔诚的像个孩子,我值班的时候也小心翼翼的看着箱子里的圣物,或许这东西真有着通天的神力,能保佑我们吧。
  做二副最多的工作就是修改海图,航行通告,累的手指头都快断了。
  公司要求我们自己保养压载舱与货仓,所以水手都不值航行班,而是每天跟在水头后面,加上两个卡带,6个人天天跟鬼一般的敲锈。

  开航后的第四天,我跟机舱三鬼交换了正午报告,一个人在驾驶台无聊的改着航行通告。
  “二副,气象报告出来了吗?”船长推开驾驶台的门问我。
  “船长,还没有,还得半个小时吧。”我看了一下时间。
  船长没有说话,径直走到神像跟前,重新点上香,插在香炉里,我知道船长该鞠躬了,赶紧跑到船长旁边,准备跟他一起献上敬意,来保佑船的平安。

  “请保佑海神6平平安安。”船长低头说道,我也赶紧把头低下。
  “嘭!”忽然一声巨响,我感觉船体一阵剧烈的晃动,我跟船长都被晃倒在地上,神像也被震了出来,掉在了驾驶台的仪表盘上,手跟头飞到了左舷,身子飞到了右舷。
  船长顾不上站起来,手脚并用的去拿他的神像,大副已经冲到了驾驶台。
  “船长,怎么了?哪里炸了?”大副紧张的叫着。
  我爬起来扶起船长,只见甲板上一个卡带疯狂的跑着,嘴里大喊着救命!
  我这才发现海神6第二压载舱的左舷人孔盖已经飞了起来,隐隐约约看到船体的左舷有一个巨大的洞!
  “怎么回事?是不是有鱼雷?”船长顾不上他的神像,指着船体大叫道。

  “我草!水头他们在压载舱刷油漆呢!”大副大喊着往甲板跑去。
  “二副,通知机舱停车!”船长冲我说完,跟在了大副后面。
  我把逐一降速操纵着车钟,然后手柄指到了停车位,船上的其他人听到了爆炸声也都跟着跑到了甲板上。
  海面上没有什么风浪,我也看不到附近有什么军舰,不可能是被人袭击了啊,我看了一下海图,附近水深都好几千米,不能搁浅了啊。
  甲板上喊救命的卡带已经疯了,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船长跟大副趴在压载舱人孔盖里往里瞧着,人孔里往外冒着浓浓的黑烟。

  “二哥,怎么了啊?撞了啊?”三副也来到驾驶台,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老三,你在驾驶台待一会,我下去看看。”我说完也跑了下去。
  “都炸死了!都炸死了!”卡带抱着甲板的透气孔,一脸的惊吓。
  “卡带,怎么回事?”我拍拍他的肩膀,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水头他们,都炸死了!”我这才发现卡带的工作服都快被烧光了,头发也是被火烧过的痕迹,我草,难不成真碰上鱼雷了。
  “大副,你拿水尺量一下压载舱的水,赶紧通知机舱排水,水头还在底下呢,我看侧边的洞挺大了,你找两个水手下压载舱看看,能不能拿东西堵上。”船长说道。

  “船长,今天甲板上的水手卡带都在压载舱里刷油漆呢。”大副一脸的焦急。
  “二鬼,找几个机工,戴上EEBD(呼吸器)下去看看怎么回事。”船长感觉这次事情大了,一脸的严肃。
  “都炸死了!都炸死了!”卡带紧紧抱着透气孔的管子,不停的哆嗦着,别人怎么劝都不松开。
  机舱的发电机抖动了一下,压载泵启动了,左舷的压载水出水孔开始往外出水,海面上传来哗哗的水花声。
  “船长,压载舱里的水1米多。”大副从量水孔里拿出水尺。
  “告诉老鬼拿两个泵一起抽水,你继续量水,水深半米以后下人。”船长点了一支烟,左右踱着步。
  “卧槽!你看,压载水出的全是血!”一个机工指着船舷外的水花。

  我们都把头伸了过去,只见出水孔里的水由白变红,然后再变白,紧接着又变红,红白交替着往外喷着。
  “大副!马上下人!”船长已经怒了。
  机舱里的机工互相推诿着,谁也不想下去,其他实习生们早已经吓的不见踪迹,二鬼三鬼拿着EEBD跑了过来,矗在甲板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船长,他们不敢下去啊!”大副一脸的愁容。
  “不下?不下去你他妈给我下!拿EEBD(应急逃生呼吸器)过来,咱俩下!”船长扔掉手里的烟,浑身哆嗦着。

  日期:2017-08-2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