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82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话还没说完,舞台的灯忽然灭了,重新开起来的时候,出现了6个穿着暴露的妞,四个小菲,还有两个应该是乌克兰那边的,她们随着音乐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然后一点一点的把上衣脱掉,半裸着继续跳舞。

  “老三,这个还行。”我咽了一口唾沫,点了支烟。
  “二哥,你看中间那两个,哎呀,我去,来劲呢!”三副指着两个乌克兰的姑娘,胸前的两只篮球砰砰的直跳。
  还是这个过瘾,我的心跳也随着姑娘们的篮球一起跳动着。
  台上的人跳了一会舞,开始拥抱在一起,整个景象就好比NBA全明星赛里的三分球大赛,到处都是篮球,篮球跟篮球触碰在一起,弹开,又交融,我跟三副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旁边的男人们估计也忍受不住这种香艳,驻足观望着。
  看台下有的人已经开始往上面扔钱了,我跟三副也往前靠了一下,希望能离篮球近一些,最好能拍打一下。
  两个乌克兰的女孩率先脱掉下身的衣物,没有杂草从生,干净的像一块白玉,两个人的眼神特别的诱人,不停的往人群里看着,舌头伸出嘴外,时而交织,时而徘徊,人群里面也是一阵躁动,我好像感觉到后面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顶着我。
  “我草!”我把屁股收了回来,往后怒瞪了一眼,居然是水头。
  我算了一下时间,快俩小时了,水头的肾虚看来是治好了呀,我记得他以前在孟加拉找花船小姐的时候,喜欢骂人弄事,一般说三声草泥马就完事儿了,这次居然能坚持这么长时间,而且硬度也有所增加啊,刚才顶我屁股那一下挺疼的。
  水头脖子跟脸上有一些红红的痕迹,好像是伤口,手里拿着一个黑包,我这才看清,他刚才顶我屁股的东西是黑包里的东西。
  “水头,咋样啊!脸上咋还给抓花了啊!”三副也瞧见了水头。
  “还行,还行!”水头笑的很满足。
  三副扭回头,继续瞪眼看着舞台。
  “水头,你这是弄的什么东西?”我指了只他手里的黑包。
  “我草!”水头看着舞台大喊一声,周围人也大叫着。我赶紧把头转了回去。

  舞台上的女人们已经交融在了一起,六个人变成了三根天津大麻花,缠绕着,摩擦着,篮球都被压成了扁的,我哆嗦着摸了支烟,压一下我已经爆发了的荷尔蒙。
  六女的舞蹈获得了在座观众雷鸣般的掌声,我把手都拍红了,三副更是大叫着,把手塞进嘴里,吹着哨子。
  “老三,我去美军墓地了。”水头把我拉到一边,低声告诉我。
  “我草,水头,你们都跟墓地有仇啊!”我有些乐了,这哥们找了借口出去玩,原来是去墓地搞东西去了。
  “他妈的差点摔死我,墙太高了,我回来的时候差点没翻过去,你看看给我腿卡的。”水头指着自己的左腿,上面一片淤青。

  “怎么样?有没有好东西?”我忽然很感兴趣。
  我突然想起当初在日本跟机头去墓地的时候搞的那尊石头的雕像回国还卖了好几百块钱,菲律宾的美军墓地还有围墙拦着,应该得有不少好东西吧。
  “搞了一个这玩意儿,不知道值钱不?”水头指了一下手里的黑包。
  我往四周看了一下,大家都在跟台上的妞们互动着,三副也还沉浸在妞们的挑逗中,我侧了一下身子,挡住别人的视线,撩起了大厨的黑包。
  “卧槽!水头你怎么把这东西给弄来了。”大厨的黑包里,赫然躺着一个白色的十字架。
  “老二,这玩意儿值钱不?墓地里全是这东西,在地上插着满满的一片啊,拔也拔不动,我扒拉了好久才弄上来。有的地方还有六角星的,我没拿下来,我摸着这东西料子不错。”水头一脸真诚的看着我。

  “水头,这玩意儿应该是大理石的,这是墓碑啊!一个十字架墓碑底下埋一个人,这地方当年最少挂了5000美军啊,人家全靠这玩意儿传递信息呢,你等于把人家的天线拔了啊!这底下要是个普通士兵还好,万一是个将军,晚上还不得上你床啊。”我低头对水头说着。
  “不过我挺佩服你的,这玩意少说也得7,8十斤,你咋弄回来的。”我掂了一下十字架接着说道。
  “大理石的啊!”水头是个唯物主义者,我说了那么多他就听见大理石了。
  “老二,这东西值钱不?要是值钱我再去刨俩。”水头小心翼翼的把黑包的拉链拉上,两眼冒光直勾勾的看着我。
  “值不值钱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就算是值钱也不能弄,人家是打日本鬼子死这的,你刨日本鬼子的坟,我双手支持,但是他们是友军,让人安息一下不行么。”我点了支烟,鄙视的看了大厨一眼。
  大厨又准备跟我说点什么,周围的人群好像已经控制不住了,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我赶紧把头转到舞台上,只见乌克兰的妞已经出来了,三副跟前排的观众都措不及防,喷了一身,但是他们却都享受着,张着大大的嘴巴,好像这是仙女赐给他们的圣水。
  “老三,该走了!”我在三副耳边大叫着,三副的头发上的不明液体在酒吧昏黄的灯光下闪烁说不出来的色彩。
  三副依依不舍的跟在我后面离开了酒吧。

  “我去,水头,你哪搞的这玩儿意?”三副打开水头的黑包。
  “我刚才出去买的,家里刚买的房子,我寻思挂墙上装饰装饰。”水头撒着谎。
  “水头,我就见过脖子里挂的十字架,头一回见这么大个的,真带劲,有时间我也买一个。”三副不停的摸着美军的墓碑。
  三个人又打车回到宾馆,船长大副正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我跟水头赶紧抢着过去献殷勤,水头把80斤的墓碑夹杂腋窝底下,另一只手在裤兜里狂搓着,一盒烟硬生生的被他搓了出来,他拿着烟盒敏捷的在膝盖上磕了一下,一支烟跳了出来。
  “船长,抽烟。”水头虔诚的看着船长。
  “谢啦!”船长从水头烟盒里抽出那支烟,水头紧接着又在膝盖上磕了一下“大副,来一支。”

  水头的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我竟然被他生生甩在身后20多米,水头拍马屁的功夫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料。
  船长跟大副赞许的看了水头一眼,水头很是受用,三副后台很硬,并没有过多的显露出殷勤,我被人抢了风头,心都碎了。
  我们到马尼拉的第三天,机舱接班的人们也到了,刘洋居然是接班的四鬼,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像个姑娘。
  第四天,代理把我们送到了船厂,海神六跟海神7是姊妹船,海神6上的交班的机头居然是当年带我去日本盗墓的那哥们,这一路上,我都快成守墓人的了,搞的跟上坟一样,到处都跟墓地有关。
  水头跟机头两人也是老相识了,无奈交接的时间不长,话也只能尽短的说了,机头眼尖看到了水头的墓碑。
  “我草,这成色好啊,这是意大利的大理石啊。”机头拿着十字架仔细端祥着。

  “什么?意大利的?”水头跟我都有些呆住了。
  “老李,你在哪里搞的?”机头看了水头一眼,眼神里透漏着饥渴。
  “我在马尼拉的墓地,美军墓地,机头,这玩意儿挺值钱吗?”水头看机头的眼神更饥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