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7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去,这么低?你还怕我上瘾?”我有些不想去了。
  “你来了就知道了,这是我人事的电话,我先给他说一声,让他打给你。”老崔回复的嗖嗖快,我都没有机会拒绝。
  “李小龙三副?你准备打个替班是吧,我们公司打替班路费不报销的,金洋轮大概这个月17号到浙将嗨们,我把代理电话发给你,你准备一下吧。”老崔公司的人事只用了15秒就把我搞到手。
  这他妈的是什么公司啊,连面试都没有,太不正规了啊!我心里不免有些恐慌。
  我看了一下电脑的时间,8月11号,这也就意味着我还有5天又要登船了。

  我准备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去超市买了两箱景阳春,三条白将军,算了一下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够了。
  我给代理打了一个电话要了地址,然后打电话给海神公司的证件部让他把我的证书给代理寄了过去,在家里又无聊的玩了两天,坐上去浙将抬周的大巴车。
  当代理把我拉到金洋轮船边的时候,我都想转身离开了,这船也太破了,后甲板的柬埔寨国旗垂着头,甲板的铁锈比我手上的老茧都厚,柴油机的黑烟呼呼冒着,一看就是燃烧不好,而且这船居然连舷梯都没有,船与岸之间靠一个破木板连接着。
  “小龙!”我听到老崔的声音。
  我抬头看去,老崔正在指挥一个外国人收拾尾缆,我小心翼翼的沿着破木板爬了过去,老崔跑了过来握住我的手。

  “老崔,这个你拿着,算是给你儿子的。”我拿出事先包好的红包。
  “小龙,你太客气了,来来先来房间。”老崔推脱了一下把红包收下,帮我拿着行李往生活区走去。
  整个生活区特别的脏,舷墙上到处都是浮锈,楼梯的栏杆上油腻腻的,看着就有些恶心,我跟着他来到房间,我去,他妈的一个房间里住俩人!而且居然是上下铺!以后怎么开撸啊!我有些后悔来到这里。
  “这是大厨,你们山东人。”老崔指着坐在下铺抽烟的一个男子。

  “大厨你好,我叫李小龙,替班的,替班的。”我拿出一支烟递给大厨,大厨哼了一声,接过烟,没有搭理我。
  “小龙,你睡上面,就一个月,行李就别放了,箱子啥的堆在这就行。”老崔把箱子随手丢到房门后面。
  “走,我领你去驾驶台。”老崔拉着我的胳膊。
  “老崔,我刚才看跟你一起收拾尾缆的是个外国人啊,你们船还有外国水手呀?”我边往上走,边问道。
  “哦,你说那个小子啊,他是缅甸人,他名翻译过来叫红肉,我们都叫他红烧肉,他不是水手,他是船长。”老崔不在乎的说道。
  “卧槽?他是船长?船长收拾尾缆?”我有些呆住了,站在二层甲板。

  “怎么了小龙?”老崔看我张着大嘴站着。
  “老崔,船长收拾尾缆?太不可思议了吧!”我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我去,哥们,这是柬埔寨旗的船啊!船上只需要两个驾驶员就可以了,你以为跟你们大船一样还需要配大副二副三副啊!这条船就俩人带证书,船长跟你,这个船长才19,在缅甸买的证书,一天船没干过,这是他的第一条船,工资比我都低。”老崔拉着我,边说边往上走。
  他妈的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心里不停的突突着。
  我们来到驾驶台,我看了一下船舶资料:M/VJINYANG,船长,86米,型宽11米,吃水5.6米,920总吨,柴油机功率735KW,建造年份1982年,建造地点日本阪神重机株式会社。
  这都是嫩妈什么奇葩数据啊!

  “老崔,他买的证书怎么干船长啊?”想起这个事儿,我忽然有些害怕,这是玩儿命啊!
  “没事儿,有个老水头干船长,红烧肉就是干点杂活,弄点钱,你不用管他。”老崔说完,指着左舷一个精瘦的老头接着说道:“那个是水头,你见了他最好叫他船长,这老小子很阴,你别惹呼他,不过你就干一个月,他不会把你怎么样,他还得指望着你说英语替他翻译呢。”
  卧槽!这船烂成这样了,你还告诉我别干上瘾了,我现在只想回家。我心底有个声音在呼唤着。
  “老崔,救生艇没问题吧?”我想起来现在得交接班了,问一下自己管理的东西的使用情况。
  “救生艇?我不知道啊,没上去过,应该没事儿吧,小船有风就不跑了,怕啥啊,再说了真出了事儿,救生艇有个毛用啊。”老崔的大实话让我心里更害怕了。

  “小龙,还有啥事儿你记得问大厨就行了,这个人还行,我老婆还10天就预产期了,生完孩子我就回来,这船油水大,我准备干个几年。”老崔一脸诚恳的看着我。
  “老崔,你放心,我现在就想走,绝对不会赖着你的位置的。”我更诚恳的说道。
  老崔只是离开一两个航次的时间,所以他连行李都没有收拾,背着一个小包坐代理的车走了,我孤独的站在艇甲板,犹豫着是不是该爬到救生艇上试验一下艇机。
  “你是新来的三副?”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我扭头一看,是水头,不,是船长。
  “船长你好,我去过你房间了,你不在,来,来,抽颗我们的家香烟。”我咧着嘴笑着,拿出白将递了一支过去。
  “不用不用,我不吸烟。”船长把我的白将推了回来,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中华点了一支。
  卧槽,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我心里一阵愤怒,老九在这估计当场就给这小子爆头了。
  “三副,你值0到4的班哈,你那个同学说你以前跑大船的,别看不起我们这些小驳子船就行。”船长吐了个眼圈,阴阳怪气的对我说道。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大船小船都一样。”我低头笑着。
  嫩妈要不是出境手续已经办好了,我早不干了。我心里暗骂着,只想着赶紧跑完这一个航次,让老崔快快回来。
  小船卸货就是快,在码头待了10小时不到,就要离泊了,船上没有大副二副,船头起锚的是一个水手,而我要干二副跟三副的全部工作,离泊的时候我要在船尾收尾缆。
  “你好,三副。”缅甸的船长一脸善意的看着我。
  “你好”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叫船长还是叫卡带。
  “我叫红肉,来自缅甸。”红肉看上去不太像19岁的样子,一脸的沧桑。
  “我叫李小龙。”我不愿太多的搭理他,我甚至不愿意去搭理船上的任何一个人。
  小船离泊很快,不到5分钟就行驶到航道上了,我收好尾缆来到驾驶台,船长叼着烟坐在引水椅上,一个水手操着舵。

  “老三,我们去7号码头装货,然后去日本千叶,航线你不用画了,都是老线了,你把气象图打出来看一下,我看不懂那玩意儿,跟蜘蛛网一样。”船长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知道了船长。”我没有多说话,心里却在打鼓,你看不懂气象图,嫩妈我就能看懂啊!我是三副啊,离船长还十万八千里呢!
  回房间刚躺下,船又该靠码头了,我爬起身子,去后甲板带缆,收拾了一下居然没有热水洗澡,只好又回到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