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75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三快跑!”老九大喊着,这个时候他的肾也不疼了。
  我跟在后面一路狂奔,自从跟老九下地玩耍之后,我练就了一身逃跑的本领,整个人也已经像风一样的男子。
  “九哥,咱这么做太不仁义了啊,教堂可是为保护祭坛而建立的啊,从外面看这教堂最少也得有300年历史了,咱把人的文物都给偷了,一会估计要全城通缉了。”我们只用了上山时间的三分之一就跑到了山底下,然后躲在山下的一块石头后面喘着粗气吸着烟。
  “嫩妈,20美金买了这一堆玩意儿,也算是赚到了,圣经归你,这俩铜人咱俩一人一个,烛台你就别要了,到了北京咱再分,坐飞机的时候托运就好,没人管的。”老九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被烟熏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我跟老九调整了一下呼吸,把祭坛的铜人加烛台整理好,抗在身后,走回宾馆。
  坐飞机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有全城通缉的迹象,估计这玩意儿就是个铜制品,并不是什么文物,老九把这些东西当行李托运了,我则抱着圣经上了飞机。
  飞了大概17,8个小时,中途在土耳其转了一下飞机,我们还在土耳其的机场免税店买了一些香奈儿的香水,然后到达莫斯科。
  莫斯科没有耽搁太长的时间,我们又坐上去首都机场的飞机,悲催的是飞机又在土耳其转了一下机。
  “九哥,他妈的这地方我们不是去莫斯科的时候停过一次吗,怎么又回来了。”我指着伊斯坦布尔的候机室,我甚至还能看到免税店的土耳其妞。
  “嫩妈,你懂什么,这就叫交通运输,这才叫物流!”老九若有所思的对我说道。
  “九哥,咱是人,咱是人。”我纠正道。
  “嫩妈,对对,叫人流,叫人流。”老九咧着嘴笑着。
  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公司在北京给我们已经订好了宾馆,一行人拿着行李坐着大巴出了机场,打了5辆出租车,浩浩荡荡的,像一群归国的难民。
  我帮老九提着我们的战利品来到宾馆的房间,老九迫不及待的要打开包开始分配。
  包打开的那一瞬间,我跟老九抱着头都哭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知下面还有猎丨枪丨啊!
  包里的铜人已经没了,只剩几个烛台干杵着,像是两只眯起来的眼睛,嘲笑着我们两个。
  “九哥,人家都说机场托运容易丢东西,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幸好我还有本圣经,这些烛台你拿走吧。”我抽着烟感慨着世事无常。

  “嫩妈,老三,啥也别说了。”老九叉着腰,悲痛的站着。
  躺在宾馆的床上,无聊的看着手机,翻着以前的新闻,忽然看到20多天前的新浪头条:蒙古籍船舶“富海轮”被海盗劫持,三副在与海盗搏斗过程中不幸身亡,其他船员暂时安全,船公司正在通过中介与海盗协商赎金问题。
  我点了一支烟,忽然想起富海轮三副在高频里对我说的那句话,公司已经把我们放弃了。
  我心里一酸,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都要坐上各自回家的火车汽车或飞机,分别的时候大家都和和气气的,握着手,跟生死兄弟一般。
  “九哥,你啥时候再上船啊?”我跟老九在高铁站的吸烟室里候车。
  “嫩妈,怎么得歇半年啊,这一年碰到的事儿太多了,嫩妈得回家好好消化消化,老三你下趟就做老二了,工资也能拿小两万了啊,还是你们驾驶员好啊,不像我,嫩妈一辈子水手命。”老九接上一支烟,莫名的有些伤感。
  我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先他一步坐上了回家的车。
  三副在海上工作18个月就可以升职做二副了,我算了一下时间,我已经做了17个月26天,还差4天,公司的证件部门告诉我应该差不多能换,他们把我的证书跟资历提交给海事局,准备给我更换二副证书。

  我像个幽灵一般的在家宅着,整整一个月没有出过一次门,我甚至都不能习惯手机天天有信号的日子,因为不管有没有信号都不会有人给我打电话,我在陆地上根本没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大学的同学大都在船上没有信号,高中的同学却没人知道我是谁。
  “李小龙,你的二副证书没通过。”我手机的第一个电话居然是公司证件部的经理打来的。
  “为什么啊?”我不解的问道。
  “差4天,你再跑一个合同期的三副吧。”电话粗暴的挂断了。
  卧槽,一个合同期最少8个月啊,八个月少赚5万块啊!这可不行啊,我得找个人帮我一下。
  我忽然想起来我的阿呆船长,他是老板的女婿,应该有办法。
  我小心翼翼的找到他的手机号拨了过去,电话接通了。
  “喂你好,你是哪位?”我又听到这个负心汉熟悉的声音。
  “船长,我是小龙啊,我下船了。”我在这边谄媚的笑着,都快跪下了。

  “哎呀,老三啊,我听说你们碰到海盗了啊,没事儿吧?”船长虚伪的关怀道。
  “没事儿,没事儿。”我开心的笑着。
  我把事情简单的跟阿呆说了一下,阿呆说这个事情包他身上,让我等他电话。
  半小时后证件部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小龙啊,原来你是戴船长的朋友啊,你早说么,现在海事局换证卡的太紧了,差一天也不行啊,这样吧,我把证书给你寄过去,你找个中介,或者找你同学替个班,找个日本韩国的船跑一个月,也就俩航次,时间这不就够了么。”
  阿呆就是牛逼啊,刚才牛逼轰轰的证件部经理这一瞬间像孙子一般,比我都他妈的虚伪。

  挂掉电话,我想了一下,翻了一下扣扣好友里面的同学栏,头像大都是灰色的,不知道在哪个洋上飘着呢,幸好有俩在线的,一个是同寝室的老崔,还有一个是我已经忘了他叫啥名了。
  “老崔,在不,没上船吗?”我找了同寝室的老崔。
  “在船上呢啊,我在日本呢,正准备回国呢,这边有WIFI,你干嘛呢,没上船吗?”老崔秒回,看来他也是正在无聊中。
  “我下船了,准备换二副呢。”我说道。
  该怎么跟他讲替班的事儿呢,我心里犯了嘀咕。
  “老李啊,我给你说个事儿行不,我老婆下个月生,你替我一个航次行吧?别人来了这个船就不愿意下去了,这船待遇挺好的,我寻思你来了干一个月,我在接替你,不过咱俩可得说好了,一个月你必须下来,别在我船上干上瘾了。”老崔回复道。
  卧槽,大难不死后福接着就来了啊。

  “怎么会呢,我就干一个月,干一个航次也行,回来我就换二副了,你什么航线多大船啊,船名叫啥?工资要不要都无所谓的。”我回复说。
  “1800吨,柬埔寨船旗,工资4500。”老崔道。
  “我草,4500美金?这么高的工资啊!不过船也太小了啊,才1800吨。”我说这小子怎么不愿意让别人来接班,原来小船的工资这么高啊。
  “屁啊,4500人民币。”老崔回复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