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54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政府接了电话之后,犹豫着不知道要怎么安排,刘君茂的秘书自然明白开发区准备来回报工作的重要性,只是其他的工作安排好了后,要不要及时调整,却不是秘书就能够做主的,只好如实地跟杨秀峰说,要向市长请示,请示之后再给杨秀峰答复。
  杨秀峰估计刘君茂肯定会见的,当下也就开车从开发区出来,果然到半路,秘书就打来了电话。时间的估计都和杨秀峰所料不差多少。或许秘书跟刘君茂请示时,他就想见杨秀峰了,但却要拖一拖,才显得市政府那边的重要。

  心里好笑,这些领导的心态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反而不像徐燕萍那般,难以猜到。主要是她都是从具体的工作出发点,一些事情杨秀峰不知道全情,也就难以判断一些。已经在市里停了一天,这时决定要向刘君茂汇报工作了,在时间上就要显得更主动些,而不是拖拉。
  很快杨秀峰就到市政府,在刘君茂秘书办公室里出现,离刘君茂召见的时间还有一会,在这里与秘书聊聊,也是一种必要的工作。领导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态度,秘书通常也会是这样的态度,但多做些工作,还是能够缓解的,也能够让自己在今后的工作上有更好的缓解之地。秘书在传达领导意图时,只要稍透露领导的用意,工作上就主动多了。
  秘书自然会去给刘君茂请示,杨秀峰笑呵呵地表示了感谢,在秘书的位子上,全市的各种消息也都会汇集过来,刘君茂的秘书也不会将杨秀峰就得罪了,能够分辨出开发区的重要性,也知道围绕爱杨秀峰身边有一大帮子人,得罪杨秀峰还不将这些人都得罪了?如今跟在领导身边不怕他们,可今后总会离开了的身边去自己打天下的,倒是还不是四处是敌手?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够做。
  刘君茂将上午的工作安排都已经做了调整,一是开发区那边比较特别,二是杨秀峰从北方回来,他已经知道华兴天下下了决心,但具体的情况怎么样却没有得到杨秀峰的直接汇报,对他说来也就是一种不能接受的事,杨秀峰来了,也就想先将开发区那边的工作商讨好,把自己的工作意图尽快地传达下去,变为实际的执行力,有利于促进华兴天下集团进驻开发区来。

  见了面,杨秀峰的态度就放的好,也是很有必要给刘君茂流出的脸面。两人之间肯定会有些尴尬的,也是杨秀峰刻意这样让两人有这些裂痕,才好在市里进行经营运作。但单独面对面,态度却很重要。
  汇报了华兴天下集团的意思后,杨秀峰久等刘君茂指示。刘君茂自然会按照他对事情的理解来进行部署,杨秀峰耐心地等他说,还在笔记本上记下一些来。刘君茂见了,心情就很好,对自认为很重要的地方,故意说慢些还重复两三遍,才方便杨秀峰将他所说的话记准记全。
  等刘君茂觉得自己考虑都全面之后,停下来,想听杨秀峰结合他的意思谈一谈开发区那边的具体工作计划。杨秀峰却没有按照他所意想的去做,将省府里的和沈强讨论的意见传达出来。刘君茂听后,心里就有些火气,但今天细究起来,却是自己太急切了点,没有等杨秀峰将话说完就抢着将自己的工作意图说出来了,虽说和省里的不尽相同,但好在还有些是一致的,只是用词不同而已。刘君茂心里虽有火,但却不能违背省里的意思,也就将自然一同说辞结合省里的意见,再做一次工作指示。

  只是第二次做工作指示时,底气和情绪都差了很多。
  杨秀峰不会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就算有捉弄刘君茂的心思,但也不能够承认。态度上一直都在听着刘君茂的话,第二遍也是如此,还是记下了笔记。之后,还请刘君茂要多抽时间到开发区进行实地指导工作。
  走出刘君茂办公室,与他的秘书说了几句后,才离开。时间爱你还没有到中午,杨秀峰在电梯里给陈静打电话,说是要给书记汇报工作,他就在市政大楼里,刚从刘君茂办公室离开。陈静说,怎么安排还要等书记的意思。杨秀峰就说先到她办公室里坐着等,陈静倒是没有回绝的意思,只是不说话。
  到大厅里,杨秀峰也就王市委那边走,徐燕萍当了书记后,他还没有一回到书记办公室里汇报工作。想必,这时去汇报工作就截然不同了,就算在办公室里做出点什么来,有陈静在外守着就安全太多了。
  书记办公室是在十楼,徐燕萍虽不喜欢这楼层,但却也不会自己一上到书记位子,就将办公室换了,即使没有其他心态,市里的人看在眼里也会传出其他一些猜疑来,比如风水原因,比如新领导这样做就是为了强调自己的不同等等,什么想不到的话,都会从这些人嘴里说出来。
  陈静在自己办公室里,等杨秀峰走进来,忙将自己视线转开,怕他在办公室里露出水面神色,也担心他会说出一些不堪的话甚至有什么动作。这男人好是好,却胆大得很,要不然也不会将姐姐都弄到手。此时,陈静已经知道杨秀峰和徐燕萍之间是怎么样勾搭上的,当然徐燕萍在说时,却不会将自己在省城的酒吧里那些事说出来,只会说她和杨秀峰在省城里看江堤,在大雨中的那种种情状,之后在开发区的江堤边给他慢慢地一步步逼近,最后给他俘获等。

  男人之坏陈静自己也是领略过了的,虽说自己沦落给他,有姐姐在其中所起到的作用,但他使坏给自己看,看到姐姐那种种不堪的情状,作为女人,哪会不给触动?后来在小房间里,他这大灰狼还装好人,让人甘愿地送给他。虽说现在也没有后悔,不过,可不能够让他太得意才行。
  冷森着脸,紧绷绷地不肯露出善意,杨秀峰看她这样子,知道她越是这样心里也就越加重视自己的存在。对陈静这样的人,有什么样的心态杨秀峰知道得清楚,当下也不先说话,只是笑着,笑出声来。
  陈静见他就是笑,心里也就忍不住,这时办公室里也没有别人,徐燕萍办公室里有人在汇报工作,但还有一点时间才会结束。当下就骂到,“嬉皮笑脸的,就不是好人。这里是工作场地呢。”
  “工作场地就得让人将脸扳着啊,有这规定?我能够来给书记汇报工作,自然是开心,开心了自然会笑,不是很正常吗。”
  “神经,神经病。”

  “不对,是精神病。”杨秀峰说着见陈静看过来,脸颊像给烫着一般,也怕她这样子给人看出来,当下把脸一板,说,“我个人服从市委的指示精神,工作期间坚决不再发笑。”
  “要死啊,真是的,无聊不无聊。”陈静哪经得他调笑,当下放下脸色,有些无奈地看着他,神情里就复杂得多。想来,像陈静这样的还是很单纯的,虽说在体制里走到时间久,也见识过很多的事,但心里还是不成熟,主要是一致都在徐燕萍的羽翼之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