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父指指沙发,示意他坐下。江帆就坐在了岳父对面,他偷眼看了一眼岳父,岳父的眼皮有些浮肿,脸色也不太好,估计昨晚因为他们的事没有休息好。尽管岳父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但是多年养成的领导者的习惯和气宇还在,甚至举手投足间还有一种特有的威严,尤其是他那两道往外长的眉毛,显得他凌厉而严肃。
  袁父终于说话了,他说:“小江,对不起,都怪我教女无方,她才做出这等事,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过不下去了吗?”
  江帆说:“爸,如果能过下去,我们就不会分居这么长时间了,再有,小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意中人。”
  袁父说:“我知道,就是那个尤增全,你昨天走后,我问过她,她说就是出去一起旅游过,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岳父停顿了一下又说:“我仍然是那句话,离婚的事,我做老人的不搀和,但是我有个请求,那就是我不希望你起诉离婚,毕竟我也刚退下不久,不想给大家造成前脚离退,后脚女儿就离婚这个印象,人,都是要脸的,希望你能考虑我的意见。”
  “爸,我也不愿那样,如果我愿意打官司的话,早就打了,我也是要脸的人,可是,我跟小姶谈过好多次了,她死活不离。”江帆说道。

  “是啊,当初你们俩恋爱的时候,我是不太同意的,但是女儿愿意,我也就没得说了,而且见着你这个人后感觉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健康,上进,第一眼我就看上你了,所以就把你安排在身边,当时也有自私的心理,就是希望能给你照顾,后来你坚持出去挂职锻炼,我又找了京州省里的一些老关系,让他们能给你什么样的照顾就给你什么样的照顾。唉,不说这些了,这些也都是我心甘情愿做的,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的事我不搀和,除去我刚才要求你的那一点外,我尊重你们做出的任何决定。”

  袁父说完,冷着脸看着江帆。
  江帆没有说话听见岳父这样说,便低下头没有说话。
  袁父当初的确有些不同意江帆和女儿的恋情。因为当时好多外地学生,为了留在北京,都选择了在北京婚配的路子,鲜有恩爱夫妻,而且大部分都出现了问题。但是女儿一门心思要嫁江帆,最后,袁父出面,特地找了个时间,单独约见江帆,一番审问式的谈话结束后,结果是江帆冷汗淋淋,岳父欣然接纳了这个来自西北矿区的小伙子,他非常喜欢江帆的温文尔雅和不卑不亢,就这样,江帆留在了北京。

  其实,当时江帆的确没有必要自卑,因为已经有一家央企要他,他之所以留在北京,的确是和袁小姶相爱,学子的傲骨当时在江帆的身上显露无疑,这也正是袁父欣赏他的原因之一。
  时至今日,他们的关系出现了问题,做老人的当然不愿意看着儿女的婚姻走向灭亡?再有,袁父不同意他们离婚,还有一个情有可原的自私心理,那就是江帆的成长,他倾注了自己的心血,也承载着自己的希望。
  袁父见江帆不说话,就又说道:“小江,尽管我不搀和你们的事,但是作为父亲有个建议,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不急着离婚,给双方一个冷静自纠的时间,俗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不去深究你们谁出现了问题,我也不管是什么样的问题,我只希望你们都在冷静一段时间,实在无法复合了,再离也不晚,除非……除非你已经找好,对方在逼着你离婚。”
  江帆看了一眼岳父那犀利的目光,他当然不能承认自己有了人,就说道:“爸,我昨天跟您介绍了一下我们的情况,已经分居了好长时间了,我们的年龄也都不小了,我没有找好人,但是开始新生活的心思恐怕每个频临离婚的人都会有的,我无数次审视过我们的婚姻,有些东西,的确是不可挽回了。”
  岳父说道:“你昨天走后,我又问过小姶,她不想离婚,也不想另外找什么人过日子,她对你还是有真情的。”
  江帆没有说话,他不知道眼下岳父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对于袁小姶的所作所为,父亲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他故意回避袁小姶出轨这件事,是在包庇女儿,也是给自己留着脸面,所以江帆也不想反复强调这一点,谁都不傻,况且岳父做了这么多年高层领导,他相信他其实早就洞察一切了,不然江帆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他早就追问了,所以,岳父才是最聪明的人。
  “小江,每个父母都是自私的,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不管以前你们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因为那时你没有跟我正式谈过,我也不了解情况。现在,既然你眼里有我,不管是领导还是岳父,那么我请求你,别急着离婚,再给她一段时间,也给自己一段时间,即便真的要离,也请尊重我刚才的建议,最好不要去法庭离婚,这也是我一个过了气的领导对你的请求。”

  这哪是过气领导的请求啊,分明的一种逼迫!但是江帆断然不会拒绝一个父亲又是自己曾经的领导的请求的,他想了想,痛苦地说道:“爸,您别这样说,我尊重你的意见,会等一段时间,也不会轻易去法庭的,这一点您放心。”
  从岳父家出来,江帆有些无精打采,他就像是一名精疲力尽的马拉松长跑运动员,好不容易看到了终点,又被一双魔手延长了终点的距离,而且终点是那样的模糊不清。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胸口有些发堵,憋的难受,本能的咳嗽了起来。他把车停在紧急停车带上后,喝了一口水,心里堵得不那么难受了,这才松开手刹,打开转向灯,继续赶路。已经看到了亢州收费站,他突然有些恍惚,他不知属于他婚姻的终点在哪里……

  日期:2017-04-1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