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2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江帆就决定把问题说透,他说:“爸,我希望您能理解我,您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这辈子都感激您,但是,我们真的走不到一起了。”江帆的眼里露出了痛苦。
  “唉,年轻的时候,谁都闹过类似离婚这样的事,闹归闹,要是真离了,也会有后悔的时候。”袁父不软不硬地说着。
  “爸,我们不是意气用事,我们的确是出了状况。”江帆十分恳切的说道。
  “哦,谁出了状况?你吗?”袁父眼神凌厉起来。

  江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说道:“这样,我给您看样东西。”说着,起身出去,袁小姶正坐在沙发上抹眼泪,江帆没有理她,而是径直走到门口的衣架前,从外套里掏出一个纸袋,重新回到书房后,他把这个纸袋交给了袁父,说道:“爸,您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袁父看看江帆又看看他手里的纸袋。
  “您看看就知道了。”
  袁父接过这个纸袋,把相机掏出后,又展开那个曝光了的胶卷看了看,疑惑地放在桌上,这才从纸袋里掏出那几页问讯笔录,看着看着,两道浓眉就拧在了一起,渐渐的,双手就颤抖起来了,脸色铁青,看到最后,他一步走到门口,拉开门,冲着外面吼道:“你给我进来!”
  袁小姶正坐在沙发上,还在抹眼泪,听到父亲大声呵斥让她进去,知道事不好,但是不敢不进去。她就擦了一下眼泪,起身走进了书房,爸爸指着桌上的相机和胶卷,厉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相机袁小姶太熟悉了,是尤增全送给她的,她把它送给了侯青,难怪侯青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原来……她的脸立刻变了颜色,无比尴尬,故意装作糊涂地问道:“什么怎么回事?”
  袁父说道:“你干的好事?”
  袁小姶镇静了一下,梗着脖子说:“爸爸,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我干了什么好事?”
  “别再狡辩了,你看看这个。”说着,爸爸就把问讯笔录摔在桌上。
  袁小姶拿起来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后,不但不慌,反而冷笑着对父亲说道:“爸爸,您怎么这么糊涂啊,他是市长,整个假笔录太轻而易举了!”
  江帆没有言语,他真的想象不出,他这个曾经深爱过的妻子,怎么变成了这样!
  “哦?你认为这个笔录是假的?”岳父问道。
  袁小姶不解父亲的用意,说:“当然了!”
  “那你说说它假在哪里?”

  “这还用说,故意捏造事实,诋毁我的形象,然后再到您面前告我的恶状,求得您的理解和支持,从而达到他离婚的目的。”袁小姶逻辑思维清晰,而且合情合理地分析着。
  “哦?这么说他是冤枉你了?”袁父冷着脸说道。
  “就是,您不知道,他本来就移情别恋了,还倒打一耙。”袁小姶眼里又出现了泪光。
  “你怎么知道他移情别恋了?”
  “我有证据。”说着,走了出去,从客厅的包里掏出上次拍的那几张照片说道:“这个就是他移情别恋的证据。”说着,交到了爸爸手里。
  爸爸看了看,气愤的把照片摔到她的手里,说道:“你还说不是你干的,还说他造假,那么我问你,这些照片从哪儿来的?”
  袁小姶一看,知道自己弄巧成拙彻底暴露了,就说:“是我干的又怎么了,我就是要看看什么样的女人缠住了他的心,让他这么执迷不悟,死活都要跟我离婚,一点都不顾及夫妻的情分。”
  江帆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离婚。”
  袁小姶的声音明显高了起来,她说:“我知道又怎么了,今天当着爸爸的面我告诉你,离婚,别想,女儿没了,妈妈瘫了,你把错都推到我身上,如果没有我,你到的了今天这个地步吗?还不是我们家帮了你,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忘恩负义东西……”
  “啪”的一声,袁父一个嘴巴落在了女儿的脸上,他大声吼道:“够了,要吵回你们自己家吵去!”
  袁小姶捂着自己的脸,她睁大了眼睛看着父亲,这个平时威严的父亲,小的时候自己调皮淘气他都没打过自己,今天竟然对自己扬起了巴掌,刚要冲父亲发作,就见书房的门开了,保姆张嫂进来了,她紧张的说道:“小点声,小点声,夫人一直在听你们谈话,她的情绪很不稳定,一直在流眼泪。”

  袁父一听,立刻走出书房,进了里面那间卧室。
  江帆一看,也站起身走了出去,他没有去安慰袁母,而是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又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外套,默默地开开门就出去了。
  袁小姶挨了父亲一巴掌,本来想冲江帆发泄发泄,她眼睁睁的看着江帆离去,捂着脸,坐在爸爸的书房里,冰冷的泪水无声的流下,她看着那几页问讯笔录,不知从哪儿来了那么一股力量,抓起那几页纸,撕得粉碎,又将桌上那个照相机狠劲的摔在了地上……
  江帆在北京逗留了一天多的时间,他拜会了自己的老师和同学薛阳,还有一些近年来新建立的关系,第二天一早,他就准备返回亢州,刚要回去,就接到了岳父的电话,岳父问他是否还在北京,他说在,岳父说如果有时间还是来家里一趟,他想和他谈谈,江帆说好的,马上到。
  江帆也想进一步和岳父谈谈,毕竟昨天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岳母犯病他就走了。这次他一定要和岳父把问题谈透。
  昨晚,江帆和薛阳喝了好多酒,本来他想连夜赶回去,但是薛阳不让他走,说他喝了太多酒,心情也不好,担心他路上不安全。这样他们就在附近宾馆住下了,薛阳也喝了好多酒,江帆问他个人的事情怎么样了,薛阳沉重地说:“我怕了,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就特别害怕走进第二次,尤其是看到你现在这样,就更害怕了。离婚,也是一种灾后重建,只不过这种精神家园的重建工作更难,更需要时间修补创伤。一个人挺好的,自由,无论是时间还是精神都是自由的。”

  江帆理解他说“怕”的意思,也理解这种“灾后重建”的难度,记得薛阳很早就说过,男人一旦成熟,就不相信爱情了。如果没有丁一,他也不会再相信爱情、相信女人。想当年,他和袁小姶是何等的相爱?尽管她的身上有着高干子女的傲气和娇气,但是袁小姶仍然不失阳光、健康、开朗的性格,她曾以迷人的、灿烂的笑容和良好的学习成绩征服了江帆,让江帆打败众多对手,最终和袁小姶结成连理。有谁知道,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那些嫉妒袁小姶的女生们?那些嫉妒江帆的男生们?除去石广生,可能无人能知道他们现在的婚姻状况。

  第二天,江帆睡到很晚才醒,他睁开眼后,发现旁边的床空了出来,薛阳已经走了,肯定是看他还在睡就没有打扰他。
  接到岳父电话的时候,江帆正准备下楼回亢州。
  他再次踏进了岳父的家门。他没有看见袁小姶,岳母坐在轮椅上正在看电视,江帆进来时,她扭过头,看见是江帆,便笑了。江帆跟往年一样,掏出一个信封,放到了岳母手里,岳母激动的握住了他的手,眼泪就掉了下来。这时旁边的岳父便冲保姆使了个眼色,保姆就将她推回了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