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2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领导有领导的圈子,伙计有伙计的圈子,圈子有圈子规则,相互照应,相互提携,互通有无,很多人都在圈内得到了好处。但圈子也有圈子的“罩门”,因为过从甚密,往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任何一个环节掉了链子,都很可能导致覆巢之下无完卵的后果。他们五个人中,除去寇京海和刘忠,都是组织部出来的干部,都有着王家栋的烙印,就连后来的寇京海也是半路投靠到王家栋麾下,才出了市委办到交通局任职的,刘忠之所以成为北城的丨党丨委副书记,很大程度上是彭长宜的关系,也就被烙上了王家栋的印记。某种程度上说,姚斌强调圈子的纯洁性,也是很有道理的,许多事都是成在圈子,也败在圈子。尽管他们会反感姚斌说话的口气,但是他们还是比较认同这个道理。

  黄金这时站起来,他走到彭长宜跟前,面向大家说道:“趁着我现在没有喝多,我要跟长宜说几句私房话,你们别吃醋,来,长宜,借一步说话。”说着,就往出走。
  彭长宜赶忙站起,跟了出去。
  在走廊里,黄金说道:“张学松给你打电话着吗?”
  彭长宜点点头:“打了。”

  “他找我着,想让你领着去找市长。”
  “找市长干嘛让我领着,他自己去找就行了。”彭长宜不解的说道。
  “为他弟弟的事。”
  “他弟弟刚判了,他不会现在就想往出捞他吧?”
  “那倒不是,只是想跟市长近乎近乎。”
  “他昏头了吧,开什么玩笑,近乎市长还让别人引进,他又不是不认识市长。”
  黄金说:“我跟说的意思是他再找你,你别他好脸,这个人我最了解,给点阳光就灿烂,你要是给了他好脸,他会经常找你,到时让领导对你有看法犯不上。”
  彭长宜点点头,说:“我明白。”其实该怎么做,彭长宜心里非常清楚,他有自己的是非标准,也有自己的行为准则,自从当上市长助理后,许多人都以过来人自居,希望能传授给他一些知识,教他一些办法,尽管彭长宜对此如过耳之风,但还是表现出一幅谦恭的姿态。黄金说得的也不是没道理,他也发现张学松有这个特点,也可能人在难处,哪怕是看见一根稻草也会死命抓住吧?
  中途,彭长宜的电话响了,自从当上市长助理后,彭长宜便不敢关机了,唯恐有什么突发事件发生,他拿起电话便往出走,来到外面,接通后传来江帆的声音:
  “长宜,你们在哪儿?吃完饭了吗?”
  彭长宜这才想起丁一说市长晚上要陪锦安领导的话来,江帆肯定以为丁一跟他在一起,就说道:“我们在东来顺,姚斌和寇京海我们几个。”

  “哦,明白了,我没事,明天我回北京,可能要去两天,有事你随时和我联系。”
  说着,就收了线。彭长宜就想,以后跟丁一要注意保持距离了,不能让市长有什么怀疑他的地方。
  江帆的确是冲着丁一来询问彭长宜的,因为听林岩说,丁一要请客,彭长宜让她联系人,由于钟鸣义没在,江帆要陪锦安市纪委的人吃饭,每年这个时候上级纪委都会下来督导督察,严防请客送礼吃拿卡要现象的发生,但是他们每次下来,都不会空手而归的,某种程度上说,成了“吃拿卡要”最好的代名词。
  官场上永远都是强调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所以,一个成熟的官场人,是不会太计较这些“不合情理”的现象的。

  江帆给安排好明天送锦安领导的事后,他就回来了,半路上给彭长宜打的电话,一听他和姚斌、寇京海等人在一起,就知道肯定不会有丁一。在这个寒冷的雪夜,他很想和丁一拥眠在一起,也想明天带她去北京,但是想起北京之行任务的艰巨,而且又是年底,千头万绪,还是不带她的好,免得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发生。
  回到宾馆后,他洗了热水澡,然后躺在床上,就给丁一打了电话,丁一很快就接通了,江帆问道:“你怎么没有请客?”
  丁一说:“林秘书说你们晚上有事,就我和科长两个人,科长就说让我欠着他的,以后在补。”
  江帆笑了,说道:“宿舍冷吗?”
  丁一说:“还行,不过现在暖气不太热了。”
  “嗯,钻被窝里去。”
  丁一咯咯笑了,说道:“我就在被窝里。”
  江帆的心跳了一下,他说道:“我明天去北京,估计要后天才能回来。”

  “去办一些私事。”
  “呵呵,你怎不问问我去办什么事?”
  丁一说:“那还用问,肯定是去送礼呗。”
  江帆愣了一下,笑了,说道:“包括这个内容。”

  丁一说:“还是我聪明吧。”
  江帆不好跟她什么,又说道:“我春节要回家,跟老人一起过年。”
  “你跟我去吧,看看我们国家的西部城市。”
  丁一的心也一跳,小声说道:“我……我不敢。”
  江帆说道:“嗯,我知道,不过我回去也呆不住,很快就会回来。”
  江帆很想再跟她说点什么,想了想后说道:“你睡吧,吻你。”
  “嗯。”丁一似乎感觉他好像有什么话跟她说,就有些失望的挂了电话。其实,丁一似乎能明白江帆说的“私事”是什么事,她不愿追问,在这个问题上,丁一不想给他任何压力,只是不知道,明天,他是否能把“私事”处理好?想着想着,她也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江帆回到了北京,他直接去了岳父家里。
  他按响了门铃,很快,门便开了,一个脖子上围着红领巾的小男孩给江帆开了门,那个小男孩叫了一声:“姑父好。”
  江帆笑了,说道:“小强,长这么高了?怎么没上学?”
  “放假了。”

  小强,是袁小姶哥哥袁小民的孩子,今年刚上小学。
  江帆一边往里搬东西一边说:“小强,谁在家呢?”
  “就我和姑姑在,爷爷和奶奶体检去了。”
  江帆愣了一下,袁小姶在,正好,本来还想找她呢。这时,袁小姶从楼上下来,她看了江帆一眼,说道:“呦嗬,是什么风把江大市长吹回来了?”
  江帆看了她一眼,没理她,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小强,说道:“小强,给你的压岁钱,我跟姑姑说话,你回屋写作业去吧。”

  小强接过红包,说道:“谢谢姑父。”拿着红包就进了里面爷爷的书房。
  江帆脱下外套,袁小姶伸手就去接,江帆装作没看见他的动作,把外套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袁小姶笑了,就去给他倒水,说道:“什么时候放假?今年我想跟你回老家过年。”
  江帆很佩服袁小姶的镇定自若,他看着她,没有去端眼前的杯子。
  袁小姶不理解他目光的含义,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没有发现异常,又用手拢了拢棕色的染发,说道:“怎么了?今年单位都时兴染这种染色的头发。”说着,就挨着江帆坐下了。
  袁小姶身材好,人也长得好,始终领导着单位里的时尚潮流,这种时尚潮流不单单包括穿着,还包括在旅游、娱乐等方面,她始终都是单位的活跃分子。为了图清闲,她放弃了研究室的工作,申请到了单位宣传部门工作,这样便于她出行和参加一些文娱活动。
  原来女儿在的时候,袁小姶的确减少了出游的机会,但是等女儿能够离开她的时候,她便越来越多的往外跑了,江帆带工程到中东国家的时候,不是没想到这个问题,但是袁小姶当时很支持他出国,并表示自己能够照顾好女儿,其实江帆心里明白,他走了,很大程度上袁小姶少了一层约束,他太了解这个酷爱旅游的妻子了,所以在国外工作期间,往家里打电话就成了江帆必不可少的内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