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1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她先用温水洗了脸,往脸上拍了一些护肤品后,又闻了闻蝴蝶兰那淡淡的幽香,摸了摸长到了外面的气根,就下楼来到办公室,她直接给科长打了手机。
  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她想科长可能正在忙,毕竟到了年底,于是就给他呼机留言:谢谢您的花,我喜欢,丁。
  过了一会儿,丁一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是彭长宜,他说:“喜欢就好,我还担心你不喜欢呢。”
  丁一嘻嘻笑了,说道:“哪有女孩子不喜欢花的,真的是太漂亮了,谢谢啦!”
  “怎么谢?”
  “你请我吃饭。”丁一调皮的说道。
  彭长宜哈哈笑了,说道:“你谢我,还要我请你吃饭,不错,有进步,知道三多俩少就好。”
  丁一笑了,说:“科长现在在哪儿?”
  “我在高速路上。”
  “啊?下着大雪还打电话,赶快挂了吧。”
  彭长宜说:“我哪有那么大的胆子,我是在停车带上给你打的电话。”

  “哦——”丁一舒了一口气说道:“路上雪多吗?”
  “路上到没有什么积雪,都被车轮碾压了,不过封路了,许多车上不来了,逐渐就要积雪了,我得赶快走,你要是死乞白赖的想请我吃饭的话,就赶紧找个火锅店等着我,我晚上想吃涮羊肉了,你愿意叫谁就叫谁。”说着,就挂了电话。
  丁一笑了,心说,谁说请你了,嘿嘿,真拿自己不当外人啊!想了想,就给林岩打了电话。林岩说他正在和市长在下边慰问,问她有什么事?
  丁一说:“没事,你们晚上去哪儿吃饭?”

  林岩说:“目前还不知道怎么安排,干嘛,你想请客吗?”
  丁一笑了,说道:“是啊,请你们吃涮羊肉,你们在下边慰问,我就慰问一下你们。”
  林岩小声说道:“估计够呛,锦安市纪委检查工作来了,你到底什么事?。”
  “我没事,是彭主任让我找人吃饭。”
  “哦,那你就跟他吃吧,估计市长要陪他们吃饭。”

  “嗯,好吧。”
  放下林岩的电话,雯雯打来了电话,说:“死丫头,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给我打电话吗?”
  丁一笑着说道:“我哪敢打扰你了,正常时间你工作,非正常时间你陪王姐夫,哪有时间跟我玩呀?”
  “乱说,我才不陪他哪,他出差好几天了。”雯雯说道。
  “哈哈,原来如此啊,难怪你想起我了。”
  “死丫头,说,是不是有人给你介绍对象呢?”

  丁一说:“你这消息也太快了吧,听谁说的?”
  “我二舅妈。”
  “你二舅妈?”
  “是呀,小月姐姐是我二舅妈。”

  “是吗?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
  “是没有机会说。”
  丁一笑了,说道:“太复杂了,怎么都能挂上关系呀?”
  雯雯也笑了,说道:“小地方就是这个这样,动不动都能套上关系,什么时候见面?”

  丁一说:“你别起哄了,我有事了,挂了。”
  “别别别,我听说那个人条件不错,是二舅表叔的孩子,准备出国。”
  “出国?那还是算了吧。”丁一说道。
  “嘿嘿,你要是有足够的魅力,兴许人家就不出了。”雯雯调皮的说。
  “我能有什么魅力呀,还是不要拉人家的后腿吧,雯雯,你晚上有事吗?”
  “没事请你吃饭。”
  “再说吧,我晚上想去串串门,到领导家去看看。”
  雯雯自从当上团委副书记后,也加入了春节“串门”之列了,丁一说:“那好吧,你去忙。”
  挂了雯雯的电话,丁一叹了一声气,心说,这年头,想请人吃饭都请不着,她想给彭长宜打个电话,跟他说明情况,但是又担心路滑,他无法接电话,等他回来再说吧。

  彭长宜是昨天下午散会后去的省城,他是自己开车去的,考虑到叶桐的关系,他没有用老顾。
  昨天在南城的调研会上,江帆第一次表现出了强硬的态度,这在彭长宜的印象中几乎没有过。尽管江帆说的每句话,都是有的放矢,都是非常精准,但彭长宜还是为江帆有些担心。基金会的问题的确很严重,江帆把话说得太满,停贷整改,尽管国有银行到年底也基本上停止贷款业务,但是他为什么要用整改这个词呢?
  这话说出去了,万一北城的基金会达不到整改的效果怎么办?总不能不开展业务吧?再有,北城的基金会太敏感了,他这样毫不留情面的轰击北城基金会,会不会树敌太多?可是转念又一想,作为市长的江帆,对北城基金会这种现状如果不表态似乎也说不过去。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工作是一回事,表态是另一回事,敲敲警钟也是必须的,但愿能起作用。不过就目前局势看,不会起太大的作用,基金会的问题已经是积重难返,这不是江帆或者彭长宜个人能左右得了的。

  散会后,彭长宜就开车直奔省城而来,他到了省城后,找好住处,没敢吃饭,他担心那盆娇艳的蝴蝶兰,离开温暖潮湿的环境会变丑了,那样就拿不出手了。于是他接上了靳老师,直奔省报家属院而去。
  到了叶天扬楼下,彭长宜便把那盆蝴蝶兰搬了下来,靳老师一看,说道:“太好看了!你怎么想到要送他这个?昨天还跟我说让我跟他去花卉市场逛逛呢,想要一盆西兰,你今天就给他送来,太巧了!等等,是不是你得到了内部情报?小桐透露给你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肯定要做一些调查研究工作。”
  靳老师笑了,说道:“你搬花,我给你拿包。”说着,就接过彭长宜的包。
  彭长宜说:“您说就这一盆花是不是礼物轻点?”
  靳老师说:“不轻,他喜欢。可能以后这种花会便宜,但是眼下还是蛮贵的,够了,够了,上去吧。”说着,就带头上了楼梯。
  在彭长宜的意识中,这些花花草草的东西无论多贵也不叫“礼”,只有真金白银才是“礼”,不过第一次拜见,也不好直接就送“真金白银”,那样显得的太过功利了,听老师这样说,就弯腰搬起花盆,跟在老师后面上了楼。
  叶天扬的家在三层,叶桐给他们开的门,靳老师先进去的,彭长宜搬着花在后面,叶桐没有看见彭长宜的脸,只看见了一簇红白分明的蝴蝶兰,她惊呼一声:“哇塞,好漂亮!”说着,就伸手接过了这盆蝴蝶兰,彭长宜这才从花的后面露出了脸。
  叶天扬闻声过来,跟彭长宜握过手之后,就打量着这盆花。连连赞叹:“不错,不错,好花,好花。”
  彭长宜坐下后,再打量这盆花时,居然有了跟在花卉市场时不一样的感受。在花卉市场,不显这花有多漂亮,可是放在这里,这盆六株装的蝴蝶兰显的很大气,尤其是和叶天扬家那一套古朴的明式家具非常般配,青蓝花的花盆,娇艳欲滴的红白色花朵,像一群红的和白的蝴蝶,排列在一起,个个娇态可人,在万木萧瑟的冬季,的确是赏心悦目,看上去让人心情大好。就连平时觉得花花草草不是礼物的彭长宜自己都喜爱这花了,在那一刻,彭长宜忽然觉得叶桐坚持让他给爸爸送花的诸多妙处。

  叶桐分别给彭长宜和靳老师倒了一杯水,靳老师问叶桐:“你妈呢?”
  “他们单位今晚有活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