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8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盛春兰一进李华东的办公室,径直把关锁了,一锁门后,她一步三扭地走到了李华东身边,本来在看件的李华东,抬头看一身装扮一新的盛春兰时,眼睛一亮,目光不由得盯住了她。
  盛春兰特意穿的是一件低胸的小毛衣,下面配的是一条纯黑色的大摆裙,一双火红的高跟鞋把盛春兰衬托得亭亭玉立,再加她是刻意打扮过的,那一双丝绒一般的眉毛,像蝴蝶的触须一般分明,又如弦月似的婀娜般弯曲着,特别是盛春兰的嘴唇,因为精心涂过口红而显得特别俊俏,此时她一脸的微笑,便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与她带着油性的皮肤搭在一起,黑白分明,又可爱又性感。
  李华东的眼睛都看直了,有些日子没弄这个女人了,她如此精心打扮,一定是耐不住寂寞了。这么想时,李华东于是冲着一笑说:“过来,坐这。”
  盛春兰会意,扭到李华东身边,一屁股坐他大腿,而且还是骑马式的坐着,这动作,还是在办公室里,吓了李华东一大跳,可是他又分是感觉到很是刺激,竟然没推开盛春兰,任由她骑在自己双腿之间。

  盛春兰见李华东喜欢她这个样子,心里有底气些,搂起李华东的脖子,又是晃动着凶器,又是撒娇地说:“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错了,好不好?我别生气好不好?”
  说话时,盛春兰在李华东身不断地挪动,有意无意地磨擦他,磨得李华东火气呼地一下冒了出来,一边伸手往盛春兰怀里捏,一边说:“妖精,又有事求我是吧?”
  “我没有,没有,是想你了。”盛春兰干脆整个人歪进了李华东的怀里,贴着他的胸口一边委屈地说着,一边拿小手捶着他的胸口。
  李华东坐不住了,把手里正握的面馍重重地扯了一把后说:“准备怎么想我?”
  盛春兰一听,咯咯地直笑,笑过后又继续拿小手捶着李华东的胸口说:“你想如何想如何想,对了,东哥,我让春菊下班过来,我找个地方,我们姐妹先陪你喝几杯好不好?”
  李华东一听,眼睛乐在了一条缝儿,色眯眯地从低领处往沟壑里瞅着,大脑迅速想起了那个粉嫩的小丫头,想起了这对姐妹化的按摩手法,竟然整个身体如同过电般一紧一紧的,恨不得立马把这对姐妹花弄到身边来才解馋。
  “下班在哪儿见?”李华东笑着问。
  “我替春菊看了一套房子,收拾好了,下午我去做饭,亲自下厨替你们做饭,今后这套房子是我们相聚的好地方,好不好?”盛春兰一脸媚笑地看住了李华东。
  李华东赶紧点头说:“好,好,好,你办事我放心。”
  是阿,这女人办这事,李华东是很放心的,可一到工作,她怎么变得如此弱智呢?不对,也不叫弱智,而是依仗着他这个县委书记的关系,太于张扬了吧?他是想过离开这个女人,也刻意不找她,可是她送门后,他的心又是想吃得不行,一堆的乱事,只有在她这里,他可以全方位地放下来,而且她替他物色的那个小丫头,他是真的很意。
  其实李华东心里明镜一样,盛春兰下这么大的本钱,无非不是想复出吗?他也想过,等风声过了让盛春兰复出,只是一时间不知道把这个女人安排到哪里去,于是说:“小兰,我心里一直在考虑把你放到哪里适合,目前没想到适合的地方。你再休息一段时间吧,反正工资也不少你一分,等风声彻底过了后再复出好一些,你说呢?”
  盛春兰一听,赶紧乖巧地点头,整个人无幸福地依在了李华东怀里,这一依,把李华东的保护欲和疼爱欲全部溢了出来。

  李华东顺势把盛春兰抱了起来,从老板椅后走到了沙发,一边继续让她骑在自己身,一边拨弄着她的琴弦说:“我现在想过去,现在去如何?”
  李华东确实是压不住了,这种事是病人见不得鬼叫,只要给点颜色立马见分晓的。
  李华东在工作时倒不觉得自己有强烈的冲动,怎么被盛春兰这个小女人一骑车,整个人春心大发了呢?因为急,他是半点工作的心思也没有,只想带着这个小美人找个安静地尽情地享受、享受。
  “要死啊,你现在不班了?”盛春兰心里一惊,因为涂启明肯定在来县城的路,这个时候,盛春菊又不在县里,她一个唱不了双簧戏,而且如果不把李华东给伺候他,想平息他内心的火,肯定很难。
  “工作永远做不完,你给你妹打电话,让她过来。”李华东压不住了,现在想弄了,反正他在这个位置,只要不是开会,只要不是陪客,也没人检查到他头。
  “可是,可是,”盛春兰有些为难了。
  “可是什么啊?快点,我等不及了。”李华东的手又下力气地扯着琴弦,扯得盛春兰生疼,可不敢有半点怨气,心里却骂着,老东西,见不得有风要雨。
  盛春兰没办法,给盛春菊打电话,电话一通,她说:“小菊,过来,到县里来,我给你弄了一套房子,过来看看,马啊。”
  盛春菊在班,但是一听堂姐给她弄了一套房子,又惊又喜,而且很是纳闷,当初说陪好了李华东会调到县里去,可一直没动静,问过盛春兰几次,她都说快了,快了,工作没调成,怎么房子倒先下来了?
  “真的吗?姐,你别骗我。”盛春菊不敢相信地问。
  “真的,在河边,快来吧,我带你去看房子,正好我休假在家里呢。”盛春兰笑着说。
  “对了,姐,你不再在太平镇班,那我的工作怎么办?”盛春菊着话问盛春兰。
  “你先到县里来,我们慢慢商量,我也愁工作呢,没想到弄成这样,心里恨死了那个小杂种。”盛春兰恨恨地骂着,她是故意,骂给李华东听的。
  李华东一听,抚摸了一下盛春兰的脸,示意她不要生气,他这一摸,把盛春兰的眼泪给摸了出来,生怕被盛春菊听到了,挂掉了电话,歪进李华东怀里梨花带泪地哭了起来。
  盛春兰这一哭把李华东哭得慌了手脚,赶紧说:“怎么啦?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哭哭了呢?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可是事情发生了,我也没办法的。”
  “东哥,不是,不是怪你,是你这一摸,我觉得你还是很疼我的,一激动,,哭了。”盛春兰赶紧讨巧地说着,她可是把浑身的力量和细胞都调动起来了,为了讨得这个男人的欢心,躲过这一关。
  这个时候,盛春兰有些不情愿涂启明来了,可李华东搂住了她,她总不能依在这个男人怀里给另一个男人发信息吧,而且李华东是谁啊,他肯定容忍不了这一点。
  偏偏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盛春兰整个身体顿时僵硬着,她猜一定是涂启明。
  李华东赶紧松开了盛春兰,示意她整理一下,自己回到了老板椅里,盛春兰也收起了眼泪,李华东这才说:“请进。”

  进来的人果然是涂启明,李华东皱了一下眉头,盛春兰和这个涂启明一定是约好的吧?他的内心冒出了这个念头,眼睛不由自主地看了看盛春兰,又看了看涂启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