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287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琴琴采访的是一户因病反贫的夫妻,男的有肾衰结,女的是白血病,夫妻两在刘集村边的河边搭了一个竹棚子,养殖鸭子,谈到了扶贫款项的问题,他们感谢政策好,大病有救助款,可是治标不治本,医疗改革是水涨船高,政府补得越多,医院的住院费越高,怎么补都不及他们涨价涨得快啊,他们想做事,想自力更生,可是本钱呢?技术呢?突然而来的瘟疫,会让他们血本无归。他们根本不敢多养,勤八苦做还是穷,再加一病,温饱全是问题,更别说让小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了。

  万浩鹏知道这一户人家的情况,但是汪琴琴在采访结束,突然说:“你们为什么不找半山养殖公司呢?”她这么一问时,目光落到了万浩鹏脸,倒是有好几分玩味的意思,还是让万浩鹏有一种做贼心虚的不自然。
  万浩鹏没说话,那户人家的男主人这时说:“刘书记不让,当初半山养殖公司需要签订带领贫困户协议时,刘书记说如果我们签了,拿不到贫困补助,所以,我们不敢签。我们也想加入半山养殖公司,他们有专业的技术人员,来个瘟疫什么,抗得住,我们这小本经营,经不起折腾的。”
  汪琴琴一听,又看万浩鹏,仿佛万浩鹏是半山养殖公司的老总一样,万浩鹏便说:“汪记者,要不要你笔下生花地呼吁一下,这个农村大病返贫的情况不在少数,而这个医疗救助问题从到下,你也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以前没有救助时,一百块可以看好的病,现在弄成了一千块,算下来,农户承担的部分远远超过一百块的。这不是扶贫不扶贫的事情,而是整个医疗改革出现了大的问题,所以这个问题不解决,农村脱贫还是有难度的。

  另外,汪记者,我也不瞒你说,半山养殖公司是企业,不是救助站,你看我也没用。倒是你们这些做记者的,真要好好地呼吁一下,特别是内参,你帮着做一份内参如何?谈谈农村大病反贫的情况,谈谈精准扶贫过于形式化的问题,敢吗?”
  汪琴琴没想到万浩鹏突然说这些问题,而且还是当家农户的面说,有些不忍心,站起来说:“大叔,我和书记先去商量一下,你家要是想入半山养殖公司呢,我帮你们找找他们老总,让他们和你家签订一个技术的扶助协议好不好?”
  这家的女主人一听,一把握住了汪琴琴的手说:“大妹子,谢谢你,谢谢你,你真是一个好人。”
  万浩鹏还是没怎么说话,而是玩味地看住了汪琴琴。
  等从这家农户走出来,汪琴琴立马对万浩鹏说:“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个态度,是不是怕他们拖了柳大芳的后腿?”
  “她不是柳大芳,她也不是慈善家。”万浩鹏有些生气,汪琴琴太自以为是了。农村的很多问题是不可以用同情心去处理的,她这样会让更多的贫困户都去吃定柳锦,到那个时候,他这个书记怎么当?同意还是不同意?

  “好,她是柳总,是女神好吧?你不去找她是不是?我去。”汪琴琴说完,丢下万浩鹏,径直朝半山养殖公司走去。
  万浩鹏只得跟了去,扯住汪琴琴说:“你采访你的,不要同情心泛滥好不好?农村可怜的人大把,你同情得过来吗?我让你从根子里去呼吁,这才是改变农村贫困的好法子,你偏偏要去做一个助人为乐的人,有意思吗?”
  万浩鹏是真的急了,这样的家庭不是并不并入的问题,而是刘长远能控制住的人,他万浩鹏得当心,得防着。他有义务替柳锦把好这个关,那必竟是他睡过的女人。
  “一个决策出来是层层检验的,说收回收回,说废弃废弃,你以为政府是我家开的啊。再说了,有扶贫款总没有扶贫款强吧?有大病救助总没有强吧?我也知道很多在流于形式,例如柳林市的陶店镇,他们有个傻子,那是扶贫不起来的对象,可是面硬性要求是如果这个地方脱不贫,一把手是不能调离的,这一条你我更清楚杀伤力有多大,因为有一条硬性指标,从到下,对精准扶贫的重视超过了很多问题。

  为了达标,村干部承包了这个傻子的生活起居,一天一个村干部值班,把这个傻子安排住进了村委会,谁值班谁送饭这个傻子吃,这是一条很正面的消息报道,也是一条各大报纸争相转载的报道,我要申明呵,这不是我写的,我看了这条消息被转得乱七八糟后,很心酸,这是我要亲自跑到乡村里来的原因。
  现在有要求达标的指数,如果这个指数一拆除,这个傻子还会打回原来的生活,对不对?所以,扶贫工作如何做,怎么从根子里去解决问题,才是我们最最应该关注和反思的。
  我的小书记啊,我需要半山养殖公司引领贫困户实打实地脱贫,我找柳大芳去,她要是接受我的建议,我会把她的半山鹿酒推广出去,当然了,还有最最关键的一条,不告诉你,她一定答应。”汪琴琴说完,冲着万浩鹏调皮地眨了一眼睛后,跑走了。
  万浩鹏不解地盯住了这个女魔的背影,心里又开始紧张,这两个女人到一起会不会又互掐呢?
  万浩鹏跟去也不对,不跟也不对,一时间怔在原地。
  在万浩鹏不知道去不去半山养殖公司时,肖谷华回来了,他一见万浩鹏站在村委会门口,赶紧走到他身边说:“万书记,你怎么站在这里?快进去啊。”
  万浩鹏只好跟着肖谷华走进了村委会,一进去,他会:“刘长远呢?”
  “他把交接手续办了,提了一个条件,把今年的工资满年地算给他,说没功劳有苦劳,装修指挥部时,他天天去盯着呢,当时柳总也时不时去,所以,他以为柳总愿意服务于指挥部。”肖谷华说这些话时,目光有意无意地看住了万浩鹏。
  万浩鹏清楚肖谷华在他的反应,试探他对半山养殖公司的态度,其实说白了是试验他和柳锦之间关系。
  “老肖,汪记者去了半山养殖公司,说养鸭子的刘长毛,是这个名字吧,次刘长远说了一耳朵,想并入半山养殖公司,签订扶贫协议。之前半山养殖公司找过刘长毛,大约是争取扶贫资金贷款问题,被他拒绝了,他今天说是刘长远不让他们签的,这件事你去调查一下,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处理,我还是那句话,半山养殖公司目前是我们镇最大的公司,也是我们对外宣传的一个门面,我们要保护好这家公司的利益,不能让他们成为我们政治需求的救助站。

  汪记者是一个记者,同情心容易泛滥成灾,刘长毛在关键时刻拒绝了人家,现在又要并入,万一刘长远在他们身后使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毕竟汪记者是我带过来的记者,是不是?”万浩鹏说完,一脸坦荡地看住了肖谷华,仿佛他和柳锦没任何肌肤之亲一样。
  肖谷华没从万浩鹏脸看出什么,赶紧说:“好的,万书记,我去查一查。”
  肖谷华去查刘长毛的用意时,汪琴琴已经到了柳锦的办公室,柳锦一见汪琴琴,目光不由得朝她身后瞧,看得汪琴琴一笑,看住柳锦说:“你要见的人没来呢。”
  这话说得柳锦很有些尴尬,毕竟她昨天和这个女记者闹得很不愉快,也因为她林凡晨才被人打了,当然了,她也得感谢这个女记者,没有她,万浩鹏昨天不会在她的卧室里和她风花雪月一番,有些日子,万浩鹏没找她了。
  这种事,男人如果不主动,柳锦一个姑娘家,总不能送门求着一个男人要她吧?
  想来想去,如果没有汪琴琴这么一搅和,阿依古丽的事情不会这么快办理好,万浩鹏也不会让柳锦介入他那么多情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